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之中,李中易看见拓拔彝殷已经发动了攻势,他不由扭头笑望着折从阮,说:“一切都拜托了”

    折从阮冷笑一声,说:“无咎,你就放心好了,拓拔彝殷,他完了”

    在疾驰之中,两万五千匹战马,十万只马蹄,几乎同时敲击在地面上,发出隆隆的轰鸣声,仿佛天边的闷雷滚滚而来,令人惊心动魄

    说实话,这还是李中易头一次和这么大一股骑兵,进行正面对决,要说不紧张,那的确是说瞎话。

    不过,李中易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完全不懂军事的菜瓜,也算是久经战阵的一名宿将。

    短暂的心跳加速之后,李中易大声下令,说:“全体下马,持弓,搭箭”

    伴随着李中易的一声令下,全体灵州蕃骑们不约而同的翻身下马,从弓囊中取出长长的硬弓,然后拈起一支箭,轻巧的搭在弓弦之上,随时随地等候射击的命令。

    折从阮的府州军,虽然人数损失很大,可是,主力尚在。此次决战,他带出来的全是军中的精锐,随便拎出一个,都至少上过十次战场以上。

    “儿郎们,此战过后,我府州军还能否存在,就全靠大家一起撕拼了。”折从阮骑在一匹赤马之上,缓缓驰过折家军的阵前,厉声喝道,“家里的娘子和孩儿,还在等着我们一起回去,可是,要想活下去,咱们就没办法后退半步。”

    “哈哈,老爷子。您就下令吧,袍泽们。都不是孬种。”一个立在军阵最前列的小军官,扯起大嗓门吆喝出声。声音异常之宏亮。

    “好,绊马索桩都钉好了没有”折从阮大笑着问阵前的折家儿郎们。

    “保准没有问题”

    “嘿嘿,够拓拔老贼喝几壶滴”

    “摔不死拓拔老贼,老子跟他姓”

    “”应和声此起彼伏,中间,还夹杂着视死如归的欢笑声。

    李中易听到这边的动静,不由暗暗点头,折家军能够雄霸西北数十载,并且又成为北宋和西夏对抗的主力军之一。确实并非浪得虚名。

    “儿郎们,准备好弓箭伺候拓拔老贼升天”折从阮的军令,在身旁随从们的齐声呐喊之中,传达到了整个折家军中。

    与折家军的异常喧闹有所不同,李中易这边,除了传令的嘹亮铜号声,以及清晰可辨的小鼓声,以及战马们喷响鼻的噗噗声之外,整个军阵竟然鸦雀无声。

    就在这时。折赛花领着她手下的近百名娘子军,纵马狂奔,掠过折家军大阵前,一直驰到李中易的身前。

    李中易皱紧眉头。很有些狐疑的盯在折赛花的身上,这个像是女汉子一样,既美貌又狡诈的妞妞。到底想干嘛

    折赛花轻带马缰,催马来到李中易的身前。扳鞍下马,娇声道:“祖父命我贴身保护使君。”

    李中易一时无语。伺立在他身旁的颇超勇,更是没好气的瞪着折赛花,真是笑话,我家李大帅竟然还需要你这个黄毛臭丫头的保护,难道俺们全都是死人不成

    折赛花往前快走了几步,凑近李中易,小声说:“不瞒您说,奴家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嘻嘻,奴家可不想还没出嫁,就当了寡妇。”

    “咳,咳,咳”李中易一时不防,憋岔了气,咳嗽连连。

    近在咫尺的李云潇,则恶狠狠的死盯着笑颜如花的折赛花,他心里那叫一个别扭,死丫头,怎么说话的呢你到底会不会说人话啊

    火光通明之下,折赛花不需要费劲,就把李云潇难看至极的神色,尽收眼底。

    “爷,您莫怪,奴家真心诚意的担心您的安危来着。”折赛花忽然把身段放得很软,娇言侬语,搅得李中易心里,既有些烦躁,又有几许甜意。

    咳,男人嘛,谁不喜欢听自家女人那暖人心的体己话呢

    李云潇看得很清楚,李中易原本到了爆发的边缘,却在折赛花的软语之下,脸色却渐渐变缓。

    李中易耳内的马蹄声,一阵响似一阵,仿佛海啸一般,一浪高过一浪。

    两军相距不过千余米之地,拓拔彝殷的大队精锐,眨个眼的工夫,就要冲到眼前,李中易也没工夫和折赛花磨牙,他板着脸说:“就待在我的身旁,不许乱动,明白么”

    折赛花吐了吐小香舌,抱起一双粉拳,一边拱手作揖,一边说着的俏皮话,“得令,末将一定不敢乱动。”

    李中易冷眼观察,有些惊讶的发觉,跟折赛花一起来的这一大批娘子军们,动作倒是很是不慢,很快就在他们俩人的身后,列开了阵势。

    嗯,李中易看得出来,折赛花平日里训练这些娘子军们,确实颇费了一番苦心。

    军中的丘八们,不信书本,只信拳头和实力

    鉴于,折赛花领来的这些娘子军,表现出来的过人素质,颇超勇只是冷冷的哼哼了两声,倒没出言讥讽。

    李云潇一向是个闷性子,如果不是在李中易的跟前,他很可能一整天,都不说半个字。

    这些娘子军们虽然动作整齐,行动迅速,可是,从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沁人心脾的脂粉响,却给李云潇同学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李云潇本是血气方刚的壮汉,身旁忽然让一大堆莺莺燕燕给围在当中,他忽然觉得浑身上下,都异常的不自在。

    颇超勇顾忌到千夫长的身份,没好意思多看这些娘子军,可是,列阵在他身后的党项蕃骑们,虽然碍于严苛的军纪,谁都没敢乱动,可是,眼球却不由自主的睃向娘子军这边。

    唉,这么多,长得俊俏,身段细软的美娇娘,即使吞不下肚内,看看也挺美

    李中易即使不回头,也很清楚,他手下的这些蕃骑兵,都是个啥德性。

    好悬,有些走神的传令官,差点漏看了李中易打出的手势,他立时吓出一身冷汗,赶忙在大声复述之后,吹响了震慑人心的军号。

    “准备战斗”军号声传达出来的警讯,使灵州蕃骑兵们脑子里猛的一凛,大家收拾起注意力,两眼死盯在各自军官的身上,等候决战的军令。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