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出兵在即,下官必须亲统大军远伐夏州,无法亲陪折公,还望多多见谅。”李中易的话,说得客套异常,冠冕堂皇,滴水不漏。

    折从阮的眼眸微微一闪,笑道:“老夫虽是闲散之人,不过,李帅替朝廷用兵,老夫身为周臣,理应略尽绵薄之力。”

    李中易一听这此话,心里也就明白过来,折令公恐怕是想跟在军中,就近观察朔方军的动向。

    高手过招,本就不须多说废话

    李中易开门见山的表明了伐夏州的决心,折从阮即知,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不如退而求其次,跟随在灵州军中。

    折从阮倒要实地看看,李中易手下的兵马,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李中易手下的兵马,经过近一年的高强度训练,早就远非当日羸弱不堪一击的老灵州军可比。

    “呵呵,有老令公亲临战阵指导下官用兵,实在是我朔方军之福。俗话说得好,姜是老的辣嘛。”李中易没有丝毫犹豫,当即答应折从阮随军一起行动。

    接下来,折从阮半句都不提,请求李中易加快出兵步伐,援救府州的事,他淡定的陪着李中易,说着不咸不淡的场面话。

    李中易暗暗点头不已,此老不愧是雄霸府州多年的枭雄,老而弥坚

    “折公,那夏州统万城坚固异常,十分难攻,不知老令公何以教我”李中易故意把这个棘手的难题,递到折从阮的手边。就是想看看他会如何回应

    折从阮眯起两眼,捋着頦下白须,缓缓说道:“土攻或是火攻。二选其一,似乎火攻更胜数筹”

    李中易眨了眨眼,他确实没有料到,折从阮精明至此,竟然一语道破了天机

    在朔方新军之中,炸药这种物事,一直属于最高机密的范畴。除了军中大将。如郭怀、姚洪以及左子光知情之外,参与的人无一例外,几乎全是李中易身边的亲信牙兵。保密工作已经做到了极致。

    李中易嘿嘿一笑,说:“老令公果然是朝廷柱石,举世少有的名将。”

    见李中易不吝美词夸赞于他,折从阮只是淡淡的笑道:“老夫遍观古今有名的战史。不过是水、火、土、矢。因地制宜的交互运用罢了。”

    李中易含笑击掌,笑道:“有老令公的指点,攻夏之役,想必不会太难。”

    折从阮忽然面色一整,慎重其事的提醒说:“统万城虽然坚固,可是,在老夫看来,数百里渺无人烟的瀚海。其实更加令人头疼。”

    李中易频频点头,从心眼里赞同折从阮的论断。统万城虽然坚固,可是,只要后勤辎重输送及时,就算是耗也要会把统万城耗垮。

    远的且不说,后周建立之前,郭威,郭雀儿奉命率军讨伐李守贞,就是颇有耐心的围困了李守贞整整一年以上,最终平灭李氏的叛乱。

    可是,由于有数百里瀚海的阻隔,灵州军即使杀入了党项八部的腹地,攻到统万城下,却没有办法采取郭雀儿的围困之法。

    打仗,打的就是后勤

    折从阮正是看破了这个要点,所以,一针见血的指明了灵州军出兵伐夏的最大软肋。

    李中易不动声色的倾听折从阮的分析,他如今虽然已经指挥过许多次战役,可是由于机缘的问题,始终没有机会和当世的名将,有过深层次近距离的沟通。

    战争,其实是科学性和偶然性并存,并交替起决定性作用的行为艺术。

    李中易本打算和折从阮作更进一步的交流,可是,一阵尖锐有节奏的军号声,打算了他的想法。

    大军已经集结完毕,李中易身为统帅,不可能让三军将士久等。

    “老令公,将士们已经准备就绪,咱们不如路上再慢慢详谈”李中易对折从阮发出了明确的邀请。

    折从阮也早就想看看灵州军的实际情况,李中易的邀请,恰好合了他的心意。

    于是,折从阮在李中易的陪同之下,出门上马,一路向灵州军大营疾驰而去。

    路上,折从阮注意到,李中易身边的牙兵们,人人都有一匹好马,他不由暗暗叹息不已,灵州军的条件真好啊

    府州附近的胜州也产马,只可惜,那是契丹人的地盘,折家不敢轻易染指。

    由于折御寇详细介绍,折从阮如今已经清楚的知道,自从李中易先后平灭了灵州党项人诸部之后,即使是灵州的步军,也几乎人人有马代步。

    令折从阮印象异常深刻的是,折御寇所说的一段话,“李大帅挂在嘴边说得最多的是:除了机动,还是机动,一旦拥有超机动的能力,绝对可以胜过十万大军。”

    折从阮也是带老了兵的宿将和名将,在西北府州这块地方,这位折老令公指挥过无数次惨烈的战斗,至今保持着全胜的战绩。

    党项人输得起,晋阳的刘家输得起,地大物博实力雄厚的契丹更加输得起,可是,局促于府州一隅的折家,却输不起

    严酷的现实条件,迫使折家在立基之后,就必须削尖脑袋,思考府州如何立足的大问题。

    答案也很明显,折家统治下的府州,民生近于凋敝,可是,军队却异常之强悍。

    府州折家的难题是,常年战争导致必须采取先军政治,可是,强军又需要人口、物资、军器和粮草。

    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几十年之后,折从阮心里非常有数,继续延续这种情况下去,府州很难撑得下去了

    所以,折从阮自从掌权之后,为了保住府州的基业,一直采取远顺近攻的战略,不管中原地区谁是霸主,折家都会在第一时间上表臣服。

    快速行进中的马队,抵达灵州军大营门口之时,折从阮当即打起精神,不露痕迹的暗中观察着这里的一切。

    折从阮惊讶的注意到,营门虽然大开,可是,挡住正营门的几座硕大拒马,并没有因为李中易的到来,而被人搬开。

    从这个小小的细节,折从阮分明看到了,灵州军的戒备意识,异常之强大。

    试想一下,连大军统帅的马队,都必须放慢行进速度,绕过拒马才能进营,敌军即使想偷袭这里的大营,其进攻的速度必然会被严重拖慢。

    这也就给营内的灵州军留出了集结发攻的宝贵时间

    有了这个惊人的发现之后,折从阮渐渐有些相信,李中易麾下的灵州军,确实是一支久经训练的强军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