ps:看逍遥侯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陛下,以微臣之见,刁奴们太过可恨,竟然陷主子于不义,当重重责罚,以儆效尤。”李中易眼观鼻,鼻观心,谁都不看,先坐实了刁奴们的恶行。

    柴荣闷闷的哼了一声,笑道:“就这么简单”显然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李中易。

    面对符茵茵和柴玉娘分别投来的冷冽目光,在柴荣的逼迫下,李中易只得硬着头皮,接着说:“恶奴胆敢无事生非,固然该死,这做主人的却也有管教不严之过。臣以为,应罚抄女诫三百遍,禁足一个月,以示惩诫。”

    “呀,这怎么可以呢”

    “不行,明儿个我还有个诗会呢。”

    柴荣偷眼看去,符茵茵和柴玉娘,她们原本晶莹似玉的俏面粉颊,几乎同时变了颜色,白中带绿,别提多精彩了。

    “哈哈,李卿不愧是国之干臣,朕依你便是。”柴荣也觉得两个女土匪,确实闹得很有些不太象话,必须约束约束,否则,真闹出人命大案,他的圣君之名,恐怕难保。

    “皇兄,若是抄书,不如杀了奴家算了。”柴玉娘平生最恨抄书或是抄经。

    “姐夫,人家已经提前下过请帖,把人都约好了。”符茵茵最喜欢邀请闺蜜们,一起游山玩水。饮酒赋诗作词。

    柴荣只当没听见亲妹子和妻妹的抗议,他摸着下巴。有趣的盯着李中易。

    李中易练兵打仗都是一把好手,征服了高丽国。又在西北打残了西平王拓拔彝殷,为大周拓地千里,掌握了马源地,立下了赫赫战功,确实是个极为难得的人才。

    让柴荣没想到的是,李中易对于难缠的女人,也颇有些好手段。

    玉娘和七娘子的身份异常高贵,柴守礼远在洛阳,符彦卿远在山东。这京城之中,除了柴荣之外,别人还真没办法应付,结果,造成了她们俩恶名在外的坏名声。

    柴荣记得很清楚,符家好不容易替符茵茵相中的一门好亲事,男方却温言软语,婉转的拒绝了。这家人,明明没有订亲。却谎称已经下聘,显然是担心“齐大非偶”。

    至于柴玉娘,嘿嘿,今年都快十七了。柴守礼却因为太过溺爱,居然答应了让她自己相女婿的荒谬要求。

    柴荣一想到这里,就倍感头疼。心烦气躁。由于对柴守礼的愧疚感,他一直宠着柴玉娘。却不想,恶公主的名声已经在京城内外。臭了大街。

    恶人,而且还是公主,正经的重臣之家,谁敢要这种媳妇儿

    柴荣心里很有数,想娶柴玉娘的人家,也是大把大把。只不过,这些人大多心术不正,只是想借着柴玉娘的身份,攀龙附凤罢了。

    “李卿,那些个恶仆,就交给你处置了。”柴荣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下,没等李中易有插话的机会,他接着又说,“一事不烦二人,抄经和禁足的地方,也由你安排妥当。”

    “陛下,男女授受不亲,臣”李中易的脑袋立时涨大无数倍,急得直瞪眼。

    “嗯,就这么定了。”柴荣笑眯眯的望着李中易,“朕信得过你。”

    “陛下,府衙户曹走水一案”李中易很想拉住柴荣,以求得转圜的机会。

    “等真相大白之后,你再详细奏报。”柴荣摆了摆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却把李中易留下来,独自面对两只目光几欲喷火的“母老虎”,这叫什么事嘛

    极端不负责任的柴荣,甩手溜了,李中易可不敢继续待在凉亭之中,他二话不说,迈开几大步,第一时间脱离了险地。

    “姓李,都怨你,可把我给害惨了。”柴玉娘圆瞪双目,抬起春葱般的玉手,指着亭外李中易的鼻子,破口大骂。

    “嗯,李府君,奴家没有别的要求。只是,明儿个客人上门,让奴家丢了大脸,那将来可就不好说了哦。”符茵茵的话,说得比柴玉娘婉转许多,可是,骨子里的威胁意味,却更显浓厚。

    李中易连连拱手,苦着脸,无奈的解释说:“两位娘子,陛下之命,下官岂敢违逆”

