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本贰臣,蒙陛下鸿恩,屡屡委臣以重任,臣万死不足以报君恩。”

    既然柴荣后悔了,不管真假,李中易都必须谨守臣子之道,表明誓死效忠的意思。

    柴荣只是点了点头,对于李中易的臣服态度,并没有过多的表示。身为天朝上国之君,柴荣每天不知道要听多少次吾皇圣明的颂词,早已到了麻木的程度。

    “朕此次来京兆府,目的何在,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柴荣把玩着手里的玉钺,有趣的望着李中易。

    李中易拱手说:“陛下,灵州的万余将士,只等圣诏下达了。”

    柴荣不动声色的说:“你麾下不过万余将士,却有五千骑兵,无咎,这么多骑兵,战力惊人啊。”

    李中易眼眸微闪,柴荣这话里头的内涵,深不可测,必须小心应对才是。

    “陛下,蛮夷之奴兵,野性未驯,战力实在不敢高估。”李中易没看清楚柴荣是啥意思,只能选择最保守的策略,看看能不能应付过去

    柴荣摆摆手说:“先帝在日,曾屡屡告诫于朕,知任善任,方能基业永固。无咎,你且放宽心,朕无意夺了你的心血。”

    李中易其实一点都不放心,只是,柴荣既然这么说了,他这个做臣子的,也必须表明立场才有可能顺利过关。

    “陛下指哪儿,微臣就打到哪里。”

    面对足智多谋,又擅用帝王心术的柴荣。李中易觉得,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策。

    “嗯,朕来京兆府之事,时日一长,消息必然走漏。所以,进兵夏州之计,必须早行。”柴荣叹了口气说,“如果不是需要统筹大军。朕真希望和你一起驰骋大漠,渴饮虏血。”

    李中易心里多少有些得意,想当初在朝堂之上。那一曲慷慨激昂的满江红,博得了多少赞誉

    柴荣的骨子里,确实是个反虏主义者,不管是西虏还是北虏。柴荣一概看不顺眼。必欲除之后快。

    自秦皇建立郡县制度以来,天下一统方为至尊的观念,已经深入历代雄主的骨髓之中。

    远的有秦皇汉武,近的有唐宗,再近千年以上,还有毛太祖

    儒家思想纵有许多糟粕,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教化之功,确实善莫大焉。

    话说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如果没有这种大一统思维的激励,近代中国早就在列强的欺凌之下,四分五裂,则永无崛起之日矣

    “陛下乃是万金之躯,岂可轻易涉险”李中易嘴上这么劝说,心里其实非常同情柴荣的处境。

    后周太祖郭威临驾崩之前,召李重进入宫,命他当面以臣子之礼,跪拜柴荣。

    可是,李重进犹豫了许久,始终不肯下跪。直到,郭威大怒,李重进这才不情不愿的认了柴荣为新主。

    柴荣登基之后,李重进表面上显得异常恭敬,暗地里却一直在招兵买马,竭尽全力的壮大实力。

    柴荣是什么人他明知道李重进有异心,却始终没有太大的反应。据李中易的猜测,饱读史书的柴荣恐怕是想等李重进先造反,再兴兵灭之。

    可是,这李重进偏偏只是招兵买马而已,始终没有举起反旗。

    这么一来,朝中的局势,也就变成了异常诡异的僵局。一方既然不反,另一方也没理由立即下毒手,铲除眼中钉,肉中刺。

    站在柴荣的立场上,李中易也觉得他这个非郭家的儿子登基做了皇帝,从法统上来说,先天性就颇有不足。

    假如,柴荣是正儿八经的郭威嫡子,那么,他随便找个理由宰了李重进,朝中的重臣们也不会反应过激。

    偏偏,柴荣仅仅是郭威的养子罢了,人家李重进是郭威的亲外甥,身上流淌着郭家的血脉。

    张永德的老婆,是郭威的第四女寿安公主,这可是正儿八经的郭家血脉。

    柴荣凭空得了郭家的江山,却在没有好由头的情况下,就灭了郭家最后的血脉,咳,忘恩负义,丧心病狂的坏名声,可想而知的会如影随形的黏在柴荣的身上。

    站在李中易角度,都很有些替柴荣感到为难,很不好办啊

    既然不能直接杀了张永德和李重进,柴荣身边的亲信地位还不足够统帅大军,所以,历次出征,柴荣都只得勉为其难的御驾亲征。

    “陛下,臣这次奉诏赶来见驾,还带了一个人来。”李中易拱着手说,“此人乃是府州折家的子弟,名叫莫继勋。”

    “府州折家”柴荣挥舞几下手里的玉钺,随即笑道,“折掘家和党项八部,那可是世仇啊。”

    “无咎,在府州没来人之前,朕暂时不想见他。”柴荣的话不多,却一语中的,直接切中要害。

    主动联系折家,和折家派人上门求救,有着本质性的不同。

    李中易早就料到柴荣会做此安排,他只所以要主动提及莫继勋,只不过是想提前在柴荣这里挂个号,引起老柴同志的注意罢了。

    折家的家主,侍中折从阮,名义上是周臣,实际上,他就是一个游离于大周实际控制之外的藩镇,需要羁縻的边疆土皇帝。

    李中易眨了眨眼,说:“陛下,臣有一点小小的浅见,待大军及粮草辎重集结完毕,或许可以召折侍中来京兆府议事”

    柴荣会心的一笑,说:“此议甚佳,朕也颇想会一会,常驻西北的诸卿。”

    李中易心想,柴荣悄悄的来到京兆府,目的不就是想就近测试一下,西北诸侯们对朝廷的态度么

    等大军集齐,柴荣肯定会一一召见西北的羁縻之臣,李中易是第一个被召见的,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已经引起了柴荣的高度注意。

    李中易接到召见的旨意,连衣服都没有换,就直接轻兵来见柴荣,在第一时间,已经证明了他对朝廷的忠诚。

    假如李中易墨墨迹迹,拖延敷衍,就是不肯来见柴荣。嘿,京兆府集结起来的十余万大军,首攻目标恐怕就不是夏州的党项八部,而是盘踞于灵州的李中易了。

    李中易从不敢奢望,仅仅这一次的表现良好,就彻底打消柴荣对他的疑虑。

    在对待老柴同志的问题上,李中易始终把握住一条:老柴在位一天,他李某人就必须是大周最忠心的臣子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