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从阮和折御寇从事先安排好的暗门,离开了已经暴露的小宅子。

    绕了一大圈之后,折从阮和折御寇来到了另一座小宅子,这里是折御寇以前托人买下来的备用之地。

    此诚狡兔三窟是也

    “大郎,你这就去面见李大帅,告诉他,老夫在此”折从阮还在路上,就已经想得十分清楚和明白,既然折御寇已经被李中易盯上了,为了折家的大计,与其继续藏着掖着,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说白了,李中易有继续坐等下去的本钱,可是,府州折家却耗不起那个时间。

    每多耗一天,就意味着折家的勇士,继续在流血

    折御寇心里也非常明白,事到如今,只有他亲自去面见李中易,这才有可能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折家面临的巨大困境。

    折从阮拉着折御寇的手,郑重其事的说:“你告诉李大帅,如果信得过老夫,折家必定是他最亲密的盟友。”

    折寇御重重的点着头说:“孙儿一定不辱使命。”话音未落,突听灵州城的上空,尖锐的哨声大作。

    “不好,是戒严令。”

    外人可能不太清楚灵州军的号令,可是,折御寇怎么可能不了解呢

    不大的工夫,宅子的外面传出急促的脚步声,以及清脆的铜锣声。

    “咣咣咣父老乡亲们,官军搜捕细作,全城戒严。请大家安心待在家里,锁好门户,不要四处乱动。”

    戒严令发布半个时辰之后。整个灵州的大街小巷,全都被负责治安的“警察”,封锁得水泄不通。

    折御寇很有些担心的问折从阮:“阿翁,莫非李大帅要抓我们”

    折从阮捋着胡须,微微摇了摇头,说:“我觉得八成是,你们李大帅即将出兵了。”

    此话刚刚落音。折御寇猛然听见,“当当当当”这是军中特制的竹哨声。

    “这是总动员令”折御寇圆瞪两眼,小声解释说。“阿翁,您所料不错,李大帅正在聚将,召集兵马。”

    “快出去表明身份。领老夫去见你们李大帅。”折从阮本欲撑起架子。以免被李中易勒索太过。

    可是,灵州军突然总动员,可想而知,李中易八成是下定决心,选好了出击的目标。

    “站住,什么人”负责守街的一队警察,看见从小宅子里走出来的折御寇,当即厉声予以喝阻。

    “本官乃是决死营指挥。莫继勋”折御寇从怀中摸出一块代表身份的鱼符,高高的举在手心里。

    守街的捕快。仔细验过折御寇的鱼符之后,拱着手客气的说:“莫指挥,您这是要回营”

    莫继勋冷冷的说:“我现在要去帅府,你也跟着一起去”

    那为首的捕快,见势不妙,陪着笑脸说:“莫指挥有所不知,州衙早有严令,只要戒严令下,不管是谁,都必须由咱们陪着,去指定的方向。”

    折御寇一听就明白了,在这么严密的控制之下,折从阮已经没有机会离开这座小宅子了。

    李中易在后院和一双儿女,以及费媚娘道过别之后,缓步来州衙正堂。

    姚洪、郭怀以及左子光,全都在场,大家目光炯炯的望着越走越近的李中易。

    郭怀小声说:“平定西北之日,终于到来了。”

    “诸蛮俯首之日,不远矣。”重建威镇西域的大唐安西都护府,一直是姚洪梦寐以求的目标。

    左子光轻摇折扇,微微一笑,说:“螳螂捕蝉,焉知黄雀在后一箭三雕之计,适得其所。”

    郭怀闻言后,不由一阵轻笑,叹道:“香帅完全没有说错,看谁笑到最后”

    李中易这时步入正堂,听了郭怀的感慨,不由笑道:“统万城太过坚固,以至于,拓拔彝殷太过于自信了。”

    左子光嘿嘿一笑,说:“厉害无比的烧罐,外加可以摧毁任何城墙的猛药,只要咱们行军途中没有错过水源地,统万城不过是盘中之餐罢了。”

    据哨探禀报,拓拔彝殷率军进攻府州的时候,在统万城中留下了一万多名本部的兵马。

    以统万城的坚固程度,又有数百里瀚海作为屏障,拓拔彝殷有理由相信,后顾一定无忧

    可是,让拓拔彝殷做梦也没有料到的是,李中易早就在打统万城的主意。

    西夏之所以崛起,除了拥有丰富的战马资源之外,更重要的是,夏州统万城在拓拔家的手上。

    草原民族,向来都是马背上的民族,党项拓拔部拥有坚不可破的统万城,就等于是拿到了进可攻,退可守的金钥匙。

    这也正是,其余党项七部公推拓拔部当部落盟主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

    “只要拿下了统万城,党项人就象是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多久。”姚洪笑眯眯的说,“破城之后,所有辎重粮草以及军马军器之类的,都归我包了,谁都不许和我抢。”

    郭怀笑道:“老姚,你就放心吧,值钱的东西,全归你。”

    如今的灵州军中,抢东西,已经成了姚洪的专利。诸如,粮食、马料、金银铜钱等物,全都出于姚洪的高度关注之中,他也一直抢得乐在其中。

    当初,党项三部被李中易赶出灵州之后,由于天气问题,日子过不下去了,就把盐州城外抢了个底朝天。

    夹胡谷一战,灵州军在李中易的率领之下,远道急行军,打了党项人一个措手不及。

    此战之后,姚洪抄检到的好东西,简直是堆积如山,白白捡了个大便宜。

    由于,盐州刺史孙道清的不配合,李中易索性把这些好东西,一股脑的全都带到了灵州。

    除了分配一部分给参战的将士之外,其余的全都堆积在灵州的州库之中。

    据姚洪自己推算,白捡来的好东西,仅仅各种金银细软,就抵得上灵州军十年以上的军饷。

    抢东西,抢出了的兴趣,姚洪很自然的也就获得了一个响亮的外号:姚剥皮

    姚洪听说了这个绰号之后,不怒反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剥盗贼废类之皮,乃鄙人平生之所愿也

    李中易把三个人召集到身旁,按照既定的作战方案,再一次全面梳理了一遍。

    末了,李中易叮嘱说:“大军出门在外,用兵工千万不可太过僵化,因地制宜,方为上策。”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