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御寇久在灵州军中,他自然知道,朔方军的军纪之森严,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军令一旦下达,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也必须一往无前,视死如归

    “卑将一定把大帅的意思完整无缺的转达给家祖。”折御寇抱拳拱手,郑重其事的说,“不管家祖做何决定,卑将都会尽快赶回营内,率领全营官兵,替全军将士开道。”

    李中易含笑点头,望着折御寇渐渐远去的背影,他一直有心把军事素养异常扎实的折御寇,彻底纳入到朔方新军的体系之中,如今,折御寇的表态,让李中易倍觉欣慰。

    工夫,没有白花啊

    折御寇怀揣李中易给的帅符,马不停蹄的赶回去,见到了折从阮。

    折从阮听说李中易已经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先攻夏州,他不由重重的一叹:“好厉害李大帅啊”

    折御寇也已经彻底明白了李中易的心思,面对忧心忡忡的祖父,他赶忙小声解释说:“阿翁,李大帅一旦破了夏州,我家虽然暂时要受很大的损失,可是,两面受敌的窘境,却也从此消解掉了。”

    折从阮冷笑一声,说:“你们李大帅可没安什么好心。老夫倒要看看,他怎么才能快速的攻破坚不可摧的夏州统万城”

    见折御寇目不转睛的盯在他的身上,折从阮冷冷的一笑,说:“党项虽然强大。和契丹人的关系,却远比盘踞在晋阳的刘钧,更加疏远。就算党项人垮了。刘钧只可能比以前,更加需要契丹人的支持。这么一来,近在咫尺的我府州,承受的压力恐怕比以前更大了,到那个时候,只能更加依靠大周的支援。”

    折御寇原本就是明白人,他听了折从阮的分析。当即意识到,不管李中易此战的结果如何,府州折家所面临的形势。都会比此前更加的恶化。

    “大郎,假如李中易不仅破了夏州,而且,有胆量远道奔袭围攻府州的拓拔家和刘钧的联军。那么我府州恐怕再难独立自主矣。”折从阮一直不太相信李中易会有如此大的胆量。可是,他的心里始终笼罩着厚厚的乌云。

    折御寇仔细一想,立即意识到了,折从阮所说的严重后果。在大周、契丹两强之间,折家的府州将何去何从

    如果没有契丹人的鼎力支持,晋阳的刘家根本没有能力,给折家施加如此大的压力。

    一旦,拓拔家倒在了李中易的铁蹄之下。折家的对手,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李中易和刘钧,以及刘钧背后的契丹人。

    折御寇的心里非常清楚,折家和晋阳刘家之间的仇恨,结得实在太深。双方打了这么多年,彼此之间都有血脉非常近的亲族,死于残酷的战场之上。

    以至于,即使折家真心诚意的想投靠刘家,刘钧也绝无可能相信,这是个死结,血仇太深

    “大郎,李中易恐怕已经在来此地的路上了。”折从阮忽然意识到,李中易只派了折御寇回来通知他,礼节方面确实有大亏。

    折从阮的话音未落,就听宅外传来李云潇响亮的声音,“钦命西北行营副都总管、朔方观察处置使兼灵州刺史李某,特来拜会中书令折公。”

    折从阮轻声一叹,感慨的说:“好厉害的李大帅他肯定是故意让你先把消息传回来,留出时间让我们爷孙俩商量一番,掐算得异常之精准。”

    折御寇一时无语,李中易原本并不知道折从阮的下落,有了他的引领,却被这位李大帅找了个正着。

    折从阮整理了一番衣装之后,在折御寇的陪同下,大开门户,欢迎李中易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下官李中易拜见折公。”李中易望见倚门而立的折从阮,赶忙含笑快走几步,客套的施礼。

    折从阮眯起两眼,死死的盯在李中易的身上,如此年轻的西北行营副都总管,又是大周为数不多的逍遥县公,心思却毒辣异常,居然想要一箭三雕,此子究竟是何等样的人物

    “哈哈,无咎,老夫不请自来,失礼在先,还望多多包涵。”折从阮堆出满脸的假笑,向李中易拱手还礼。

    按照大周朝廷的规矩,中书令其实不过是用于羁縻边疆藩镇的虚衔罢了,身份显得异常尊贵,实权也不过是所辖之地罢了。

    李中易却是实权在握的西北行营副都总管,手握雄兵过万,妥妥的实权派。

    依照大周的官场序列,一流行营的副都总管,乃是出将入相的基础,向不轻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中易的权势和地位,其实还在折从阮之上。

    “折公,下官迎接来迟,不到之处,还请多多优容啊。”李中易也陪着折从阮假客套,把官面上的礼节做足。

    折御寇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祖父和他的大帅,彼此假客套,假亲热,说假话,不由一阵头疼。

    领兵打仗的方面,折御寇自问不差,可是,官面上的应酬,他心里很清楚,和跟前的两只狐狸比起来,他差出去绝对不止一条街。

    在折从阮的邀请之下,李中易缓步踱入宅子的正房,宾主双方落座之后,马五哥按捺住胸中的闷气,假作恭敬的亲自摆上茶水。

    李云潇的两眼谁都没看,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明显是练家子的马五哥身上。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两人冰冷的视线,竟然在屋内的半空之中,砰然交汇在了一块。

    马五哥发觉李云潇的眼神之中,隐藏着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冷意,他毫不示弱的仰起脸,那意思是告诉李云潇,别看如今身在灵州军的势力范围之内,如有异动,舍命而已。

    李云潇则抬起下巴,冷冷的看着马五哥,他手下的牙兵,早就把整个宅子围得水泄不通,而且神射手也早就部署到位。

    如果,折家人敢对李大帅起歹念,李云潇完全有把握,可在一息之间,将折家人全都杀光屠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