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灵州的路上,李中易原本还有个小心事:折赛花是新婚,费媚娘是久别,回家之日由谁来陪他呢

    如今,既然折赛花已经怀上了身孕,李中易的难题迎刃而解,久别胜新婚才是硬道理

    折赛花也很知趣,在西厢房小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

    等折赛花走了之后,李中易一屁股坐到费媚娘的身边,捧起她那张祸害众生的美颊,深情的说:“媚娘,我出门的这段日子,你又要掌家,还要照顾好两个小猴儿,实在是辛苦啊。”

    费媚娘妙目一转,笑道:“我才不辛苦呢,倒是夫君您够辛苦的,既要领兵打仗,还要伺候好这么一位标致的美娇娘。”

    李中易心中暗暗一叹,女人的心胸即使再大度,对于男人的好色,终究还是介意的。

    “媚娘,我对不住你,没管住自己的心。”李中易慨然一叹,搂紧了费媚娘,诚恳的自责不已。

    费媚娘笑眯眯的说:“夫君何出此言奴家连个名分都没有,安敢管夫君的闲事”

    李中易不怕谁拿硬刀子捅他,却招架不住费媚娘看似轻松,实则闹心的软刀子话。

    “此次回开封之后,我就把灵哥儿和思娘领回家中,列入族谱。”李中易很理解费媚娘的忧虑,当即表明了他的态度。

    费媚娘却说:“妾身倒是想,等两个小猴儿稍大一些,再回家比较好一些。”

    李中易一阵默然。费媚娘孤身离开蜀国,如果身边没有灵哥儿和思娘陪着。确实异常之寂寞和孤单。

    女人嘛,总需要有个寄托嘛

    李中易非常理解费媚娘的感受。他笑着说:“灵哥儿和思娘的事情,就由你这个做娘亲的做主好了。”

    “真的”费媚娘圆睁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的盯在李中易的脸上。

    李中易重重的点头,说:“两个小猴儿以后就跟着你住一块,也好有个照应。不过,列入李家族谱的事情,也不能太缓,我自己想办法,和父亲好好的商量。也就是了。”

    “老太公那一关,恐怕不容易过啊”费媚娘最担心的就是,李达和不同意李家的血脉流落在外面,楞是要抱到身边抚养。

    “咳,父亲已经老了,却一直秉承抱孙不抱子的古训所以,我必须花一点时间说服他老人家,这个嘛,媚娘。你必须理解一下。”

    李中易其实心里非常清楚,只要灵哥儿和思娘被抱回了李家大宅,十成十不可能再被抱回费媚娘的身旁。

    只是,难以消受美人恩的李中易。也非常体贴费媚娘的孤苦,两个小猴儿就留在她身边好了。

    说白了,只要李中易不死。灵哥儿和思娘入家谱的事情,压根就不是个问题。

    费媚娘听了李中易的亲口承诺。她心中的一颗大石头,立时落回到了肚内。眼眸之中充盈着迷蒙的水雾。

    李中易敏感的察觉到,费媚娘暗中传递过来的求欢信号,心头不由猛的一热,他二话不说,搂紧了费媚娘,直接就在地榻上,粗暴的滚床单。

    接下来,李中易的日子,过得异常悠闲。白日里去州衙正堂办公,晚上回到内院,或陪折赛花整晚卫生聊天,或和费媚娘盘肠大战三五个回合,小日子别提多滋润。

    大约一个月后,朝廷的天使来了,柴荣果然把李中易召回了开封。只是,出人意料的,继任灵州刺史的却是李中易的心腹重将郭怀。

    刘鸿安则接任了李中易的前职,朔方观察处置使,统领盐、灵、夏、府、麟五州政务。

    李中易手里拿着诏书,心里却暗暗佩服不已,柴荣不愧是一代雄主。

    如今,西北之地,大致已经平定,再将军政大权集于某人的一身,从彼此制衡的角度来说,就颇有些不太合适了。

    来灵州的时候,李中易不过是带了两千多名河池乡军罢了,不仅军力弱小,而且前途一直未卜。

    两年之后的如今,灵州军不仅兵强马壮,而且赶跑马了盘踞于西北白年以上的党项拓拔家,替朝廷立下了赫赫战功。

    上路的这一天,按照柴荣的吩咐,党项奴隶们将三万多匹上等战马,驱赶出营房,浩浩荡荡的向东而去。

    按照柴荣的旨意,原河池乡军,现灵州军,就由郭怀统帅着坐镇西北,以压制住各路军阀们的扩张野心。

    三千收服的党项骑兵们,则在李中易的率领之下,开赴开封附近,充任朝廷新建骑军的教习营。

    鉴于左子光的脑子,实在是太过于灵活,李中易丝毫也没犹豫,索性带着他上路,回开封。

    等后宅的行装整理齐全之后,在李云潇的护送之下,李中易的一家子,登车离开了州衙。

    可是,李中易的马车刚刚离开州衙的后门,就被人山人海的老百姓们,给堵了个水泄不通。

    “李帅,大家都舍不得你啊”

    “李帅,您就留下吧,要不,党项蛮子再杀回来,咱们老百姓该怎么活啊”

    短短的数里长街,挤满了自发前来送行的老百姓,黑压压的满街满巷。

    声势实在太过浩大,以至于,李中易根本就不敢露面,他把李云潇叫到车窗前,小声叮嘱说:“你告诉父老乡亲们,就说我已经在昨日离开了灵州。”

    李云潇也知道其中的厉害,他不敢怠慢,快步走到人群的前边,大声说:“不瞒乡亲们,大帅昨日已经离了灵州,如今车驾之中,皆是李帅家中的女眷,不方便抛头露面,大家都请回吧。”

    尽管李云潇再三解释,最终,折赛花被迫公开露面,声情并茂的表演了一番之后,灵州本地的老百姓,这才失望的渐渐散去。

    回到马车中后,折赛花对李中易说的第一句话是:夫君做得对,奴家佩服得紧。

    李中易瞥了眼折赛花那依然平坦的小腹部,不由微微一笑,说:“知我者莫过于娘子也。”

    折赛花轻轻啐了一口,小声说:“老祖宗曾经说过,自古以来,功高震主者,大多没有好下场的。”

    李中易有些诧异的望着折赛花,眼前的小美妞,这才多大一点的年纪,竟然已经如此懂大局,将来还得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