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军巡使,本官命你,速速率领本部兵马,将户曹的所有官吏以及皂役,一体拿下,少一个人惟你是问。听清楚了么”李中易忽然沉下脸色,厉声对孙国鼎下达了他上任后的第一道命令。

    “这个”孙国鼎大吃了一惊,这可是要把户曹的人,都给得罪光的节奏啊。

    李中易没有搭理孙国鼎,他转身望向蔡章标,含笑问他:“蔡军巡使,你可愿”

    没等李中易把话说完,孙国鼎忽然伏地叩首,颤声说:“下官谨遵李端明之命。”

    李中易依然没有理会孙国鼎,却一直含笑盯在蔡章标的脸上,蔡章标偷眼看了看伏在地上,却被冷落的孙国鼎,他的心里不由一阵发寒。

    “下官领命。”蔡章标当即接受了李中易的命令,他快步走出人群,站到阶前,冲着守卫在外围的部下们,大声下令,“右军巡院的儿郎们,都听仔细了。奉李府尊钧谕,传本官的将令,速将户曹的所有人等,一体拿下。本官有言在先,不得放走一人,否则军法从事。”

    “喏。”右军巡院的官兵们,得了顶头上司的军令,立即行动起来,手持着刀枪棍棒以及铁锁链,如狼似虎的扑向了在场所有的户曹官吏和皂役。

    摆平了蔡章标之后,李中易瞥了眼,伏在地上,整个身子微微发抖的孙国鼎,含笑问他:“孙军巡使,本官再问你,可愿带领所属部下。封锁整个开封府衙”

    “末将谨遵钧谕。”这一次,孙国鼎再不敢有丝毫的犹豫。他的大嗓门传出去老远,仿佛打雷一般。将李云潇的耳膜震得嗡嗡作响。

    “嗯,很好,孙军巡使,本府信你。”李中易蹲下身子,亲手将孙国鼎扶了起来,甚至还替他拍打了几下,袍服上的灰尘。

    孙国鼎悄悄的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二话不说,当即领着他的部下们。如同凶神恶煞一般,将整个开封府衙,围得水泄不通。

    蔡章标手下军汉们,从官吏的人群之中,将户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拎了出来。

    一时间,人群之中,叫嚷声震天,哭喊声不绝于耳。

    刘金山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他挺身而出,厉声质问李中易:“李府尊,您这是何意”

    李中易淡淡的一笑。说:“户曹的失火,无法排除是有人故意纵火,那么。在场的户曹官吏,个个都有嫌疑。陛下命本府尽快查明真相。难道,本府不应该先控制住局面么”

    “哼。李府尊,下官还从未见过,真相未明,就乱入人罪的咄咄怪事。”刘金山原本不想这么刺激李中易,可是,李中易的手段太过暴烈,他担心要出大事,不得不硬着头皮,顶撞李中易。

    “什么是真相,你说了不算,本官说了也不算。”李中易抬手指着被抓了的那些户曹官吏,露出和煦的笑容说,“撬开他们的嘴巴,就知道什么是真相了,刘判啊,你应该赞同本府的看法吧”

    “岂有此理不问青红皂白,就胡乱抓人,下官不赞同府尊您的作为。”刘金山快步走到一旁,刻意和李中易拉开了一段距离。

    整个府衙已经被严密封锁,户曹的人正被挨个点名,一一就擒,刘金山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开封府衙的大门,理他做甚

    李中易走到天使的面前,笑着邀请说:“如果贵使不急着回宫,还请移步正厅,小憩片刻,用过茶再走不迟”

    天使肩负着就地监视的圣命,自然不可能马上就走,他拱着手说:“多谢端明的爱顾。”

    李中易见了天使的反应,心里也就明白了,柴荣一定在私下里有过吩咐。既然是这个样子,如果不好好的利用天使的特殊身份,那他就不叫李中易了。

    于是,李中易迈着四方步,陪同天使一起,缓缓的踏上台阶,大咧咧的走进正厅,四平八稳的坐到了宽大的公案右侧,把偏左的位置让给了天使。

    一个很有眼色的皂役,抢先一步,捧着茶盘,恭恭敬敬的递到了李云潇的手边。

    李云潇虽然接过了茶盘,却只是轻轻的放在桌案的最外侧,并没有往李中易的手边递。

    李中易真正喝到嘴里的茶水,其实是,李云潇从家里带来的热茶。

    开什么玩笑,李云潇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李中易喝外人送的茶水。

    随着李中易的移动,开封府衙内的大小官吏们,也都战战兢兢的跟到了正厅的门外。

    这些人十分自觉的依照各自的品级,依次排开,一个个站得笔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整个正厅内外,除了李中易喝茶时发出的吸溜声之外,再无任何动静。

    显然,开封府衙的官吏们,已经被李中易的铁腕手段,给吓得不轻。

    李中易仿佛没看见这些官吏一般,只是闷头喝茶,大家谁都不知道,他这位新任的顶头上司,究竟想干什么

    天使毕竟揣着心事,李中易耗得起,他却耗费不起,于是,他不得不在喝了四盏茶之后,小心翼翼的拱手说:“端明公,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中易放下手中的茶盏,笑着说:“贵使暂且别急,稍等片刻。”

    天使咽了口唾沫,既然李中易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继续追问。

    宣过诏书之后的天使,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天使,只是一名普通的内廷宦官罢了。

    这位天使,名叫杨向冲,乃是柴荣的心腹之一。早在柴荣登基之前,杨向冲就已经和柴荣勾勾搭搭的,里应外合,暗通消息。

    大约两盏茶的工夫,蔡章标迈步进入正厅,向李中易行礼之后,大声禀报说:“回李端明的话,户曹的官吏和皂役,已经大部拿下,只是”

    李中易见蔡章标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就含笑问他:“有人死了或是跑了”

    蔡章标心头猛的一凛,李中易竟然已经提前猜测了结果,这,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吧

    “端明公所料甚是,经过末将的仔细清点,户曹内看守架阁大门的皂役吴小乙,竟然没在府衙内。”蔡章标禀报的消息,让杨向冲暗暗大吃了一惊。

    户曹突发大火,烧空了所有的文档,可是,负责看守户曹的皂役,却突然失踪,嘿嘿,傻子都知道,其中必有猫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