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逍遥侯更多支持

    李中易细看之下,他发觉折赛花的眉心已散,精致的眼线四周,赫然出现了黑眼圈。

    嘿嘿,昨晚开垦得太过疯狂,如果不是折赛花常年习武,身健体美,恐怕难以承受潮水般的采摘。

    折赛花羞怯异常,低垂着螓首,强忍着腿间的裂痛,盈盈下拜,“奴家见过夫主。”

    李中易露出得意的微笑,拉住折赛花的小手,将她揽在怀中,温柔的小声问她:“还疼么”

    折赛花立时大窘,连粉嫩的耳根子,都红得发紫,紫得发亮。

    李中易笑嘻嘻的说:“你且莫怕,为夫的医术还算精湛。用过了膳,替你诊治一番,必定药到病除。”

    折赛花原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可是,经过李中易的深度开发之后,由于腿间的严重不适,她异常担心李中易再接再厉,继续将她整得死去活来,那真叫吃不消啊。

    夫妻之间成其好事,任何人都无法插嘴,强悍如折赛花者,也只得委委屈屈的向李中易低头。

    李中易见折赛花的态度很端正,心中不由有些小小的得意,夫妻之间的关系相处,其实是一门大大的学问。

    洞房之夜,李中易抛弃怜香惜玉的念头,先声夺人,将折赛花折腾的够呛。就是想给她一个难以抗拒的教训,让她清楚的知道。谁才是家中之主

    如今,折赛花既然伏低认小。李中易自然也不会做得太过火,他拉着她的小手,一边朝洞房走去,一边笑着吩咐说:“摆膳吧。”

    临进门的时候,折赛花脚步略微一缓,显得很有些迟疑。

    李中易心知肚明,她一定是在担心,等他吃饱喝足,养精蓄锐之后。会再次粗暴的折腾她。

    “花娘,后日回门,岳母肯定会替你准备很多好吃的。”李中易婉转的做了暗示之后,折赛花果然领会了他的意思,她那原本一直紧绷着的娇躯,渐渐的松缓开来。

    一旁伺候着的画竹,暗中撇了撇嘴,好一个狡猾的姑爷

    站在门边的李云潇却暗暗挑起大拇指,我的公子爷呀。高,实在是高

    刚才,折赛花犹豫着不敢进门的怯意,李云潇自是尽收眼底。新娘子出嫁。按照习俗肯定需要三天回门,若是李中易折腾得太狠了,让折赛花顶着醒目的黑眼圈去见生母马氏。

    女人嘛。都是心眼窄的动物,马氏如果借题发挥。不依不饶,李中易虽然没啥大事。却也很有些头疼。

    经过李中易的提醒之后,折赛花终于把一颗紧张的芳心,放回到肚内,任由李中易牵着她的小手,并肩坐到了炕上。

    以李中易的身份,李家自是属于权贵公侯之家,吃穿用度,早已极为考究和精致。

    在李云潇和画竹的联手配合之下,女婢们如同流水一般,端着碟子上菜。

    很快,四方的桌案之上,已经摆满了各类吃食,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

    净过手之后,李中易主动替折赛花盛了一小碗老母鸡枸杞汤,折赛花看见碗里的一条鸡腿,俏面不禁飞红,死坏蛋,这是惟恐身边人不知道,她被折腾得累惨了

    权贵之家吃饭,讲究的是食无语

    李中易以前没这种习惯,后来,随着身份和地位的不断提升,他渐渐适应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嘴的奢侈生活。

    由于李中易身边并无贴身伺候的大丫环跟着,所以,画竹这个陪嫁的大丫头,只能一身兼两职,既要照顾折赛花吃饱吃好,又不能忘了把李中易伺候得妥贴,倒也难为她了。

    李中易也不想故意难为画竹,凡是他喜欢吃的菜,就盯着多看几眼,画竹发现之后,就用公筷替他夹到碗里。

    大约半个时辰左右,吃过饭后,李中易含笑起身,拉住折赛花的小手,将她领到床前,从暗格里拿出一只百宝箱。

    折赛花一时不明其意,李中易也没有解释,他顺手打开百宝箱,笑道:“花娘,我的这些私房钱,就全归你管。”

    画竹圆瞪着眼珠子,暗中探头打量了一下箱内的物件,刹那间,她的视线再也无法收回,呆若木鸡。

    这时,折赛花也已经看清楚了,百宝箱内,龙眼大小的夜明珠,熠熠生辉,竟有十二颗之多,而且是一模一样。

    府州折家,也算是一方霸主,老底子异常雄厚。可是,折赛花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夜明珠,并且还是组队出现,她难免也有些眼花缭乱之感。

    见李中易如此的大方,画竹原本的怨愤之情,不禁稍有缓解,她再次看向李中易的目光,比此前柔和了许多。

    “既然夫君发了话,奴家遵命就是,暂时替您管着这些物件。”折赛花蹲身裣衽,谢过了李中易的信任,然后她话锋一转,小声说,“等夫君需要的时候,奴家再拿出来,补贴用度。”

    折赛花的懂事,令李中易暗暗点头,不愧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佘太君呐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李中易费尽心机,组建了一整套军事班底,即使他想现在退出,郭怀这些人,有可能答应么

    既然无法退却,李中易只能迎难而上,用钱的地方,肯定不老少。

    本质上来说,折赛花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名门贵女,除了李中易之外,折家在西北地区无论和谁联姻,她都是妥妥的正室当家少夫人。

    如果不是折家处于异常危险的倾覆局面,折从阮还真不舍得,让她给李中易做平妻。

    见过大世面的平妻,实际上的小老婆,如此的通情达理,李中易自然感到很满意。

    假以时日,折赛花在他的熏陶之下,会成熟到什么程度呢

    嘿嘿,李中易的心里,此时此刻,充满了极大的期待感

    夜深人静时分,在李中易的半哄半骗半威胁之下,折赛花被剥的精光,强忍着莫大的羞意,任由他在腿心的创处,抹上了特制的伤药。

    “夫君,你若是不如叫画竹进来伺候吧”折赛花始终有些胆怯,惟恐李中易养足了精神,继续折腾她,就想让画竹进来,承担通房大丫头或是滕妾的义务。

    李中易将脑袋枕在折赛花那高高隆起的酥胸之上,漫不经心的说:“就这样挺好的,我很喜欢。”

    折赛花半晌没吱声,李中易却察觉到,她一直挺胸收腹,力图让他枕得更加舒适一些。

    嗯,真是一个冰雪聪明的美妞,没枉费了他的一番苦心小说逍遥侯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