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逍遥侯更多支持

    李中易至今尚未正式娶过正妻,老部下们也是头一次喝到主公的喜酒,场面自然是喧闹已极。

    “末将恭贺香帅纳得美娇娘”军中众将以郭怀为首,他率先双手捧杯,起身恭敬的道贺。

    李中易掂起酒杯,笑眯眯的说:“打了胜仗,又得了美人儿,确实值得庆贺。来,来,来,老郭,干了它。”仰脸就是一大杯美酒进了肚。

    郭怀开了头之后,左子光、姚洪等人依次起身敬酒,眨个眼的工夫,李中易已经陪着首席的七个老部下们,各干了一杯酒。

    府州的酒,不仅酒液泛黄,口感微涩,而且度数极低,以李中易的海量,这么点酒灌下肚内,压根就没当回事。

    李云潇却频频皱眉,俗话说得好,洞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若是大家把李中易给灌醉了,岂有让新娘子独守洞房之理

    在李云潇的眼色暗示之下,除了从河池跟出来的最心腹重将之外,其余的军中将领们索性一齐凑过来,七嘴八舌的道贺敬酒。

    如今已是兵强马壮的灵州军,都头一级的军官,就有一百多名。就算是大家一起敬酒,李中易也一口气喝了二十多杯混浊的所谓“白酒”。

    李云潇发觉,李中易的脸色微红,他赶忙将一条湿毛巾。递到了自家公子的手上。

    李中易察觉到毛巾是湿的,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李云潇。心想,这小子越来越机灵了。

    以李中易在军中身份之贵重。威望之崇高,在场的老部下们,自然不敢太过放肆。

    喜堂内外,满满当当的几十桌喜宴,大家都喝得很斯文,说话也没人敢大声。

    李中易也不想扫了部下们的兴致,酒过三巡之后,他就站起身,拱手道:“大家尽情的满饮。鄙人去也。”

    在李云潇的护卫之下,李中易缓步踱到了洞房之外。

    跟随折赛花一起陪嫁过来的画竹,一直就守在洞房门前,她一见了李中易,赶忙裣衽蹲身,高声叫道:“拜见主人”

    “呼啦啦”一大群美婢跟在画竹的身后,拜倒了一大片,“避重就轻3们,拜见主人。”场面颇有些王侯之家的大气势。

    李中易借着微熏的酒意。含笑温和的摆手说的:“以后不必如此多礼”

    这时,洞房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爽朗的声音,“哟。姑爷这是舍不得咱们家小娘子,急着入洞房来了”

    李云潇暗中撇了撇嘴,他心想。臭婆娘,连色冠诸国的皇妃。都常伴在咱们家公子爷的枕侧,岂能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泥腿子

    李中易心中有数。折家不是不懂规矩的小门小户,里边的这位夫人,恐怕是想暗中提醒李中易,折赛花的花蕊今日初开,不宜过于采摘罢了。

    按照规矩,一对新人应该明日一大早,就去拜见李家的长辈,并且由折赛花敬茶。

    获得长辈们的赏赐和认可之后,折赛花再跟着李中易去李家的祖祠祭拜李家先祖,由李达和亲自开家谱,将折赛花的芳名列明其上,曰:十世男李中易纳平妻,府州折氏。

    一般的官宦之家,纳平妻的时候,只会添加女方的姓氏,却不可能有来历。

    因为李中易的身份极为贵重,已是大周的开国县公,所以,折赛花这个平妻的来历,必须要在家谱上予以注明,以显示李家门第之盛。

    可是,李中易远在府州,此地又没有任何一个李家的长辈,所以,只能等回了开封李家之后,才能补行入门礼。

    这么一来,李中易完全可以彻夜不绵,拥美高卧。如果,李中易需索无度,唉,赛花小娘子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也不灵鸟。

    洞房门大开,李中易含笑缓步迈了进去,嘿嘿,赛花儿,今儿个,爷要好好的教你做人

    李云潇则领着随行的家仆们,退后十步,恭身站到一旁,以便随时随地听候公子爷的召唤。

    入洞房的最后一个环节,合卺礼,在四福娘子们的安排之下,有条不紊的进行。

    合卺礼,其实呢,只有李中易的正妻小周氏,将来过门之时,才有资格行此礼。

    只是,由于折家的执意恳求,又是在府州,山高老爹远,李中易也不太在意这些虚礼,也就点头同意了。

    李中易接过一位四福娘子手里的玉杆,缓步走到蒙着红盖头的折赛花身前,抬手轻轻一挑,就见折赛花原本色倾西北的俏面之上覆满了厚厚的脂粉,活象白面女鬼贞子。

    另一位四福娘子,将两盏佳酿分别递到李中易和折赛花的手上,然后由人以红绳相接。

    “饮了合卺酒,从此以后,夫妻一体,和和美美”四福娘子有些嘴碎,一边系红绳,一边念叨了许多的吉利话。

    面对李中易炯炯有神的目光,折赛花的心尖儿不由一阵猛颤,他,该不会乱来吧

    李中易察觉到了折赛花的惊慌,暗暗有些好笑,娘子,平日里是你骑马,入了洞房之后,就该我骑你了。

    折赛花仿佛木偶一般,没滋没味的和李中易一起喝了合卺酒。

    原本,娶正妻还应有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项礼仪结发礼。

    只是,折家没好意思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李中易也觉得不能太惯着折赛花了,于是装了糊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四福娘子们蹲身行礼,离开了洞房,李中易游目四顾,却见画竹低垂着脑袋,肃手立在床侧的烛光最弱处。

    “你且退下歇息去吧。”李中易心里有数,画竹是折家特意安排的滕妾,作用是在折赛花被采得死去活来之时,勇敢的上床当替补。

    可是,李中易身边的美娇娘们,已经很多:身份尊贵的费媚娘,感情很深的瓶儿,活泼有趣的金家三姊妹。

    没有太大特色的画竹,李中易自是看不上眼,与其留她在洞房里碍事,不如请其出门。

    “这个”画竹瞥了眼芳心已乱,四肢僵硬的折赛花,她不禁有些迟疑。

    “怎么我的吩咐,你没听见么”李中易冷冷的盯着画竹,威慑压迫的气势如潮。

    迫于李中易的威压,画竹担心给折赛花的将来添出大乱子,赶紧把头一低,蹲身行礼之后,乖乖的转身离开了洞房。

    此地虽是府州,实力对比的大格局,却是灵州强折家弱,如果画竹不听招呼,李中易不介意给她吃点苦头。

    贵族之家的卧室,原本没必要锁门,以方便随时随地的召唤妾婢进来伺候。

    可是,当折赛花发觉李中易竟然给门上了木栓,她的一颗芳心,不由一阵乱颤,关门做甚我的小说逍遥侯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