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时辰之后,狂风沙这才渐渐停歇,经过仔细的清点,党项族的骑兵无一损失。这些人虽然灰头土脸的,却一个个都还算是适应大自然发威的场景。

    只是,灵州步军的情况,就很难让人感到乐观了。据统计,被狂沙卷走,或是失踪,或被活埋的官兵,足有好几十人。

    还没开战,就在大自然的魔力之下,损失了这么多人,这可是自李中易统军以来的头一遭。

    行军途中,不可能举行太过隆重的祭奠仪式,李中易亲自出马,抬着一个殉职士兵的遗体,送他进了火堆。

    “全体都有,向袍泽敬礼”列队的三军将士们,在左子光的口令声中,纷纷捶胸向自己的勇士致意。

    折从阮站在不远处,注视着李中易的一举一动,当他发现李中易亲自抬着须知将士的遗体的时候,不由暗暗叹息不已,姓李的小儿竟然如此的擅长邀买军心,将来还得了

    别人可能不太清楚,折从阮乃是带老了兵,当惯了土皇帝的一代名将,他岂能不知,李中易的此举对于笼络军心,将起到何等的促进作用呢

    失踪的将士,实在找不到遗骨,李中易也只得无奈的吩咐下去,“将明,务必详细记录下殉职将士的名单,回去优加抚恤。”

    左子光大声回答说:“末将一定按照大帅您的吩咐,不会亏待了每一位殉职的将士。”

    灵州军的待遇一向优厚,即使和平时期因为训练中的事故。导致丧命的将士,李中易也一直参考毛太祖的政策,不仅给家属赏钱赏地。更赏了烈属的头衔。

    在灵州军中,烈属的待遇异常之高,不仅税赋全免,最根本的一条是,由州衙出钱赡养其老父及幼子。

    折从阮听了如此优厚的抚恤条件,他心中暗想,后顾之忧全都考虑到了。将士们岂能不用命来报效李中易

    折从阮见李中易从火堆灰烬之中,亲手捡起一根将士的遗骨,装进了随身的背囊之中。他不由又是暗暗一叹,竟然是这个样子,居然是这个样子,李中易呀。李中易。你究竟想干什么呢

    三军洒泪挥别自己的袍泽之后,整个大军继续上路,沿着向导指引的方向,坚定的踏入到大沙漠的深处。

    折从阮细心的发觉,四周的牙兵们看向李中易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崇拜的敬仰。

    得军心者得天下,折从阮的脑海里猛然浮上了这句话,却再也挥之不去

    当晚宿营的时候。折从阮始终睡不着,他躺在厚厚的羊皮卷褥子上。一直涝烧饼。

    翻过来,倒过去,折从阮想破了脑壳,遍寻史籍,却始终找不到任何一个与李中易的作派大致相仿的名帅或是帝王。

    两千年来未遇之大变局

    折从阮下意识的做了总结,李中易的所作所为,可谓是前无古人,后面有没有来者,他就不太清楚了。

    “五哥,你说,这李某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折从阮的翻动声,早就惊动了睡眠很浅的马五哥,他索性看看马五哥是个什么态度

    马五哥皱紧眉头,凝神想了好一阵子,这才小声说:“老太公,以小人的浅见,倒觉得这位李大帅非常像一个人。”

    折从阮听了此话,立时精神大振,急忙问马五哥:“像谁”

    “本朝太祖,郭雀儿”马五哥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番四周的动静,这才凑到折从阮的耳旁,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啊”折从阮大惊失色,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在马五哥的心目之中,年纪轻轻的李中易,竟然可以和周太祖郭威相提并论。

    “何以见得”折从阮心里有数,他所住的大帐外面,已经被自家的心腹家将们,保护得异常严实,密不透风,私房话不可能传入外人耳内。

    马五哥叹了口气,说:“老太公,小人追随在您的左右,至今也有数十载,倒也见过不少人杰和枭雄。只是,小人思来想去,始终觉得,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比这位李大帅更得军心的一军统帅。”

    原来是这个样子,折从阮的脑海里仿佛凌空炸响了一个霹雳一般,连马五哥都看得出来,他这个当主公的,怎么就忽略了这一条呢

    皇帝,兵强马壮者为之呀

    得军心者,必定得天下

    折从阮虽然不知道什么叫作枪杆子里出政权,可是,他却深深的懂得,如果麾下没有一支强军,孤悬于拓拔、晋阳以及契丹人之间的府州,早就城破家亡了

    “嘿嘿,五哥啊,咱们先慢慢的瞅着。老夫倒要亲眼看看,姓李的小儿,如何攻破拓拔彝殷老贼的巢穴”折从阮眯起两眼,似笑非笑的瞅着马五哥。

    马五哥抬手替折从阮掖好狼皮铺盖,小声说:“老太公,以小人的浅见,李大帅图谋夏州,必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

    折从阮点点头,说:“围棋之道,落一子,至少看三步。”

    马五哥以前虽然读书少,可是,自从他当上了折家的大管家之后,举凡折从阮不方便出面的外务,均由这个最心腹的家将负责处理。

    折从阮心中有数,论及见识,马五哥早已出师,他的眼光颇为可信。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灵州大军已经啃过薄饼,饱餐了一顿,继续上路,奔赴夏州。

    折从阮注意到,灵州军每到一处水源地,都有人事先守在那里,并且把补水的事宜,安排得异常之妥当。

    大沙漠可不同于草原,更不同于水网繁密的中原江南之地,烧饭的柴禾,以及饮水,乃只头等大事。

    趁着大军补水的当口,折从阮又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灵州军的将士们,无论官兵,全都不喝生水。

    从水源地取来的水,全都要架起大锅,猛烧煮沸之后,这才允许官兵们饮用,或者补充到随身的水囊之中。

    折从阮不好出面去问,马五哥就主动承担了这个任务,他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就问负责烧水的火夫。

    火夫随口应道:“军中的郎中说过了,喝生水不仅会肚子疼,还很可能感染上时疫,那是要死不少人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