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下,逍遥县侯、朔方观察处置使、灵州刺史李某,平定夷乱,有大功于社稷授开国逍遥县公、金紫光禄大夫、龙图阁直学士、右金吾卫上将军,荫长子李继易宣德郎,诰封其母李薛氏三品淑人”

    传旨的天使念了一大段四六格式的诏旨,李中易早已适应了接诏的流程,自是应付自如。

    陪着一道接诏的左子光,听了李中易的诸多新头衔,不由暗暗冷笑不已。朝廷的封赏,看似异常丰厚,实际上,除了龙图阁直学士这个馆职之外,其余的都是虚衔,不值几个大钱。

    李中易客气的将天使送入了馆驿歇息,好好的客套了一番,等他出来之后,左子光冷笑道:“朝廷待老师何其不公也”

    李中易皱紧眉头,看了看四周,见左右都是牙兵营的心腹,这才笑道:“雷霆雨露皆是天恩,我本蜀国贰臣,能有今日之荣华富贵,皆是陛下赏识之故。”

    左子光叹了口气说:“下官拜见县公爷。”言谈之间,颇为不忿。

    李中易轻声笑道:“满臣文武,未及而立之年,荣任县公者,舍我其谁”

    这个左子光,如果不控制好了,将来恐怕会是石守信,或是慕荣延钊一类的狠角色。

    就算是拥兵自重,想要黄袍加身,也必须看清楚火候,不能妄动滴

    左子光突然笑道:“老师尝言,取实利而轻虚名。学生刚才太过莽撞了,请老师勿怪。”

    李中易摸着下巴心想,魏文帝曹丕将汉献帝拉下马来。曾经说过:朕知之矣

    唉,人在庙堂,身不由己呐

    李中易的心情始终很矛盾,柴荣早亡,就相当于秦失其鹿,天授不取,那不是脑残。又是什么

    可问题是,改朝换代,哪有那么容易

    “将明。吾自有主张,汝不许胡来。”李中易决心要敲打一下左子光。

    在郭怀、姚洪和左子光三人之中,郭怀性格老成,轻易不会越雷池半步。姚洪比较喜欢行险。而左子光则坚备郭、姚二之所长,胆子大得惊人

    李中易如今不过是一州的地盘,左子光就敢妄想,假以时日,李中易当上一镇节度,左子光不得上房揭瓦

    左子光笑嘻嘻的说:“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倒成荫,学生谨记老师的教诲。”

    李中易一阵头疼。这个胆大妄为的左子光,将来不至于捅出大漏子吧

    按照柴荣的旨意。郭怀被任命为朔方军副都总管,姚洪则是都虞候,左子光则被正式任命为灵州长史。

    柴荣虽然没给李中易增加太多的实权,可是,把他的儿子老娘以及老部下,全都封赏了一遍,从明面上来说,也算是对李中易恩宠有加了。

    封妻荫子诰母,对于纯正的古人来说,的确是莫大的恩典。

    过了正月之后,李中易得知了消息,柴荣已经秘密从开封,抵达了京兆府。

    京兆府,长安,大唐的故都,如今已是一座满目疮痍的废城。

    自从安禄山叛唐以来,长安城历经黄巢及朱温的摧残,早已不复当年全球第一大城的风貌。

    按照柴荣的指令,李中易领着五百骑兵,星夜兼程的赶到了京兆府。

    “臣李中易拜见陛下。”在京兆府尹的后花园内,李中易见到了柴荣。

    “无咎,委屈你了。”柴荣快步走到李中易的面前,神色凝重的说,“此次平灭夏州之后,朕一定召你返京。”

    李中易刚欲谢问,却见柴荣摆着手说:“三哥儿渐渐年长,即将进学,朕信得过你。”

    嘿嘿,柴荣这话里的内涵,实在是太过丰富,李中易一时之间,也难以完全消化干净,只得叩首谢恩。

    “无咎,汝不在开封,后勤辎重颇多掣肘之处。朕左思右想,始终觉得非你不可。”柴荣拉着李中易的右手,异常诚恳的说,“若假枢密副使,非你莫属。”

    李中易心想,柴荣八成是后悔了,如今又想笼络于他。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平定灵州之功,的确不是一件小事。

    自晚唐以来,中原王朝的势力范围,已经远远不及西域之地。就算是灵、盐二州,后周朝廷因为力多不逮,也一直以羁縻为主。

    李中易上任不到半年,就彻底的平定了灵、盐二州的党项乱局,从战略意义上来讲,对于柴荣最终平定西北,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只是,柴荣当初的封赏,确实显得薄了不少,难免令人有些失望。

    如今,柴荣亲口许诺李中易,只要平灭夏州党项,即以枢密副使相酬,这可是非常有诚意的提拔。

    大周朝廷,自太祖郭威立基之后,首重政事堂,其次则为枢密院。

    说白了,也就是以文领武,以文制武。

    只是,历史给柴荣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他最信任的赵老二,在他驾崩之后,果断篡了他儿子的皇位。

    按照大周朝廷的位阶,枢密院有正使一人,副使两人,副使之一掌管军政,另一则掌管军令。

    大周朝的枢密副使虽然不如北宋时期那么显贵,却也是位高权重的朝廷重臣,但凡军国大事,枢密副使都有资格参与讨论,并发表个人的意见。

    晚唐的惯例,政事堂和枢密院合称两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乃是真宰相,权摄百僚,掌管民事。

    参知政事虽然有资格参与国家大事,可是,并无轮值宫中,掌印签押的资格,其地位实际上,还不如手握局部军权的枢密副使。

    这其中的奥妙其实说穿了,也很简单,郭威,郭雀儿靠可不是士大夫得的天下,而是他手下的数万精锐将士。

    正因为如此,大周朝建立之后,从郭威开始,都异常重视枢密院的掌军之权。

    按照朝廷的规矩,凡是指挥以上编制的禁军调动,必须政事堂的宰相、枢密使以及两位枢密副使,四人以上同时签押用印,才是正经的军令。

    换句话说,一旦李中易当上了枢密副使,他固然无权提拔谁当大将,可是,却有资格拒绝签押,从而坏了别人的好事。

    这就叫作成事不足,败事却有余

    枢密副使,对于调动禁军兵马,提拔军中重将的话语权,比参知政事强出去太多

    李中易暗暗叹息不已,柴荣不愧是一代雄主,恩威并施的帝王心术,运用得异常娴熟,让人无话可说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