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瞒郡公,这何重江乃是宰相李谷的门下。”刘金山的脸上露出鄙薄厌恶之色,继续解释说,“他把自己的亲闺女,送给李谷的次子做了小妾。”

    李中易摸着下巴,不由微微一笑,如今的社会,儿子虽然可以撑门立户,可是,如果膝下有个貌甚美的女儿,其实也可以帮助你,飞黄腾达。

    见李中易只是含笑倾听,刘金山就接着介绍说:“下官能有今日的地位,其实和前枢密副使吴廷祚的大力提拔,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李中易的眼眸微微一闪,他和吴廷祚虽然没有交情,却也知道,这个吴廷祚是太祖郭威的心腹,却一直和李重进走得很近。

    等柴荣登基之后,为了清除李重进在朝中的人脉,不动声色的就找了个吴廷祚的错处,将他贬出了京城。

    不过,既然靠山被贬走了,刘金山还能够坐稳开封府左厅判官的要职,显然,背后另有隐情。

    果然,刘金山抖露出了他的现任后台,当朝太尉、昭义军节度使李筠。

    李中易眯起两眼,甚觉错愕,李筠乃是大周国有名的军阀。这位李节度,手握重兵,至今占据着泽州附近四州之地,一向专横跋扈,不服朝廷的约束。

    据李中易所知,李筠的眼里只有郭威,有时侯,连柴荣都使唤不动他。

    不过,因为李筠所处的位置,极其重要,柴荣很可能是担心他投靠了晋阳或是契丹。这才事事包容,处处隐忍。

    以李中易的政治智慧。他的心里自然异常清楚,只要柴荣北伐成功。拿下了燕云十六州,缓过手来,肯定要收拾李筠。

    换句话说,李筠这个骄狂的军阀,迟早是要倒大霉

    李中易瞥了眼低头喝茶的刘金山,他心想,以这位刘判官的精明程度,恐怕也早已看出,李筠迟早要出大事吧

    刘金山介绍了半个多时辰。李中易也基本掌握了开封府衙内之中,各个主要官僚的人脉情况。

    这可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呐

    开封府衙之中,既有柴荣的心腹,例如,右军巡使蔡章标。也有赵匡胤的嫡系,例如,府衙皂役三班都头葛大光。

    这且罢了,就连首相范质都横插了一杠子。司录参军事杨成丰。

    充分了解到开封府的人脉情况之后,李中易喝了口茶,只是微笑着,却不说话。

    刘金山心里很有些奇怪。却因刚刚投靠过来,寸功未立,没胆子发问罢了。

    偌大个开封府。其地位异常之重要,其职权范围又和各家权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柴荣在内。如果不安插一些眼线进来,那才是咄咄怪事。

    “防隅军指挥使王晓同,此人能力如何”李中易笑问刘金山。

    刘金山仔细的想了想,说:“此人倒是有些能力,下官刚才介绍过,此人以前是金吾卫的指挥使,后来也许是得罪了上官,被贬来统领府衙的防隅军。”

    防隅军,也就是开封府特有的专职消防部队,其主要职责是防火、灭火。

    李中易刚才回后堂的时候,叫了王晓同来,却因为刘金山的主动归顺,聊得很投机,倒把这位王指挥使给晾在了外面。

    “叫王指挥使进来吧。”李中易自己不太懂消防的专业知识,他倒是很想,听听王晓同对于户曹架阁库失火的看法。

    “末将防隅军指挥使王晓同,拜见李端明。”王晓同也许是在外面等久了,心里窝着火,说话的声音大得惊人,震得房梁发颤。

    刘金山惊得目瞪口呆,这个莽货,实在是胆大包天,竟敢当着顶头上司的面,如此嚣张

    “大胆。”刘金山霍地站起身,厉声喝斥道,“还不快快跪下,向府君谢罪”

    “哼府君怎么了府君就可以瞧不起我这种抛头颅洒鲜血的军汉”

    谁曾想,这王晓同不仅丝毫不畏惧,反而态度比刘金山还要强横,他黑着脸,大声嚷嚷说:“洒家早就受够了这种憋死人的鸟气,要杀要剐,随便。”

    李中易有趣的望着王晓同,他在心中连连感慨不已,另类啊,真他娘的是个另类。

    在规矩森严的官场之上,而且就在李中易的手下,居然出了王晓同这么个二楞子,嘿嘿,天下之大,还真无奇不有呐。

    “呔,王晓同,汝个匹夫,好大的狗胆”刘金山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指着王晓同的鼻子,破口大骂,“府君在西北,以弱克强,拓地千里,驱杀蛮夷的时候,你个混帐只怕又在那个姐儿的被窝里逍遥快活吧”

