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宫里出来,李中易坐进车厢之后,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两日后献俘,这是柴荣最后的吩咐,李中易自是心领神会,但凡帝王都很讲究个文治和武功。

    李中易按照柴荣定下的方略,顺利的平定了西北,拓地千里。他不仅夺取了河套马的来源地,而且,还俘虏了晋阳刘汉的太子和拓拔彝殷的两个儿子。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李中易都可以说是军功显赫,扬大周之声威于域外。

    所以,李中易临阵纳平妻的事情,实际上是小过罢了,相当于送了柴荣一个把柄,也让李中易摆脱了功高无赏的尴尬局面。

    柴荣虽然许诺过枢密副使一职,可是,李中易始终认为,那不过是个幻影罢了。

    如果,李中易现在就坐上了枢密副使的宝座,咳,等柴宗训亲政之后,面对他这么一个年仅三十多岁,却掌握调兵权长达十余年的权臣,绝对会头疼得要死

    尾大不掉的权臣,在皇帝的眼里,比贼还可恨

    所以,李中易采取自污的手段,反而让柴荣松了一口气,赏了他郡公的高爵,安排他从事的却是不显官职的临时差遣。

    一时间,李中易得了实权,柴荣解除了担忧,竟是皆大欢喜之局面

    在李中易之前,大周朝并无“权知开封府事”的名目,一般是皇帝钦定,由一、二品重臣出任开封府尹。

    开封府乃是大周朝的京畿重地,又是天下第一大城,其地位和重要性。自是不言而喻。

    这皇城根下,权贵多如牛毛。“八旗子弟”仗势欺人、作奸犯科的渣事,更是屡禁不止。

    由于承平日久。民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多达几十万的帝都人口规模,不可避免的吸引了全国的富商们,源源不断的涌入开封城。

    商人们的到来,势必会吸纳周围的闲散农民进城务工,这外来人口越涌越多,在繁荣市面增加税收的同时,必然会给城内外的治安,带来了极其严重的隐患。

    说白了。李中易如今的地位,就是帝都的市长,市委书记则是挂名的梁王柴宗训。

    回家的路上,李中易倒是想起了一个小段子:前生不善,今生知县;前生作恶,今生附廓;恶贯满盈,附廓省城。

    嘿嘿,照这种说法,李中易这个知府事。居然附廓于帝都,岂不是要跳河去球

    开封府最首要的任务,除了维持治安之外,竟是防火

    由于没有整体规划的缘故。城内的民居不仅全是木制结构,而且是一户紧挨着一户。

    城内街巷之间的距离,窄得吓死人。一旦失火,就是了不得的大事。一把大火就烧光好几条街,都已是司空见惯。

    昝居润之前的开封府尹刘某。原本仕途一片大好,就是因为城中的民居失火,大火波及到皇宫,烧塌了好几座宫殿,结果丢掉了来之不易的乌纱帽。

    李中易回家不久,刚刚换了一身便服,就听门房来报,“回爷的话,天使来了。”

    得,柴荣这肯定是想他早日上任,免得在家中闲出绿毛来了。

    李中易一边吩咐人摆香案,一边又换上了官服,然后领着家中的男丁,在正房阶前恭聆圣诏。

    “门下加封徐州牧,授端明殿学士,权知开封府事,除京师左右厢厢军都指挥使,尔其钦哉。”

