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李中易的马队刚转入第二甜水巷,迎面就遇上了次相李谷的车驾。

    没办法,李中易得报之后,只得下令元随们,退避到一旁,等李谷先过。

    李谷的排场着实不小,走在最前面的元随们,手里提着两只硕大的灯笼,灯笼上书五个大字:同平章事,李。

    按照朝廷的规制,宰相的元随,总计超过了百人,这些人都是由朝廷发薪俸的带刀护卫。

    灯笼之后,就是李谷的全副次相仪仗,旗牌、刀手、箭手、节杖等等,络绎不绝的从李中易的马前经过。

    宰相之威,礼绝百僚,连传手诏的天使,也须退避三舍。

    李中易和天使二人,并肩站在街旁的小巷子口,焦急的等待着李谷的车驾,快快离去。

    可是,就在李中易低头喝水的时候,李谷居然派了元随过来,叫他去车前叙话。

    宰相的邀请,是不容拒绝的,李中易跟在来人的身后,快步走到了李谷的车前。

    “下官李中易参见李相。”李中易见李谷正倚窗而坐,赶紧上前两步,拱手行了礼。

    李谷摆了摆手,笑道:“无咎,开封府之事,复杂异常,若有不清楚的地方,尽管来寻老夫。”

    李中易心想,他还没正式上任呢,李谷就已经惦记着,想安插人手了

    不管李中易心里是怎么想的,嘴上却不能含糊其词,他恭敬的拱手说:“下官一定会去向李公您多多的请益。多多的学习。”

    李谷微微一笑,说:“陛下很看重你的才华。莫要辜负了圣恩。”

    李中易心想,这不是废话么。柴荣如果不信任他李某人,怎么可能把天下第一府交给他来治理呢

    不过,出自于宰相之口的废话,李中易也必须多想一层。他的心中微微一动,李谷以前一直和次相王溥走得很近,莫非此公斗不过首相范质,想拉他入伙

    “多谢李相的教诲,下官一定铭记于心。”李中易的回答,四平八稳。滴水不漏。

    李谷仿佛刚刚想起一般,有些诧异的问李中易:“无咎,这大清早的,就往南边去,意欲何往啊”

    李中易苦笑一声,就把开封府户曹失火遭灾的事说了一遍,李谷听说天使就在一旁,当即笑道:“你且去忙活,老夫上朝去了。”

    等李谷走远之后。李中易重新搬鞍上马,正打算加鞭的时候,他的耳旁突然传来了李云潇那若有若无的声音,“爷。小的觉得,这位李次相的举止,很有些怪异。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是哪里不对劲来着”

    李中易没吱声。纵马奔了出去,他心里却隐约联想到了一个传言。次相李谷和开封府里某些人的渊源极深。

    嗯,开封府突然失火,烧空了户曹的文书档案。另外,以前从无深交的李谷竟然当街拉住李中易在街头说闲话,这里头究竟隐藏了多少未知的秘密呢

    李中易和天使一起赶到开封府衙门口之时,整个府衙门前到处都是污秽的水迹,衣衫不整的皂役们四处乱闯,人头窜动,叫嚷声不绝于耳,局面简直糟透了。

    天使只是宫里的中等宦官,面对如此乱七八糟的场面,他不禁张大了嘴巴,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李中易则冷冷的一笑,乱吧,乱吧,越乱越好

    久处官场的李中易,心里非常清楚,官场上最头疼的就是人事调整问题。

    没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名义,当领导的,即使想换上自己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尤其是,当天使在侧之时,李中易更是不想马上控制住局面,以便借天使之嘴,把内幕透露给柴荣知晓。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李中易坐上了这么紧要的位置,他肯定不甘心,只当一个虚尤其表的光杆司令。

    在开封府内,李中易和谁都不熟,就看那哪些人打算投靠过来,哪些人又打算暗中使绊子,他决定拭目以待。

    等了大约半刻钟的工夫,开封府衙里边的乱象,始终没有消停下来。

    李中易注意到,天使频频皱紧眉头,两条腿死死的夹着马背,脸色显得异常难看。

    嗯,时机到了,李中易低头吩咐李云潇,“让弟兄们扯起喉咙,告诉里边的人,李某来了,让八品以上的官员都到正厅等候本官。”

    李云潇心领神会的放开嗓门,吼叫道:“新任权知开封府事,李端明到,众官皆须在一刻钟内,去正厅回事”

    元随们得了李云潇的暗示,一个个扯起大嗓门,吼叫声震耳欲聋,让人不可能听不见。

    李中易的头衔之中,有个端明殿学士的馆职,这意味着他是天子身边相当亲近的词臣,说出去十分荣耀,很有面子。

    这好比明清时代,在介绍身份的时候,只要说是翰林院出身,大家都要高看好几眼一样。

    相仿的例子还有,包拯在任权知开封府事的时候,更乐意别人称呼他为“包龙图”,而不是“包府尊”。

    所以,李云潇在介绍李中易的时候,特意叫点出了李端明的荣衔,取的是圣眷正隆,权柄甚重之意。

    李中易的元随们,这么大咧咧的吆喝了几嗓子后,开封府衙门前的乱相,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使看见开封府的的皂役们,手持棍棒,腰佩胯刀,重新出现在了府门口,他不由挑起大拇指,大声夸赞道:“端明公的威望可真高呐,杂家佩服之至。”

    李中易微微一笑,嘴上显得异常谦虚,心里却想,你这种没把儿的马屁话,谁信谁傻

    老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不怕官就怕管

    如今,李中易这个现管的顶头上司,既然已经到了现场,除非是缺心眼,谁不想给新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呢

    还有句老话也说得异常精辟,那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就看哪个倒霉蛋不长眼,会被隔墙扔过来的火团,烧成灰烬

    轻而易举的制止了乱象之后,李中易陪着天使,驰马进入了开封府衙,直奔正厅大堂。

    故地重游,李中易自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上一次来,他的脑袋上背着贰臣两字,处境十分不堪。

    这一次,李中易却是以开封府新任一把手的身份巡视府衙,倒颇有些“还乡团”卷土重来的荣耀意味。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