    李中易摸着下巴,翘起嘴角,类似于王晓同这种憨货,还真是难得一见啊

    李云潇发觉李中易并没有生气,反而,流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所以,李云潇只是暗中捏紧了刀柄,死死的盯着王晓同的一举一动,并没有当即发难。

    刘金山骂了一阵子,却始终没有听见李中易的动静,他偷眼看去,却见,李中易正捧着茶盏,笑眯眯的望着他。

    李云潇差点笑出声,类似刘金山这种大骂大帮忙的小手段,居然也敢拿到公子爷的跟前显摆

    刘金山的心里一阵发毛,他不怕李中易发脾气,就担心李中易喜怒不形于色,直接就把王晓同这个二楞子给办了。

    连理由都是现成的,府衙户曹内的架阁库失火,防隅军指挥使王晓同严重失职

    这个大帽子一旦扣上王晓同的脑袋上,咳,那他还不是由着李中易,随意的搓圆或是搓扁么

    李中易微微一笑,并没有当场吹穿刘金山的小把戏,刘判官也是爱才嘛。

    以李中易对刘金山的初步了解,性格圆滑的刘金山,居然主动替王晓同缓颊,那么,这个王晓同必有过人之处。

    当然了,王晓同这种莽撞的军汉,没读多少书,粗鄙不堪,一张嘴就得罪人,也就难免会被贬出禁军了。

    “王指挥使,本府问你,户曹失火,是何原因”李中易故意不去搭理刘金山,直截了当的追问王晓同。

    李中易到达现场的时候,户曹的架阁库已经被烧空了,遍地流淌的都是污水,他又不是消防专家,即使去了现场,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询问防火专家的意见,也就成了李中易比较靠谱的选择。

    王晓同楞了半晌,他做梦都没有料到,李中易不仅没动怒,反而还要和颜悦色的发问。

    这是怎么了王晓同尴尬的摸了摸脑袋,他觉得脑水完全不够用了

    刘金山却从李中易态度之中,品出了转机的鲜明信号,他心中不由大感安慰。

    李中易的超凡气度,包容心,让刘金山看到了可靠的光明前景。

    三国时,袁绍的势力虽大,却因心胸狭隘,不能知人善任,导致整个袁家惨败,乃至灭亡。

    刘金山这么多的官场经历,早就看明白了,一个派系的兴旺发达,和首领的眼光心胸,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王晓同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傻傻的瞪着李中易,却忘了回答问题。

    刘金山真心暗暗替王晓同着急,可是,他刚才已经逾越了规矩,现在无论如何不敢再帮腔了。

    “王指挥使,方才让你久等了,是我的失误,请勿介怀。”李中易站起身,非常有诚意的冲着王晓同拱了拱手,令人惊讶的主动表达了歉意。

    王晓同简直不敢相信他自己的眼睛,堂堂二品大员,太子少保,逍遥郡公,开封府的主官,居然会向他这个不入流的芝麻小官道歉,唉呀,怎么可能呢

    可是,王晓同把左眼圈都揉红了,定神一看,李中易依然拱手在面前。

    “府府君,请恕小人无知之罪。”王晓同无意中看见刘金山递来的眼色,他立时浑身一抖,凶悍的打了个寒战,当即跪倒在了李中易的脚前。

    刘金山见王晓同终于开了窍,不由大觉欣慰,这个莽汉子,虽然很傻,很天真,却毕竟还没有笨到家。

    李云潇下意识的撇了撇嘴唇,嘿嘿,我家公子爷,平生最喜欢莽汉子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李云潇认为,眼前拜服的王晓同,隐约和公子爷曾提及的许和尚,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李中易当时随口说过,许和尚是貌似老实,实际很有韬略,李云潇听了许和尚的事迹之后,非常赞同公子爷的论断。

    只是,眼前的这个王防隅嘛,显然比公子爷所言的许和尚,其政治智慧,明显要低了很多个层次。

    李中易含笑俯下身子,想扶起王晓同,可是,这个家伙太过于壮实,以至于,李中易扶了两次,竟然扶不动他。

    一旁的刘金山,急得直冒热汗,心中暗暗大骂王晓同,莽汉,匹夫,傻瓜

    李中易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温和,王晓同越是展露出本色,他心里也就越高兴。

    一般来说,只要对王晓同这种粗军汉以诚相待,回报往往十分惊人

    “呵呵,王防隅,你太有劲了,还是自己起身吧,我都累出汗了”李中易丝毫不作伪的表态,让王晓同感激的要死,他立即连磕了好几个响头,这才主动起身,毕恭毕敬的站到了一旁。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