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家被拓拔家和晋阳军,围攻了不下半个月,本身的实力严重受损。

    经过仔细的盘点,原本拥有八千精兵的折家军,仅剩下四千余人,损失近半。而且,被折德扆征调守城的城内壮丁,战死的更多,足足超过了一万五千人。

    这么一来,府州折家的实力严重受损,可谓是元气大伤。

    就算是这样,折从阮依然毫不犹豫的调出了三千精兵,配合着李中易手下的三千灵州蕃骑兵,将杨信所在的小山包,围得水泄不通。

    当颇超勇传回军情的时候,折家的二公子折御卿,正好步入杨信的大营。

    “哦,拓拔彝殷的援军只是阻拦在半道,并没有对你们发起攻击”李中易皱眉头,摸着下巴,详细的询问颇超勇派来的传令官。

    那传令官抱拳拱手解释说:“颇超千夫长察觉到敌军前来救援,由于所属的兵马过少,不能硬拼,所以当即下令后撤,在不远处监视着夏州军的动静。可是,夏州军接应上了败军之后,并没有因为我军人少,而主动进攻,只是列好阵势,就一直待在原地没动。”

    “嗯,敌军大约有多少人”李中易又问传令官。

    传令官朗声答道:“据初步清点,敌军应该是由各部的部落军组成,大约有一万人左右。”

    李中易详细的问清楚拓拔家的动向之后,命这个传令官回去通知颇超勇,只须留下少量的警戒哨探。他本人率军返回府州城外集结待命。

    “娘子,你觉得下面的仗。该怎么打”

    刚才军报传来的时候,折赛花磨蹭着故意没走。李中易也想听听折赛花的意见,倒也没有赶她走。

    既然是自己的小老婆,又是历史有名的女帅,李中易如果不加以利用,那才真叫作暴殄天物

    自从在灵州建立李家军之后,李中易麾下部队的管理体制以及精神面貌,就和这个时代的所有军队,有着本质性不同。

    李家军除了白天繁重的军事技能训练之外,每天晚上都要以都为单位。由军官们负责教导官兵们学文化,把民族大义牢记于心,恪守军规军纪。

    对于灵州党项的常备蕃骑部队,李中易捡起初唐时,汉蕃一体的史实,让镇抚们教导这些异族人,大家本是一家人,不分彼此,必须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按照李中易的硬性规定,从今往后,李家军中提拔蕃骑将领,除了要考核军事技能之外。说汉话写汉文用汉俗,也是极其重要的必要条件,谓之一票否决的政审

    正因为。李中易抄袭了毛太祖的建军思想,所以。他丝毫也不介意,听取折赛花的意见。

    李家军的军政和军令管理体系之中。出身于李中易身边牙将的政治将领,其实权大于军事将领。而且,从都这一级开始,从下到上,基层的兵权已经被彻底分割。

    在将领们互相牵制,互相制约的军事体制之下,折赛花即使想插手李家军中的事务,也是无处下手,毫无着力点。

    折赛花并不清楚李家军的特色,对于李中易的没有见外,她不由芳心一甜,柔声说:“以奴家之见,拓拔老贼很可能是想先吃掉使君留在他身后的人马,再回过头来和咱们决战。”

    李中易微微摇了摇头,说:“就算拓拔彝殷吃掉了郭怀的七千人,单靠牧民骑兵,有可能攻破府州城么牛羊和粮食都被咱们缴获一空,三万骑兵吃啥”

    折赛花蹙紧秀眉,解释说:“可问题是,拓拔老贼不吃掉一直缀在他身后的贵军主力,绝难顺利的撤回银州老巢。”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就在刚才,我已经下令郭怀他们不必跟得太紧,主动向南方移动,只派哨探监视着拓拔彝殷大军的动静即可。”

    折赛花转动一双妙目,猛然想到了什么,眼前立时一亮,瞪圆了美眸,惊喜的说:“使君的意思是说,趁拓拔老贼没有粮食,故意不决战,等杨信那边有了消息,带去一些粮食,麻痹住拓拔老贼,然后再来个里应外合嗯哼,拓拔家完了”

    李中易早就知道折赛花很聪明,但依然还是没有料到,这个小美妞竟然聪慧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不仅一点就透,更可以举一反三。

    小女人啊,你太聪明了,我李某人的后院,恐怕从此要多事了啊

    李中易身边的女人,包括暂时不能露面的费媚娘在内,竟无一人比折赛花更精通军略大局。

    知妻莫若夫

    瓶儿出身小门小户,虽然一直被李中易一直提携着在后宅之中管家,毕竟没有接触过政略一类的大事,她在见识方面比一直当女汉子一般放养的折赛花,肯定要短许多

    芍药那个傻姑,就更别提了,一心只知道争宠,眼皮子浅得令人蛋疼

    金家三姊妹的老大花娇,倒是比较了解官场之道和宅内的争宠之术,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蕊娇的性子比较柔顺,任李中易怎么胡来,都是逆来顺受,不敢多言。

    金家的老三,彩娇一直不太肯动脑筋,处世的经验太嫩,李中易最喜欢她的其实是,纯真可爱,不作伪。

    费媚娘当过贵妃,见识方面毫无问题,可是,她比较感性,喜欢伤春悲秋,写诗赋词,属于女文青一类的红颜祸水,根本就不可能适应李家后院的宅斗。

    李中易在心底里,扒拉过来,又扒拉过去,在他的后宅之中,竟无一人堪为折赛花的敌手

    嗯,这种母老虎,还是别带回家去为好,李中易原本还有些犹豫。如今鉴于折赛花惊人的表现,他断然下了决心,即使领着她回了开封,也要另辟家宅,让她在外面做平妻,形成两头大的格局,免得李家大宅之中,鸡犬不宁,宅斗如潮。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已经折返回来的李云潇,悄悄的站在李中易的身侧,当他发觉李中易的嘴角微微向右翘起的时候,已经大致明白李中易的心思。

    李云潇虽然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吭,他的心里却有数:折赛花当着李中易的面,故意显摆她的真本事,目的恐怕是不想进李家大宅,受未来主母的窝囊气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