    两位贵女也不是傻子,柴荣刚才的话,看似开玩笑,实际上是在警告她们,他已经临近爆发的边缘

    所以,李中易抬出柴荣这尊钟馗,暂时还可震得住邪,符茵茵和柴玉娘,也没敢继续纠缠下去。

    “李权知,你倒是说说看,打算怎么处置咱们姊妹俩啊”符茵茵心里窝着火,却不好发作,只得夹枪带棒的找李中易的麻烦。

    李权知李中易听了这个新鲜的称谓,不由暗觉好笑,符家的七娘子,不愧是个聪明人呐

    李中易的头衔之中,最有实权的一个,就是权知开封府事,也就是开封知府。

    符茵茵故意忽略掉了开封府事,却只说了权知二字,显然是在警告李中易,他如果做得太过火了,当心头上的乌纱不保

    这个小美妞,在历史上,究竟是嫁给了谁呢

    李中易一时想不太清楚,也懒得细想,他拱着手说:“按照陛下的圣意,还请两位娘子各自回府,修身养性,沐浴斋戒,抄写女诫。”

    柴玉娘圆瞪着一双美目,怒道:“我若是偏不回府,又该如何”

    “是呀,你想怎么着吧”符茵茵跟在柴玉娘的后边,显然是想趁火打劫。

    “陛下只是吩咐下官,替两位娘子安排抄经之所罢了。至于两位娘子不想回府思过,非人臣所敢言也。下官告辞了”李中易拱了拱手,极其不负责任的转身就要走。

    柴玉娘以前一直长驻洛阳。她在京城里边,本无关系良好的闺蜜。所以,倒没太过在意李中易的话。

    可是,符茵茵就不同了,她确实已经下了请帖,打算邀请熟悉的名门贵女们,一起郊游赏花饮宴。

    让李中易就这么撂了挑子,符茵茵继续请客的话,显然违反了柴荣的金口玉言,后果也许会更加严重。

    不继续请客的话。等于是严重失信的行为,以符茵茵的尊贵身份,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去了

    “李府君,小女子不过是个女流之辈,您何苦与我一般见识呢”符茵茵的变脸快极了,眨个眼的工夫,已是满面春风,客气温柔。

    就在刚才,李中易暗暗捏了把汗。惟恐彻底闹翻了。如今,符茵茵主动服了软,嘿嘿,险棋走对了

    实际上。在柴荣的吩咐里边,包含了两层意思。其一是对两个贵女小施薄惩,以示警告之意;其二则是让李中易负责看紧她们俩。让她们俩真正的做到闭门思过,反省自己身上的过错。

    如果。李中易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走了,大问题虽然没有。可也惹毛了柴荣,接二连三的被穿小鞋,肯定是大概率事件。

    民心如铁,官法如炉,君上猛于虎

    民不与官斗,官不与君明着斗,乃是官场上的至理明言。

    既然符茵茵自己找了个台阶,借坡下驴,李中易自然不会一条道走到黑。他当即端起笑脸,和蔼可亲的说:“不知七娘子,宴客的那个时间”

    也许是听出李中易话里隐藏的转机,符茵茵马上抓住机会,快嘴的说个不停:“明儿个一大早,在我爹爹的大宅子里边汇合。”

    “嗯”李中易沉吟片刻,没有急于回答符茵茵提出的要求,而是转身看着柴玉娘。

    “你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请客”柴玉娘起初有些莫名其妙,后来,在李中易执著的目光盯视之下,她豁然开朗:符茵茵这个贱婢明天要出城去玩儿,难道她就应该一个人待在公主府里受苦么

    “七娘子,明儿个,你哪里都别想去,我要看着你抄写女诫,嘻嘻”柴玉娘只是被父兄给惯坏了而已,不太爱动脑子罢了,真要是上了心,比谁都聪明。

    符茵茵的如意算盘,在李中易和柴玉娘的合谋之下,被破坏殆尽,心头的火苗立时冒起三丈高。

    李中易眼尖,发觉符茵茵已经即将爆发,他赶忙拱着手,抢先说:“城外的玉清观,乃是道家胜地,非常适合修心抄经。”

    说实话,女诫只是用来束缚一般女性的工具罢了,以符、柴二女的尊贵身份,只要父族始终屹立不倒,不管是什么经,都不可能管得住她们俩。

    抄写女诫,对两位贵女的刺激过甚,也太过敏感,李中易故意用抄经来代替,以免惹火烧身。

    柴玉娘担心被关在家里,实在太过寂寞,符茵茵惟恐在姐妹闺蜜之中丢面子,李中易的折衷建议,自然非常符合她们俩的胃口。

    于是,三个人一拍即合,各取所需,约定明儿个去玉清观“抄经”。

    等符、柴二女离开了之后,李中易想求见柴荣,提前打个预防针,免得出大纰漏。

    谁曾想,柴荣只派了一名小宦官,出来传话说:“朕知道了”

    唉,李中易知道柴荣的脾气,一旦发了话,九牛拉不回。

    堂堂朝中二品重臣,开封府的老大,却被柴荣支使着,变成了两个皇家贵女的男保姆,这叫什么事嘛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ps:  凌晨还有更,等不急的兄弟,早上再看吧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