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李中易手下的蕃骑,纵马挥刀,奋勇争先,将敌军的大营,碾得满目疮痍,血流成河。

    李中易和折从阮在牙兵营的紧密保护之下,沿着折赛花的娘子军们杀出的一条血路,一路冲杀了过去。

    乱军之中,蕃骑们的野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马蹄践踏之处,烽火遍地,浓烟滚滚。

    已经和折赛花兄妹俩激战了很久的党项八部的勇士们,很快就顶不住了。这些败军,比转马头,四散奔逃,再也不理会中军那边传来的牛角号令。

    折赛花的动作很快,跟在她身后的灵州蕃骑们的速度也不慢,往往是她刚被聚集起来的敌军挡住去路,李中易等人就拍马赶到,一通猛射,箭如雨下,立时将拓拔家的军队,杀得丢盔卸甲,大败而逃。

    “咦,身后的这帮家伙居然没有打乱仗,可见平日里应该是训练有素。”折赛花虽然武艺超群,毕竟是个女流之辈,她趁着体力渐渐不支的时候,略微放慢了冲击的速度。

    听见了折赛花的喃喃自语声,一直守护在折赛花身侧的画竹,不由噗哧一笑,说:“娘子,您可不要长他人的志气哦,咱们这些娘子军比谁差了”

    折赛花忽然幽幽一叹,说:“朝夕相处的姊妹们,损失实在太大了,唉,我怎么向她们的家人交代”

    画竹的脸色猛的一黯,接着,她振作起精神。小声安慰说:“娘子,您不是常说。将军难免阵上亡么,姊妹们求仁得仁。死得其所,没有枉费了娘子的栽培。”

    “死丫头,就数你会说话”折赛花本就是个女汉子的性子,短暂的伤感之后,立即恢复了理智。

    娘子军虽然都是女孩儿,却也是折赛花以军法训练出来的一支精锐军队,迟早要上战场,直面生死

    只要上了战场,难免会有伤亡。折赛花虽然精通兵法,却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天神

    李中易指挥着手下的蕃骑兵,跟随在折赛花突击的方向,沿途替她扫平了堵截的夏州骑兵和晋阳乱军。

    就在突击得十分顺利的时候,从敌军的后方突然传来清晰的牛角号声,与此同时,一大群党项骑兵汹涌而至,横挡住了折赛花前进的方向。

    李中易刚一看见折赛花的娘子军们的背影,当即意识到。前方一定出现了党项人的主力部队。

    “加速,加速,持盾杀过去,不许停留”李中易刚刚下达了变阵的命令。就听见密集的弓弦响声,紧接着,就见保护在折赛花四周的娘子军。象剥洋葱一般,被削掉了一大圈。

    李中易早已不是没上过占阵的菜瓜。他仅仅听见弦响声,就判断出。这是敌军的步弓在发威。

    灵州的蕃骑们,全是精于骑射的灵州党项牧民,一般使用的都是射程相对较近的骑弓。如果,李中易在这个时候,下令停止前进,列阵对射,显然在面对步弓的时候,要吃大亏。

    “啊”

    “呀”

    “哦”

    面对密集的箭雨,在突击蕃骑队伍之中,不时有人中箭落马,然后被身后的自己人的战马,踩成肉泥

    没办法,这就是残酷的战争,生或死,往往就在瞬息之间

    夏州军和晋阳军的阵后,“杀,杀上去”拓拔光俨挥舞着手里的长弯刀,声色俱厉的驱赶着仅存的部族武士们,填补阵形之中留下的空缺。

    晋阳军的阵后,麟州刺史杨信不慌不忙的指挥着手下的弓弩,向折赛花那边展开猛烈的齐射。

    杨信,正是著名的杨业,也是杨继业,又名杨重贵的生父。

    从地理条件上来说,麟州境内一马平川,比府州依傍水的地形,要差得很远。

    所以,从现实主义出发,在和折家商量之后,杨信领着麟州军投靠了没有世仇的晋阳刘家。

    原本,杨信非常不想来府州。可是,由于攻击府州的行动,严重受挫,在刘继恩的威逼要挟之下,杨信只得硬着头皮,悄悄的领着麟州杨家将,于今日傍晚之前,赶到了府州城下。

    刘继恩,是晋阳汉主刘钧的养子,也是内定的汉国太子,杨信左思右想,最终也没敢得罪了靠山的继承人。

    也是巧合,杨信今天刚刚赶到,还没来得及和折德扆暗中取得联系,折赛花和折御勋就已经带着折家的最后一点血本,突然杀进了大营。

    拓拔光俨早知杨家和折家的亲密关系,所以,他和拓拔彝殷商量的设伏之计,压根就没有通知杨信。

    当折赛花领着娘子军杀进党项人的空营之时,杨信并没有参战的心思,只是下令扎紧营寨,打算闭门不出。

    而且,杨信并不知道亲自出城冒险的是折赛花和折御勋这兄妹俩,他本想暗中派人联络上府州军,并放他们一条生路。

    只不过,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随着李中易手下的蕃骑突然杀到,杨家军的营寨前,也变得异常之危险。

    更气死人的是,刘继恩光着大半个身子,居然闯到了杨家将的营寨。

    刘继恩肆无忌惮的威胁杨信,如果他敢不出击,杀退府州折家军,被羁绊在晋阳的杨继业,肯定活不成

    两害相权取其轻,亲儿子和准亲家相比,终究血浓于水的父子亲情占据了上风,于是,杨家军在杨信的指挥之下,横挡住了折赛花去救折御勋的必经之地。

    “好啊,姓杨的,你们居然帮着外人来杀我的姊妹骨肉”折、杨两家的上上下下,原本极其熟稔,折赛花的眼神又异常之锐利,当她看清楚对面杨家军的战旗之后,立时气得七窍生烟,不禁破口大骂。

    画竹也是气得鼻子都歪了,折赛花的话音未落,她已经扯起清脆悦耳的嗓音,高声怒骂,“卑鄙小人杨信,王八蛋”

    “王八蛋杨家”

    “麟州人都不是好东西”

    “还我姊妹”

    一帮子折家的娘子军,那清脆的喝骂声,在乱纷纷的夜幕之中,传出去很远。

    杨信听见娘子军们的骂声,不由长叹了一声,怅然的把眼一闭,从此以后,折、杨两家几十年的交情,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