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赛花的优异表现,令李中易和李云潇这主仆二人,对她必须刮目相看。

    “唉,小娘子,你看看,我手下的兵马多达万余,人是铁饭是钢,这一餐不吃,难免要饿得慌呐”李中易有心刁难一下折赛花,看看她究竟有多聪明

    “李使君,奴家怎敢让您的部下饿肚子呢”折赛花的妙目一转,笑嘻嘻的说,“奴家一点都不贪心,只需要粮食的三成,就已经知足了”

    李中易看懂了,折赛花比他想象的还要聪明得多,三七开,这个比例无论怎么说,都交代得过去。

    的确是一个明大局,懂时势,而且精通相处之道的美妞妞

    望着娇俏绝美的折赛花,李中易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么一位不露痕迹的替娘家捞便宜,却又不令人讨厌的聪慧美妞,必须早一点抱进怀中,肆意的怜惜,才不枉费了青春年少啊

    “好吧,就依小娘子所言。”李中易招手把李云潇叫到身旁,仔细的嘱咐了一番,李云潇当即答应了下来,领着一直守在折赛花身旁的画竹,去看粮食。

    “奴家家中此次遭了大难,多亏使君拔刀相助,救我家于水火之中。奴家替家里的长辈谢过仁慈的使君。”折赛花大大方方的裣衽蹲身行礼,倒让李中易有些不太适应。

    李中易赶紧伸手虚扶,说:“小娘子太过多礼了,在下打算回去之后,就备上厚礼。请人来府州那个啥”

    尽管李中易说得有些含糊不清,可是。精明伶俐的折赛花依然听懂了他的潜台词。

    姓李的,坏死了

    折赛花心里哪能不明白。李中易送的自然是聘礼,请的肯定是德高望重的大媒啊

    就算折赛花一向是女汉子的习气,涉及到她本人的终身大事,依然不由得脸色泛红,略显羞涩。

    李中易见了折赛花的美颊上,浮上朵朵红云,他心里不由大乐:赛花儿啊,任你狡猾似狐,在这方面和我斗嘴皮子。有你好看的

    鉴于折赛花的反应比较正常,李中易有理由相信,折从阮应该已经向她交了底。

    只要捅破了那一层窗户纸,接下来有关分赃的事情,就很好商量了。

    折赛花强忍住羞意,小声说:“使君,娘爹和夫祖毕竟养育了我一场,替家里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小事,您不会怪奴家吧”

    李中易心中大乐。折赛花小嘴里所说的使君二字,配合上羞怯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唤他作夫君嘛

    嘿嘿,傲娇的小娘子。等你入了洞房,就知道啥叫夫君了

    李中易已经想歪了,脸上却一本正经的说:“哪能呢小娘子顾念家族养育之恩。实在可敬,在下也是感佩之极。”

    折赛花转动着眼珠子。忽然提醒说:“拓拔老贼的手头,还有数万精兵。不知李使君打算如何应对”

    李中易心里明白,折赛花恐怕是想向他献计,故意找的这么个理由来说事。

    “不知小娘子有何高见,在下洗耳恭听。”李中易不动声色的把球又踢回到了折赛花的脚下。

    “使君,自从城下大败之后,拓拔老贼已成哀兵。与其让将士们流血拼杀,不如暂且退而守城,待拓拔老贼挫了锐气,咱们再合兵一处,一路追杀下去,定可收得奇效。”折赛花此话,显然是在替李家军做打算了。

    李中易心里很领情,表面上却故作迷惑不解的样子,问她:“杨家军还未消灭,夏州军又扑了过来,万一他们两家合在一处,虚晃一枪,不攻府州,反而杀入盐州,那可不太好办啊”

    折赛花也许是看透了李中易成心考较的心思,眨了眨眼说:“奴家以前听说,盐州虽属朔方观察处置使管辖,却一直不怎么听命于使君”

    李中易何许人也,自然听得明白折赛花的潜台词,那就是:既然盐州刺史孙某一直不听调遣,不如借了拓拔家的手,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小娘子,外患和内斗,绝不可同日而语。”李中易挑起眉心,平静的说,“那孙某不听调遣,朝廷自有法度予以惩戒。在下身为朔方观察处置使,守土有责,怎可任由党项蛮子涂炭我大汉的子民呢”

    也许是察觉到李中易很有些生气,折赛花忽然展颜一笑,说:“奴家果然没有看错使君,您说的一点没错,我大汉的内部事务,自应内部解决,何须借助于外敌之后呢”

    李中易明知道折赛花是在反试探,心里依然有些窝火,不择手段,那针对是只能是外敌。

    在高丽的时候,李中易可以坑杀掉数万倭军的精锐,却不会眨一下眼睛。在灵州的时候,李中易暗中唆使党项的奴隶们,把长老和族长们几乎屠杀一空,他也没有丝毫的心理包袱。

    可是,坐视拓拔彝殷侵门踏户,戕害盐州的老百姓,这么龌龊的事情,他李某人绝不可能答应。

    “小娘子,我李某自认不算什么好人,可是,民族大义却是绝不容含糊的。”李中易冷冷的训斥折赛花,“从今往后,此等玩笑话休要再提,知道么”

    李中易端出夫君的硬架子,倒让折赛花很有些不太适应,她喘了口气,柔声说:“奴家也知道民族大义的,以后再不敢乱言了。”

    借着民族大义的名头,把原本想试探的折赛花给堵了个有苦难言,李中易的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他心想,老子好歹也是伺候过大人物的副院长呢,能被你个黄毛小丫头给玩了,门都没有

    在男尊女卑的社会,李中易又是重兵在握住,权势熏天,就算折赛花再象个女汉子,如果不乖乖在关键时候低头,将来有她的苦日子过

    美女,李中易身边多的是,而且以他的权势和地位,几乎是想纳多少小妾回家,就可以纳多少。

    “奴家知错了,不该以民族大义相试,请使君多多海涵”折赛花当面服软,倒让李中易有些始料未及,嗯,知道变通,晓得逆鳞之所在,这才是值得疼爱的好美妞嘛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