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逍遥侯更多支持

    新婚的生活,真个是甜如蜜,眨个眼的工夫,就到了回门的这一日。

    新姑爷领着自家的闺女回门,在折家人眼里,其实比送闺女出嫁,还要看重。

    原因其实很简单,三书六聘的盲婚哑嫁之下,闺女出嫁是迟早的事儿,长辈们就算是舍不得,也不过是短痛罢了。

    可是,如果姑爷和自家闺女的关系不合,这可就是影响一生的大事呀

    天还没亮,折家人就已经在折从阮的指挥之下,张灯结彩,洒扫庭院,忙得团团乱转。

    李中易却是拥美高卧,睡到日上三竿,这才从折赛花那鲜嫩异常,香喷喷的娇躯之上,缓缓起身。

    画竹听见室内传出的呼唤声,赶紧招手唤来四个陪嫁的一等美婢们,叮嘱她们替李中易更衣。

    在灵州的时候,李中易的生活起居一直由费媚娘亲手操持,从沐浴更衣、青盐漱口,一直到吃早点,她都伺候得异常妥贴。

    如今,由于折赛花破瓜不久,身体依然不适,李中易也就体贴的给予了高度的理解,由着随她陪嫁而来的美婢们,绕在他的身边打转。

    整理过衣衫之后,梳洗完毕之后,李中易背着手,悠闲的踱出门外,在李云潇的护卫之下,绕着深深的庭院。缓缓散步。

    “瞧你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也想娶媳妇儿了”李中易无意中发觉了李云潇的异状。索性把话挑在明里。

    原本有些犹豫的李云潇,得了李中易的吩咐。赶紧小声说:“回爷的话,小的昨儿个,先后见到了郭怀和左子光,他们说的意思,恰好相反。不过,小的却也知道,他们俩不过是想借小的之口,传话给您听罢了。”

    李中易挑起眉锋,心想。这就有点意思了呢

    “说来听听,他们都讲了些啥”李中易停下脚步,盯在李云潇的脸上。

    “回爷的话,郭怀是说,咱们应该早点回灵州,以免朝廷对您生疑。”李云潇咽了口唾沫,接着又说,“左子光却说,应该在府州多住几日。就是要让朝廷知道知道,您纳了折家的嫡孙女做平妻。”

    李中易略微一想,不禁微微一笑,郭怀显然是在担心。大军在外,被俘虏到灵州的夏州党项各部,有趁虚作乱的可能性。又或者。郭怀的本意,其实是希望夏州的俘虏们。犯上作乱,给李中易一个常驻灵州的借口。

    嗯。郭怀想得的确是很周到,不过,却没有考虑到点子上。

    左子光跟在李中易身边的时日已经不短,这家伙的用兵思路,很喜欢出奇制胜,剑走偏锋,和郭怀那种老成持重的用兵方式,迥然不同。

    “你且转告郭怀,时机不对,不许乱来。”李中易又吩咐李云潇,“再告诉左子光,他最近闲得发毛,罚抄五百张大字。”

    李云潇一头雾水的望着李中易,楞是没弄明白,公子爷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李中易心情很不错,索性把话说穿,提点一下办事日益得力的李云潇,“左将明的确很聪明,看准了朝廷的心思,吾离开灵州,已成定局。也就是说,灵州如果突然乱了,陛下肯定会对我起疑心,这是其一。其二嘛,我这此平定西北十余州,拓地数千里,扬我汉军之威于异域。我若不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错误,嘿嘿,陛下拿什么来赏我呢自古以来,但凡功高震主的重臣,只要不想篡逆,或是激流勇退,都绝无好下场。”

    李云潇凝神细想了一阵子,猛一拍脑门子,懊恼的惊叫道:“小人明白了。”

    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李云潇这小子的忠心毫无问题,欠缺的只是上台面的大格局罢了,只要慢慢的指点教导于他,迟早会成为不可或缺的得力臂助。

    李中易回洞房的路上,沿途遇见的美婢们,纷纷拜倒,她们娇声叫道:“奴婢拜见阿郎”此起彼伏,一直传入洞房之中。

    折赛花含羞带怯的把李中易迎进了洞房之中,一边主动替他脱去貂皮大氅,一边小声说:“爷,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李中易微笑着点头,移步过去,和折赛花隔着桌案,相对而坐。

    经过昨日的磨合,聪明的画竹大致掌握了李中易吃饭的偏好,所以,桌案之上,菜肴大为减少,却都是李中易和折赛花爱吃的口味。

    折赛花由于久处西北,比较喜爱肉食,尤其是烤羊腿。李中易则不仅喜欢吃辣口,而且,除了行军打仗之外,一直都偏爱吃炒菜。

    没想到,画竹这个丫头竟然有如此的眼力,短短的一日之内,竟将李中易的口味习惯,记到了心上。

    别看折赛花的身材纤细,食量却异常惊人,李中易刚喝了一碗羊肉白菘粥,她已经将小半条羊腿,啃得精光大吉,她那樱红的嘴唇之上,全是闪着亮光的油腻。

    画竹掏出手帕子,轻柔的替折赛花擦拭嘴唇,李中易看着有趣,不由露出微微一笑,习武之人,体力消耗很大,食量肯定小不了。

    吃罢早饭,李中易陪着折赛花说了会子话,外面有美婢通禀:“禀阿郎,折家大爷来了。”

    嗯,折御勋来了时近正午,折家人恐怕是等急了吧

    李中易扬起脸,叮嘱画竹:“你吩咐下去,以后只要我在家里,就以爷或老爷相称。”

    “喏。”画竹低眉顺眼的脆声答应了下来,尽管她觉得很有些奇怪,却不敢去李中易。

    随着李中易的一声吩咐,整个宅子里面的下人们,立时动了起来,套车的,牵马的,摆仪仗的各种动静,彻底打破了府内的宁静。

    “让兄长久等了,小弟实在惭愧。”李中易和折御勋刚一见面,就先陪了不是。

    折御勋略微打量了一下李中易的气色,不由笑道:“妹婿太过客套了,唉,家母偏偏是个急性子,想见闺女想疯了。愚兄给逼得没了法子,这才厚着脸皮,前来催驾。”

    李中易做梦都没有料到,折御勋竟然把话说得这么白,嘿嘿,不愧是直爽的西北汉子呐。

    折御勋的爽快,立即获得了李中易的好感,他笑着提议说:“大家都是一家人,小弟这就陪兄长去后院。”

    “这,这不太好吧”折御勋楞了一下,显得很有些迟疑。

    按照规矩,高官之家的后院,门禁异常森严。因为,后宅之中俱是女眷,为了避免瓜田李下的嫌疑,非是本家的至亲或是年幼男子,禁止踏入二门半步。

    李中易摆手笑道:“家中只有花娘一人,兄长乃是至亲,不必多虑。”

    折御勋想想也是,李中易来府州的时候,由于是长途行军,身边并没有携带妾室。于是,他这才谢过了李中易的信任,两人有说有笑的并肩步入后宅。小说逍遥侯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