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的事情,谁敢与人说就不必太过株连了。”李中易一锤定音,纠正了蔡章标想搞瓜蔓抄的念头。

    也许是现代人的观念已经深入骨髓,李中易对于株连全族,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反感,

    如今,吴小乙全家失踪了,并且很有可能都被灭了口,这一条线索算是被掐断了。

    不过,吴小乙既然敢纵火,烧的又是户曹的架阁库,那么户曹的所有官吏,全都有协同作案的嫌疑。

    既然这些人都落到李中易的手心,开口说话,其实是迟早的事情。对于这一点,李中易很有信心。

    今天不是放告日,李中易不需要升堂接案,可是,开封府的公务却不可能稍有停顿。

    当刘金山把这个意思,透露出来之后,李中易微微一笑,说:“我还没接印,政务方面,你按照老规矩处理便可。”

    “府君,有好些公文需要用府中的大印,这个”刘金山很有些为难的望着李中易。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你是守印官嘛,尽管放手去做,出了事我担着。”

    刘金山心里暗暗感慨不已,李中易敢于放权的态度,哪怕仅仅是做个表面的姿态,他也觉得异常温暖。

    当官的要想抓住权力,牢牢的掌握印信,乃是必然结果。签押,判决,公务往来,下达钧谕,不用印就没法过关。

    等刘金山回去办公之后,李中易又吩咐王晓同:“整个开封城,绝大部分都是木制的房屋。而且又连成了片,一旦失火。后果就很严重。所以,你派一批精干部下出去。把整个开封城之中,最难防火的地方,都查清楚,画图来看。”

    “喏。”王晓同听了李中易的命令,当即站起身子,行过礼后,出门安排任务去了。

    等李中易收回视线,却见蔡章标正目光炯炯的盯着他看,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

    这位蔡军巡使。居然是皇帝安插在开封府内的眼线,如果不是刘金山消息灵通,李中易短期内,肯定会被蒙在鼓里。

    “府衙新遭火灾,本府担心京师内外,人心震动。”李中易停顿了一下,见蔡章标听得很专注,他就接着说,“你把兵马都撒出去。控制住城中的各个要点,凡有造谣生事者,一律拿下。”

    “得令”蔡章标就怕李中易不给出他下令,让他做事。所以回答得异常响亮。

    李中易把手下人都打发走了之后,笑着对李云潇说:“咱们上街走一走,转一转。看一看。”

    李云潇心里不由一阵感叹,府里的官员都被安排去做事。公子爷却在这个时候上街去闲逛,单论这份气概。就不同凡响。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李中易换上一身便服,在元随们的护卫之下,悄悄的离开府衙后门,混入了大街上的人群之中。

    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人头如潮。

    也许是巡逻的官军,经常露面,城内的治安状况,倒也井然有序。

    李中易边走边看,他发现,他离开的这两年多以来,开封城里做生意的商人,多了不少。

    实际上,李中易上街也真就是闲逛罢了,整个开封城的物价,他的手头都有一本详细的明帐,毋须他再去操心。

    掌家的瓶儿,对于城内的柴、米、盐、醋、酱、茶等生活用品的零售价格,了如指掌。

    当着皇商的黄景胜,他的手头资料,就更多了,大周、南唐、后蜀、荆南乃至北汉的数万种商品价格,都尽在掌握之中。

    不管是皇权时代,还是现代社会,包括炒股票在内,要想成为赢家,最重要的法宝,其实一直是超前的信息。

    江南的米,荆北的茶,南唐的丝,后蜀的锦,行情瞬息万变,掌握的信息稍有差错,就很可能吃大亏。

    在路上逛了一阵子,李中易有些口渴,就随便找了个茶肆,坐到窗边休息一会儿。

    “哎,听说了没有,开封府衙昨晚失火了”

    “嘿嘿,你这都是老皇历了,我可听说了啊,烧死了不少军卒”

    “哼哼,我不说,你肯定不知道,烧的官儿都超过了这个数”那人伸出一只手,翻过去,倒过来,反复了四五次。

    李中易咽下嘴里的瓜子,喝了口茶,把目光投向窗外的同时,不禁微微一笑。

    京师重地,政治性肯定会被放大,后世的帝都其实也一样。

    朝中的权贵们,以及朝中发生的大事,其实和老百姓们相隔甚远。

    但是,也正因其神秘性,和对百姓生活的绝对影响力,老百姓越不知道详情,就越想打听。

    在开封城中,尤其是在茶肆或是瓦酒肆之中,小道消息满天飞,传得特别开。

    当然了,消息在传播过程中,难免会被人添油加醋,一传十,十传百,真实的信息,早已不见了踪影。

    “我就住在府衙的对面,今儿个天还没亮的时候,我悄悄的从窗户里边看出去,你们知道怎么着了”这人故意只说了半头话,等着众人发问,他才好继续显摆。

    “快说,快说”

    “怎么了”

    “出啥子大事了”

    “你快点说嘛,别卖关子,今儿个的茶钱,我请了。”

    直到茶钱有了着落,这人才故作神秘的说:“可不得了,我亲眼所见,天使和一个穿紫袍的大官儿,骑着马冲进了府衙。”他又停下了。

    “得叻,中午的酒饭钱,算我的。”

    “谢了,谢了,嘿嘿,你们猜怎么着,那个穿紫袍的官儿,年轻得吓死人,你们知道是谁么”他再次卖了个关子,可把众人都急坏了。

    可是,这一次他失算了,有人笑着说:“啊哈,我知道了,府衙出了这么大的事,朝廷多半会震怒,我想的话,那应该是新任李府君,提前接了任吧”

    李中易一直暗中听这些人聊天,到了最后,居然被这些人说穿了今天凌晨的真相,由此可见,街巷之中的传言,也不尽是谣言。

    空穴来风,其来有自

    事实上,不管是现在,还是现代社会,很多所谓的谣言,其实都隐含着真实的成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