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宣敕的中书舍人刘鸿安,并没有当众宣读诏书,而是要求李中易另辟密室,有要事相告。

    李中易身为边帅,心里自然明白,刘鸿安身为重臣之一的中书舍人,轻易不会离开开封,八成是有大事发生。

    “无咎,陛下悄然离开汴梁,来到京兆府的消息,不知道被谁走漏给了契丹人。”宾主双方客套了一番,落座之后,刘鸿安重重的一叹,说出了一个令人惊悚的内幕,“契丹的南院大王耶律挞烈,突然统帅三万铁骑,寇我边界,雄、定、易、霸四州,几乎同时告急。陛下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亲统大军北上迎敌。”

    李中易听了这个消息,立即意识到,一定是朝中出了奸人。

    从利益的角度来看,朝中最不希望柴荣平定西北之后,再北伐夺回燕云十六州的,除了张永德之外,就数李重进。

    当然了,外部诸国,例如后蜀,北汉、南唐,都肯定不希望大周这个强邻,太过强大。也就是说,走漏消息的嫌疑面,非常之大。

    见李中易低头陷入沉思之中,刘鸿安又是一叹,继续解释说:“吾临来灵州之前,陛下曾再三叮嘱于我,务必向你询问清楚,有无独立平灭党项诸部的决心”

    李中易一听此话,面色当即变得异常凝重,灵州之兵,充其量不过万余。

    虽然,朔方新军拥有大周朝最庞大的一支五千人的骑兵部队,可是。总不可能倾巢出动,不要灵州这个大后方了吧

    李中易反复计算了一番,骑兵部队守城无用。必须都带出城去。可是,步军就需要至少留下三千人,用于防御灵州。

    这么一进一出之间,李中易手头的汉军将士和党项骑兵之间的比例,就已经不占绝对优势。

    三千党项骑兵、两千汉军骑兵,再加上两千汉军步兵,总共七千人的部队。党项族的骑兵几乎占了一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党项骑兵在出征的关键时刻叛乱。这就和怛罗斯之战时,葛禄罗背叛大唐一样,后果简直难以设想。

    不过,经过好几个月的训练。以及严密的制度掌控。李中易有理由相信,即使有少部分党项奴隶骑兵对大周不满,也不至于动摇到整个党项奴隶骑兵队伍对他的忠诚。

    指望所有党项奴隶骑兵,都对李中易异常忠诚,这本就不是一件靠谱的事情。

    “仰公,在下需要一个好时机。”李中易叹了口气说,“以区区数千兵马,若想平灭盘踞于夏州的党项八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刘鸿安字子仰,而且他的地位并不低。和李中易大致相仿,所以李中易尊称其为仰公。

    “大约需要多久”刘鸿安紧紧的追问李中易,丝毫也不放松。

    李中易心想,这刘鸿安临来灵州之前,柴荣恐怕在私下里交待了不少东西吧

    “以我的猜测,只要朝廷大军离开了京兆府,夏州党项和北汉,一定不会放过裂土于府州的折家。”李中易把玩着手里的茶盏,慢条斯理的说,“夏州乃是赫连勃勃大王所筑之统万城,此城坚固异常,党项人即使对我有所防备,也必然不会留下太多的兵马。只要党项人的主力离开了夏州,后面的事情倒也就好办了。”

    “仰公,多则一年,少则半年,府州必定有变,那个时候,就是我进兵夏州之时,还望仰公替在下禀报于陛下尊前。”李中易拱着手,客气的向刘鸿安求助。

    刘鸿安见左右无人,不由微微一笑,说:“陛下早已料到无咎会这么说,所以李中易接诏”

    见刘鸿安突然从袖口掏出一份柴荣的手诏,李中易慌忙下拜,恭恭敬敬的接旨。

    “无咎,党项诸蛮窃据之诸州,朕就交给你了朕信得过你,不过,朝廷之法度也不容藐视,刘子仰就留在灵州,给你做监军”刘鸿安手捧诏书,念出口的却都是家常话,难怪要发手诏呢。

    末了,刘洪安朗声念道:“除李某西北行营副都总管,统辖灵、盐、延、庆四州军州事”

    李中易听了异常唬人的头衔,心里却暗暗苦笑不已,盐州刺史孙道清,仗着柴守礼的势,一直是既不听从调遣,又不服从政令,显然指望不上。

    延州的军阀高家,名面上遵从朝廷为主,实际上,就是当地的土皇帝。

    庆州虽然是大周直属的领地,可是,庆州归属于武静节度使管辖,不可能真心诚意的听从他李中易的调度。

    扒拉来,扒拉去,李中易能够用得上,还只能是他手下的万余精锐。

    刘鸿安原是朝廷重臣,熟知朝中的政局,所以,他见李中易一直垂头沉思,心里也明白李中易的面临的窘境。

    “唉。无咎啊,陛下也难呐,咱们做臣子的要多多体谅啊”刘鸿安悠然叹了口气,不经意的说,“一旦功成,据鄙人的估计,数州之方镇,肯定是少不了你一份啊。”

    李中易心想,柴荣私下里许的是枢密副使,刘鸿安却提及一方节度使,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

    不管怎么说,由于契丹人搅局,夏州这一仗,就只能靠李中易独力承担了。

    “无咎,据我家四郎所言,令弟最近读书异常刻苦上进,几次月考,均榜上有名。”

    谈完了正事之后,刘鸿安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和李中易拉家常。

    和李中易一样,这刘鸿安也一向以孤臣和纯臣自居,他和朝中的所有重臣,都没有过密的往来,一直恪守君子不党的为官原则。

    巧合的是,刘家的四郎和李家的二郎,竟是国子监的同窗,而且,两人居然一直走得很近。

    有了这么一层关系,李中易带兵远征高丽的时候,刘鸿安的浑家马夫人,一直和瓶儿有着还算紧密的互动。

    夫人外交,如果没有当家男人在背后默许,是不可能成功滴

    说句心里话,马夫人非但没有看不起瓶儿的妾室身份,反而走得很近,要说李中易没放到心里去,那也不是可能的事情。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