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山遍野的夏州军逃兵,让追击的郭怀很是头疼,俘虏抓不胜抓啊

    颇超勇那家伙的三千骑兵,早就跑得没了踪影,郭怀的手下,如今只有七千骑兵。然而四散奔逃的夏州骑兵,加上拓拔光俨的败军,却接近三万人。

    多出三倍的夏州军,他们逃得很辛苦,郭怀抓得也很辛苦。

    好在,夏州军的军心早已大乱,在逃跑的过程中,把后背留给了郭怀的手下们,倒也不惧伤亡的问题。

    折赛花发觉杨将军,非但没去追击敌军,反而留在原地,收集夏州败军扔下的各种物资。

    “哼,真没出息。”折赛花实在看不顺眼,禁不住娇哼着发牢骚。

    一直盯着她的画竹,最了解折赛花的心思,她撇着小嘴说:“如果不是老祖宗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高抬贵手,放了他们一马,别说地上的兵器和辎重,就算是有些人大营里的宝贝,也都是咱们家的了。”

    画竹的嗓门原本就大,她又是特意扯起喉咙故意找茬,不仅李中易身边的牙兵们听得很清楚,就连列阵的灵州步军,也有不少人灌了满耳。

    李中易暗暗摇头不已,有其主必有其仆,这一对小娘子,嘴巴可都是不饶人呐。

    实际上,在灵州军中,快速打扫战场,早已经成了一门必修课。只是,昨日在夏州军的大营之中,李家军很是发了一笔大财,如今,按照李中易的话说。就是要给盟友们留下一点“洋落”。

    李云潇不懂“洋落”是个啥意思,不过。他心里却明白,昨日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

    李中易有句口头禅,经常挂在嘴边,那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吃独食的家伙,容易遭雷劈

    “公子爷,抓到的俘虏,还是都带回灵州去”李云潇待在李中易身旁的时间越久,渐渐变成了一个善于学习的好奇汉子。

    “嘿嘿,这么好的被压迫对象。怎么可以浪费掉呢”李中易见四下无人,就开导李云潇,“咱们灵州党项,已经分为了三个阶层,其一是新选拔出来的军人,其下是普通士兵,再次是原来的奴隶主。如今,再把抓到的夏州党项各部,变成垫底的奴隶。军人的荣誉和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

    李中易发觉李云潇一脸没听明白的迷惑样子,索性耐心的解释说:“不管是什么社会,肯定是需要划分阶层的。尤其是跟着咱们的灵州党项各部。除了必要的收入之外,还应相应的提高他们的地位。”

    “有了可欺负的对象夏州党项人,呵呵。咱们属下的灵州党项人,自然会觉得高人一等。自豪感陡然而生啊。”李中易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却是毛太祖在建国之初。人为划分的地反富坏右,作为整个社会的贱民阶层,任由一般群众打骂泄愤。

    这种搞法虽然有损太祖之盛名,但是,对于“翻身”阶层,却具有极大的精神鼓动力。瞧,老子们虽然穷得叮当响,还有更挫的地反富坏右,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

    “好,说得好”这时,折从阮的叫好声,和鼓掌声,传入李中易主仆的耳内。

    李中易抬眼一看,却见折从阮已经含笑走到了近处,此老的精神显得非常之好。

    “无咎啊,此战过后,你有何打算”折从阮走到李中易的身前,笑眯眯的望着他。

    李中易望着这位名震西北,大祸解决的老军阀,不由翘起嘴角微微一笑,说:“朝廷恐怕不会让我久镇西北,也许身负诏书的天使,已经在来灵州的路上了。”

    折从阮哈哈一笑,说:“果然不出老夫所料,无咎乃是心思通透之人。倘若真如无咎所言,那么,花儿她”此老故意只说了半头话。

    李中易本就是极通人性之人,他一听折从阮提的引子,心里也就明白了,此老是想趁着大胜之机,让他干脆就在府州娶了折赛花。

    “家父家母俱在开封,此地之事,全凭老太公做主。”李中易的态度摆得很端正,让折从阮心里一阵大爽,这小子呀,真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

    折从阮的心思,其实很容易就猜得到,折赛花嫁给李中易作平妻,已经非常之委屈,他是想风风光光的把折赛花嫁进李家。

    “无咎啊,老夫有一言,如梗在喉,不吐不快。”折从阮死死的盯着李中易。

    “老太公有话尽管吩咐晚辈”李中易心想,既然老折同志的态度如此坚决,肯定是有难言之隐,不说出来恐怕要憋出内伤吧

    折从阮迟疑了一下,压低声音说:“老夫已经老了,去日无多,有些礼数方面,如果稍有逾越,还望无咎看在老夫的薄面之上,多多担待。”

    李云潇撇着嘴,平静的望着折从阮,他虽然没有插话的资格,心里却很明白,折家恐怕是想按照嫁正室少夫人的规格,把折赛花嫁给公子爷啊

    礼之一字,对于中原的正经士大夫之家,那是重于泰山滴,不可能稍有越界,否则,就是没规矩。

    李中易对于礼法,倒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只要有实力,没往死里得罪了柴荣,他身为权贵阶层中的重要一员,即使杀了人也可以拿军功去顶。

    阶层之间,除了身份等级之外,更重要的是,是否享有高人一等的特权。

    李中易没有任何犹豫,当即笑着点头说:“一切听凭老太公做主,家父那里,晚辈自会帮着遮掩。”

    如果,李中易说李达和不讲究礼法,折从阮反倒会心存疑虑。可是,李中易用的是遮掩二字,显然是告诉折从阮:李家的老爷子有些老古板,十分注重礼法,有些事情在外地先斩后不奏,也就可以了,千万不能回到开封之后露了底。

    “无咎,你的一片心意,老夫都领了。你就放心吧,老夫会私下里吩咐下去的,谁若敢乱传话,一律乱棍打死。”折从阮郑重其事的挂了保证,让李中易觉得很满意。

    也许是心有灵犀,也许是偶然,李中易无意中扭头的时候,却见折赛花就站在不远处,她那一双迷人的美眸之中,散溢出一股子异域佳丽的勾魄风情

    咳,也不知,这迷人的小美妞,经得起几种花样的采摘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