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信抿紧嘴唇,默默的注视着,党项人倾巢出动,一个个高声呐喊着,杀向折家将和李家军的阵营。

    就在黄昏时分,折御卿单人独骑,进入杨家军的大营之后,杨信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晋阳大汉国的准太子爷刘继恩,已经落到了李中易的手上。

    折御卿见到杨信,在短暂的虚假客套之后,他就开门见山的说:“杨叔父,拓拔家的夏州老巢,已被大周西北面行营都虞候李公攻破,您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吧”

    杨信脑子里嗡的一声,很多这几天一直想不太明白的蹊跷事,他在刹那之间,恍然大悟。

    拓拔彝殷在昨晚,悄悄的带出几万兵马,原来竟是如此啊

    一理通,则百理通

    杨信几乎在一瞬间,搞清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不过,汉国太子刘继问落到了李中易的手上,这的确是个糟糕透顶的坏消息

    晋阳的汉国国主刘钧,虽然后宫的妃嫔众多,可是,他的膝下只有刘继恩这么一个养子,将来可以继承皇位。

    刘继恩带兵打仗是个门外汉,可是,嘴巴却非常甜,一直哄得刘钧团团乱转,深受宠信。

    当初,为了麟州的生存,杨信和折从阮私下里有个约定:杨信的儿子杨重贵,去投晋阳汉国,折德扆则倒向雄霸中原的大周。

    双方虽然没有正式立下婚约,可是,为了两个家族的兴旺发达。彼此之间都颇有默契。

    这么一来,两家既然成了姻亲。那么,不管哪方在西北地区占据了优势。对方都可以有个照应,不至于出现倾家之祸。

    站在军阀的角度上来说,不管是折家也好,杨家也罢,他们暗中达成的协议,都非常具有合理性。

    只不过,杨信在没有通知折家的情况下,居然亲自出马,带兵协助刘继恩。前来围攻府州。

    杨信自己心中有愧,既然出了这种丑事,他哪里还有脸面,去向折家提亲呢

    婚事不提也罢,不过,刘继恩的出事,以及折御卿的主动登门,让杨信意识到,已经被包围的杨家军。也许尚有一线生机。

    果然不出杨信所料,折御卿按照折从阮的交待,直截了当的提出了十分具有诱惑力的条件。

    “杨叔父,我家老祖宗说了。只要您愿意和我家一些携手,里应外合的攻灭拓拔老贼手上仅剩下的几万骑兵,不仅刘继恩会原封不动的还给您。而且,麟州依然是杨家的麟州。”

    折御卿的话并不多。可是,开出的条件。却令杨信实在是难以拒绝

    如果不答应折家的条件,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杨家军,全军覆没就在眼前。

    作为差一点和折德扆结成儿女亲家的杨信来说,他对折家军的强悍战斗力,知之甚详。

    另外,李中易的手下,全是极精锐的党项骑兵。不管杨家是选择主动突围,或是战败被迫突围,都不可能逃得过骑兵的追杀

    杨信也是打了半辈子仗的宿将,他岂能不知道,把后背留给追杀的骑兵,意味着什么

    一旦李中易宰了刘继恩,杨信又是兵败如山倒,远在晋阳的亲儿子杨重贵,海活得成么

    所以,在折御卿提出条件后,没过多久,杨信就断然选择了与折家合作。

    当拓拔彝殷带着两万多精锐骑兵,恶狠狠的扑向折、李联军,并且再也无法回头之后,杨信瞅准了时机,毅然大声向早有准备的杨家子弟们下令说:“儿郎们,该轮到咱们登场了,目标拓拔老贼的后方,放箭”

    “放”随着杨信一声令下,箭术原本就不错的杨家将士们,立时搭弓放箭。

    “嗖,嗖,嗖”数千支箭齐发,原本被火光映射的通明的夜空之中,陡然升腾起一大片夹杂着风雷的黑云。

    “啊”冲锋在后排的夏州党项骑兵们,还没有明白是咋回事,就被从身后射来的冷箭,给扎下马来。

    骑兵列阵密集冲锋,一旦将马速提起来,哪有那么容易停下

    促不及防的夏州党项骑兵们,纷纷落马,仅仅眨个眼的工夫,就有数百人不是不是被射中要害而亡,就是被本族同胞的胯下战马给踩成了肉泥。

    尽管杨信在阵后大肆作乱,率军奔驰在骑兵前列的拓拔彝殷,却懵然不知,依然一个劲的催动胯下的战马,加速杀向折家军的方阵。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作战计划,由于折家军多为步卒,所以,列阵正面硬抗拓拔彝殷的重任,就交到了折家父子的身上。

    李中易手下的三千灵州蕃骑兵,被部署在折家步军大阵的右侧,其主要任务除了保护好略显薄弱的右翼之外,就是等敌军的阵后大乱,丧失了决死的斗志之后,上马追杀

    “呜嘟嘟”当拓拔彝殷听见,身后突然传来的凄厉的牛角号声之时,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大大的寒战,浑身一团僵冷,没有丝毫热乎气

    不好,杨信那家伙居然在这个节骨眼,提前在背后捅了狠狠的一刀,拓拔彝殷后悔莫及

    “呀”高速奔驰中的拓拔彝殷,整个身子猛的一晃,险些一头栽下战马。

    如果不是身旁贴身亲兵的手疾,拓拔彝殷很难避免,被踩成肉酱的悲惨下场

    等拓拔彝殷略微回过一点神之后,不禁气得用党项话,破口大骂:“匹夫杨信,只要本王有一口气在,必将你剥皮抽筋,点天灯”

    “杀”杨信指挥部下们,连续射出五箭之后,立即拔刀在手,大声呐喊着,呼叫着,凶狠的杀向夏州军的背后。

    这时,一直端坐在马上的李中易,察觉到杨信在拓拔彝殷的身后,已经动手之后,不由长吁了一口气。

    在折赛花异常疑惑的眼神注视之下,李中易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微微一笑,说:“娘子,只要顶住了拓拔彝殷的第一波冲击,嘿嘿,老贼也就输定了”

    折赛花的一双妙目,死死的盯在李中易手中的单筒望远镜之上,异常好奇的问他:“这玩意,可以看得很远”

    李中易轻声笑道:“你真的想知道”

    折赛花用力的点点头,极其认真的说:“当然想知道了,你快点说吧。”

    “的确想知道那就让哥高兴高兴吧”李中易的脸上,露出无耻的笑容。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