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逍遥侯更多支持

    “你夫君奴家奴家想喝水”折赛花望着越靠越近的李中易,芳心慌乱如麻,结结巴巴的开始说胡话。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别急,等会我喂你喝。”

    折赛花步步后退,两腿已经贴紧床沿,她语无伦次的说:“我还没洗澡”

    李中易轻声笑道:“娘子,想洗澡这还不容易么为夫代劳了。”说罢,没等折赛花反应过来,他已经俯身将香喷喷的美娇娘,拦腰抱进了怀中。

    “哈哈”李中易抱着折赛花大踏步的进了洞房内侧的净室,她满脸都是厚粉的鬼样子,他看着很不爽,更别提有啥性致了。

    净室里边,雾汽腾腾,温暖如春,硕大的足以容纳十个人的木制浴桶,就摆在室内的正中间。

    李中易快步走到浴桶的旁边,把手一松,就将折赛花扔进了浴桶之中。

    没等折赛花明白过味来,李中易就已跟着跳进了浴桶,再次将她搂进怀中,捉住小嘴,亲了个正着。

    折赛花哪里是花丛老手的对手呢

    李中易趁着折赛花被整懵了大好时机,上下其手,三下五除二,很快就将她剥得只剩下肚兜。

    可怜的折赛花,空练了一身好功夫,却丝毫也没有用武之地。在李中易得寸进尺的侵袭之下,她那玲珑剔透的绝妙娇躯。渐渐瘫成了一堆香泥。

    嬉闹之中,李中易借机。把折赛花俏脸之上的厚粉,抹洗得一干二净。

    望着清纯如水,娇羞不堪,眉眼间隐约带有异域风情的美娇娘,李中易哪里还忍得住呢

    李中易将闭紧一双美眸,粉颊滚烫的折赛花,抱离浴桶,略微擦拭了一番之后,又将变成了一只白羊的她。抱回了洞房,扔进大床之上。

    被李中易赶出洞房的画竹,一直异常紧张的守在窗外,却也只能干着急。

    当折赛花的雪雪呼痛声,断断续续的钻入耳内,画竹的一颗心不由揪得死紧,暗暗骂道:“姓李的,你又不是没妾室,就不能轻一点么”

    洞房里的动静。一会儿地动床摇,一会儿又是和风细雨,唯一不变的是,折赛花特有的。时高时低的娇吟声,不绝于耳。

    直到天光微白之时,守在窗外的画竹。始终都没有听见李中易的召唤声。

    宅中没有长辈需要拜见,又因为李中易的身份异常尊贵。哪怕他睡到日正当午,也无人敢于打扰。

    画竹心里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一向习惯了服从的她,在没有接到折赛花明确指示的前提之下,她也绝对不敢妄动。

    李中易不是一般人,李家军的实力又异常雄厚,并且,李某人还是折赛花赖于托付终生的夫主。

    种种因素迭加到一块儿,画竹就算和折赛花的关系再亲近,也承受不起破坏他们夫妻和睦的罪责。

    天色即将全黑之时,洞房之中,传出李中易的吩咐声,“来人,取热水来,伺候沐浴。”

    画竹得了吩咐,赶忙率先推门进去,三步并作两步的窜到大床边。

    眼前的一幕,简直让画竹惊得目瞪口呆:室内一片狼籍,扔在地上的雪白床单之上,一大片触目惊心的血痕,形如人工泼洒的血梅,跃然眼底。

    折赛花缩在大红的喜被之中,羞得不敢见人,蜷缩得仿佛圆球一般。

    李中易就站在床边,他已经穿好了衣衫,见画竹楞楞的呆样,他不由轻声笑道:“楞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伺候着娘子沐浴更衣”

    李云潇听见门轴的响声,抬眼却见李中易昂首挺胸的从洞房里边,缓步踱了出来。

    “爷,肚子饿了吧小的这就传膳”李云潇听了一晚上的美妙“音乐”,心里自然有数,李中易把新娘子折腾了这么久,体力肯定消耗巨大,必须马上补充吃食。

    李中易眨了眨眼,露出略显得意的笑容,说:“先喝茶吧,等娘子沐浴更衣之后,再一起吃吧。”

    李云潇赶忙转身,将换了一茬又一茬的清茶,双手捧到李中易的手边。

    李中易接过温热的茶盏,轻啜了一口,面上不露痕迹,心里却异常得意。

    别看折赛花常年习武,身健体美,却是个异常敏感的体质,稍经采摘,就一溃千里,不堪再战。

    出奇的是,折赛花虽然屡战屡败,却可屡败屡战,十分耐造。

    李中易坐到庭院之中树荫的胡床之上,翘起二郎腿,那句老话说的是啥来着

    对了,的确是郎情妾意,一刻值千金呢

    画竹走到门边,反手带紧了房门,这才小心翼翼的凑到折赛花的耳边,小声说:“夫人,您受苦了。阿郎也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怜惜新婚的娘子。”

    一直心不在焉的折赛花,听见画竹的呼唤声之后,缓缓回过神来,扭头看着一脸担心的画竹,轻声问道:“他他出去了”

    “是的,他出去了,这里就婢子我一个人。”

    画竹心疼的盯在折赛花那很有些苍白的俏颊之上,对于李中易的恨意,越发浓厚。

    伺候着折赛花起身沐浴的时候,画竹无意中发觉,自家娘子那一对圆润似玉、晶莹胜雪的大腿内侧,沾染着一大片已经凝结的血迹,令人惨不忍睹。

    “我我找他去”画竹实在忍不住了,就想冲出去,找李中易评理。

    幸好,折赛花常年习武,手疾的一把拉住了画竹的胳膊。还没折赛花开口说话,一阵难耐的钻心裂痛突然袭遍腰身,她的整个身子立时失去了平衡,一头栽进了画竹的怀中。

    画竹被唬得不轻,慌忙抱紧了折赛花,含泪问她:“娘子,你怎么了”

    折赛花猛然想起,她和李中易从昨夜到今天的持续癫狂,胡天胡地的瞎闹腾,俏面不由一阵发烫:真是丢人,都怪那个冤家,他怎么就懂得那么多的缠人花样呢

    “好了,我没事的。等你也开了脸,就知道了。”折赛花说话间,视线不经意的扫过从枕下露出来的一本描彩的画册,原本滚烫的秀颊,更是涨红得发紫。

    折赛花梳洗完毕,换上一身干爽的喜服,打散了三丫髻,改梳代表着妇人的盘凤髻,娇娇怯怯的出现在了李中易的眼前。

    这时,宅中的小灶房之中,各种美酒佳酿,小吃面点,早就准备妥当。小说逍遥侯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