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从阮抿了口酒,将视线投向窗外,灵州的新气象,的确令他耳目一新。

    在折从阮的心目中,党项人最多的灵州,一直是贫穷落后的偏远穷地。

    可是,眼前三三两两从酒肆门前经过的客商,却让折从阮意识到,灵州正在焕发出勃勃生机。

    折从阮主政一方许久,他心里自然明白,吃不饱肚子,老百姓肯定要造反。

    可是,若想富裕一方,则必须商人的参与。

    府州之所以,越来越穷,主要是几乎连连战乱,让去府州经商的客商们损失惨重。

    商人都是逐利的动物,不仅没钱赚,还要冒丢命的风险,谁还会来府州

    折从阮又抿了一口酒,马五哥有些担心老爷子喝酒太急,就上前小声劝道:“老太公,您喝慢点。”

    折从阮看了眼老仆马五哥,和颜悦色的说:“我今儿个高兴,想多喝几杯。”

    马五哥跟在折从阮的身旁,已经超过了三十年,他以前是折家的家将,如今,是折老太公身旁不可或缺的大管家。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这人呐,越是年纪大,就越念旧。

    在折家,就算是现任家主折德扆见了马五哥,都要亲热的叫一声,五叔

    “老太公,不是小的多嘴,您确实不能多喝。”马五哥叹了口气说,“大妞儿私下里交待老奴,如果老奴没劝住您,就把老奴赶出折家。当乞丐冻死街头。”

    折从阮有趣的望着马五哥,差一点笑出声,大妞儿赛花。几乎就是马五哥抱大的,两人情同父女,感情好得很。

    “老五啊,我年纪大了,再过几年,恐怕老得走不动道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喝酒的机会了啊。”折从阮叹了口气。伤春悲秋,感慨万千。

    马五哥望着白头发与日俱增的折从阮,心里一阵伤感。面上却没有显示出丝毫的情绪,笑着安慰说:“老太公,您的身子骨硬朗得很,日食数斤牛羊肉。外加三斤饭食。就算是大郎也不如您康健呢。”

    折从阮叹了口气,说:“康健有啥用呢,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四处奔波。”心下一阵凄凉。

    马五哥见势不妙,赶忙替折从阮斟满了一杯酒,递到他的手边,笑道:“老太公,这牛肉还不错。正好佐酒。”

    折从阮抬手指了指马五哥,笑骂道:“想拿酒堵住我的嘴”

    马五哥嘿嘿一笑。说:“老奴哪敢啊”

    酒足饭饱之后,折从阮休息了一刻钟,下楼登车继续向灵州城进发。

    在灵州城门口排队入城的时候,撩起车窗的折从阮,饶有兴趣的看着守城门的官兵,正在给进城的人们,发放一种特制竹牌。

    折从阮仔细的观察之下,他发现,守城的官兵并没有采取挨个搜身的手段,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客商们随行的货物上边。

    客商们的货物登记完毕之后,折从阮惊讶的发现,客商们没有交入城税,就直接带着的货物进了城。

    李中易这是搞的什么鬼名堂折从阮的心里有些琢磨不透,对商人们不收税,钱从何来

    轮到折从阮进城的时候,马五哥担心守城的官兵惊扰到了老太公,暗中塞了把钱给一个领头模样的小军官。

    谁知,那军官看见钱之后,当即抽出腰刀,厉声喝道:“来人,统统拿下。”

    眨个眼的工夫,就见城门口的官军,搭弓上箭,刀枪齐举,将折从阮一行人,围得水泄不通。

    马车里就是折从阮,马五哥不敢妄动,赶忙陪着笑脸说:“军爷,您这是何意”

    那小军官冷冷的一笑,说:“如果心里没鬼,何须送钱”

    马五哥一时语塞,他心里直纳闷,进城不收钱,这还真是一件新鲜事呢。

    折从阮快步从马车上走下来,冲那军官拱着手说:“这位小哥请了,我们乃是隰州的客商,一路之上,各个关卡都要勒索不少银钱,所以”他故意停在了半道,没有继续往下说。

    那小军官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冷冷的说:“既是客商,随行的货物,必须登记造册。”

    折从阮含笑拱着手说:“军爷所言甚是,货物都在车上,请查验。”

    那小军官二话不说,吩咐手下人,上前仔细的检查货物,并一一登记造册。

    等检查完毕之后,那小军官也没有刻意为难马五哥,抬手放了行。

    顺利混进城之后,折从阮一想起刚才的险事,不由暗暗点头。

    落一叶而知秋,军官不爱财不胡乱挑事,由此可见,朔方军纪律之森严。

    马五哥随便找了家客栈,包下后院,将大家都安顿好了,这才快步来见折从阮。

    折从阮手里捧着一杯香茗,眯起两眼,望着窗外街道上的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久久不语。

    “老太公,今儿个这事很有些邪门”马五哥心里很有些愧疚,因为他的莽撞,险些坏了大事。

    折从阮摆着手说:“别说是你,就算是我,都没有想到,竟然有不收钱的军汉。”

    “更重要的是,守城的军汉,居然不管咱们随身携带的刀剑。”折从阮忽然笑了起来,“莫非,这李某人一点都不担心,有人借机作乱”

    马五哥挠着头说:“小人还真猜不透,这位李大帅究竟是怎么想”

    折从阮静坐了许久,百思不得其解,既然想不透,他索性不想了,领着马五哥等人走出客栈,转到了大街上。

    这时,李中易正在府衙后院的炕房之中,一对孪生兄妹,一左一右,躺在他的腿间。

    “大妞今天一点都不乖,吃奶只吃几口,就死活不肯再吃。”费媚娘赤着一双玉足,歪在大靠枕上,拿手轻轻的捏了捏李家大妞的鼻尖。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咱们家大妞这么小,就知道要节食,大好事一件啊。”

    费媚娘横了李中易一眼,没好气的说:“这么一个小不点,节什么食奶嬷嬷说过了,吃了睡饱,睡饱了再吃,才算正常。”

    李中易望着费媚娘涨鼓鼓的胸部,眼皮子猛的跳了跳,女儿不想吃奶,他这个当爹的,可是很想吃滴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