    天使宣过诏书后,李中易送他出门的时候,将预先准备好的一张钱票,塞进了天使的袖口。

    这些天使平日里宣诏的时候,可没少收东西,李中易家底的殷实,其出手的阔绰,满京城里边,谁人不知,何人不晓

    所以,李中易亲手送的东西虽然很轻,可是,天使依然笑很灿烂。

    回宫的路上,天使悄悄掏出那张纸片,偷眼一看,不由咧嘴笑了。这是黄景胜名下的钱庄签发的商贸钱票,只要在黄记钱庄内,就可以随意支取。

    这种由李中易定下规矩,黄景胜监制的钱票,采取的是密码、签押以及票面暗花的综合性保密方式。

    黄记钱庄出的钱票,认票不认人,不记名,不挂失,通存通兑。这种钱票,除了便于商人交易之外,无形之中,也给不动声色的行贿,大开了方便之门。

    如今,李中易身上的头衔,实在不老少。特进、上柱国、徐州牧,这些头衔都是虚衔,开国逍遥郡公是享受着朝廷俸禄的显爵,除了按月领钱之外,归根到底还是个虚头。

    端明殿学士,虽然是没有实权的正三品馆职,可是,这个馆职却是李中易将来跨入政事堂的必经之地,象征意义极其重要。

    说白了,只有当过端明殿学士、龙图阁学士、翰林学士或是翰林学士承旨的高官,才有资格登上帝国的宰相之位。

    高品级馆职,这就说明你已经简在帝心,圣眷颇隆,前途一片光明。

    这就和明清时代,非点翰林不得入阁拜相的逻辑,大致相仿。

    至于权知开封府事,其政治地位,更是值得大书特书。

    从本朝太祖郭威开始,就定下了规矩,开封府尹有资格列席政事堂的公议这是给柴荣预留的特权,知开封府事则可随时随地进宫见驾。

    因为开封府管辖着京城重地,府中的各类政务极其繁杂,又特别重要和敏感,所以,郭威为了在第一时间掌握眼皮子底下的动静,尤其是兵变或是民变,从而给了开封府极其特殊的待遇,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至于,统帅京师左右两厢的厢军,则是李中易事先没有料到的意外惊喜。

    说得直白一点,禁军也就是朝廷的正规军,厢军的作用类似于协助维持治安的武警部队,开封府所属的皂役们则是治安警察。

    柴荣虽然夺了李中易手头的正经兵权,却又给了他掌握治安厢军的大权,可谓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反而赚大了。

    举凡君王,对于刀把子的态度,肯定是既要用之,又要防之。

    所以,朝廷的正规禁军,其调动程序异常之复杂,皇帝给了调兵鱼符之后,由政事堂议定,交由枢密院下达军令,转给兵部尚书副署,接令的都指挥使们,才敢领兵出营。

    然而,李中易手下负责维持治安的厢军,却没有这么复杂的调兵程序。只需要李中易亲笔下达府札,由轮值判官副署之后,就可以调动厢军出兵。

    当然了,京师厢军的总兵力,也不过区区万余人而已,而且都是无甲无驽之辅兵。

    这些厢军上战场肯定是不中的,也只能仗着人多势众,配合皂役们,捉捉强盗,抓捕匪类罢了。

    “恭喜夫君,贺喜夫君。”李中易刚回到随园,还没进厢房,就听见了折赛花清脆悦耳的道贺声。

    李中易不禁微微一笑,在折从阮常年累月的熏陶之下,赛花儿的政治敏感度,远远高于其余的妾室。

    “花娘,为夫从今往后,又要早出晚归了,何喜之有呀”李中易的心情不错,索性逗着折赛花玩儿。

    “嘻嘻,夫君手握京畿重地的政务大权,即使是政事堂的次相,恐怕也比不得夫君您呢。”折赛花一语道破天机,举的例子却颇犯忌讳,令李中易哭笑不得。

    唉,这个小美妞,不仅是块肥沃的生娃儿的宝地,而且也是一个先天性的政治动物。可是,她毕竟在西北地区待久了的野母驹,又哪里知晓京城的禁忌之多

    李中易下定决心,要把朝中的禁忌,好好儿的教一教折赛花,免得将来惹火烧身。

    京城很大,大到拥有几十万人口,民居拥挤不堪。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京城却又很小,小到李中易即将上任的消息,当晚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开封城。

    新官上任,尤其是天下第一府的主官换人,必须事先选好皇道吉日,按照约定的时辰,在吏部侍郎的陪同之下,这才可以去接任。

    就在李中易紧锣密鼓的和各位官僚们,打嘴巴官司,磋商上任事宜的时候,开封城内突然爆出一件大事。

    开封府所属司录司的户曹院内,在夜间突发大火,虽然值班的皂役们反应很快,救火很及时,可是,户曹的全部资料却被熊熊烈焰烧得一干二净,精光大吉。

    柴荣闻讯之后,勃然大怒,直接下诏,命李中易即刻接任,务必迅速查明真相。

    天使登门的时候,天没还亮,李家大门被拍得震天响。

    正在拥美酣睡的李中易,得知消息之后,不由冷冷的一笑,嘿嘿,他还没接任呢,下马威就不期而至。

    好,很好,好得很

    由于是柴荣亲笔所书的手诏,李中易不敢怠慢,匆匆洗漱整衣之后,就领着元随们,陪同天使一起,快马赶赴开封府衙所在地正阳门南街东。

    由于正值早朝时间,以李中易的身份和地位,一旦遇见宰相或是枢使们的车驾,就必须避让到一旁,等他们的车驾过完之后,才能继续上路。

    为免耽误太多的时间,李中易和天使简短的商议过后,他们索性弃了宽敞的政府街,绕行第二甜水巷,经由鼓楼街,直奔开封府衙。未完待续。。

    ps:    下一更大约在22点左右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