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好擦黑的时候,朔方新军的将士们饱餐了一顿干粮,开始上路。

    西北夜间的寒风,吹得人彻骨冰凉,李中易坐在马上,反而觉得浑身发冷,手脚冰凉,他索性从马上下来,混在牙兵营的队伍里,默默前行。

    朦胧的星光之中,莫继勋看见李中易下马步行,心里异常之震撼。

    在府州时,折家的家将们都以骑马为荣,步行为耻。这李中易却反其道而行,没有丝毫的架子,莫继勋心想,主帅能够以身作则,还愁部下们不效死力么

    实际上,莫继勋误会了李中易,李中易不过是冷得受不了,利用步行取暖罢了。

    由于是强行军,区区五十里路,大军花了四个时辰,就赶到了夹胡谷外围三里的地方。

    和哨探接上头后,李中易了解到一个重要的情况:天下午稍晚一点的时候,夹胡谷内,进驻了大队的党项人。

    左子光兴奋的搓着手说:“太好了,谷内的蛮子越多,咱们将来就越省力。”

    郭怀嘿嘿一笑,说:“既然蛮子们多了不少人,我的骑兵暂时不需要急着出去撒网了。”

    姚洪不满的望着郭怀,说:“怎么着,瞧不起我手下的五千多弟兄是吧”

    郭怀满不在乎的说:“既然蛮子的主力聚集到了一块儿,多个人多一份力量嘛。老姚,放心好了,没人会和你抢功。”

    李中易懒得理会这两个喜欢打嘴仗的家伙,他直接吩咐左子光:“赶紧修改作战计划。”

    “喏。”左子光知道李中易的谨慎脾气。转身出了大帐,召集他的手下们,临时修改作战计划。

    半个时辰之后。天色依然漆黑一片,按照参议司制订的作战计划,姚洪把手下撒了出去。

    郭怀则命令手下的骑兵们,再次仔细的检查一下,马蹄上包裹的麻布是否牢靠,马嘴是否戴好嘴套

    李中易从遮挡光线的厚油布小帐之中钻了出去,莫继勋和他的决死都已经集合完毕。

    “注意安全。多保重。”李中易走到莫继勋的身旁,也没多说废话,只是抬手重重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莫继勋咧嘴一笑,小声说:“大帅,您就瞧好吧,末将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

    夜色太黑。莫继勋转身走出去不远。李中易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背影,只听见沙沙的脚步声。

    跟在莫继勋身后的是,姚洪亲自率领的精锐战兵,人数并不多,只五百人,却是从数千精锐步兵之中,挑选出来的悍勇之士。

    此战的关键,就在于及时的控制住夹胡谷四周的至高点。只要朔方步军占据了地利优势。即使谷内的蛮子们全都集结起来,也没啥可担心的。

    大军一队接着一队离开了临时宿营地。李中易的身边,除了郭怀的三千多马军之外,就是五百名牙兵营的心腹亲卫。

    李中易的牙兵营都是心腹中的心腹,骨干中的骨干,这些人只要放出去,至少是个副都头。

    牙兵营一直由李云潇李小七和李小八轮流率领,这次出征的时候,李中易把李小八留在了东京开封府,目的只有一个,管好李中昊那个逆反心理异常严重的小家伙。

    郭怀有些担心的问李中易:“这么多人上山,恐怕很难藏得住声响”

    李中易在黑暗中笑了笑,说:“其实呢,被发现了也不怕的,打夜战是咱们的强项,另外,你手里的三千骑兵难道是吃素的”

    郭怀笑道:“相距这么近,一个冲锋转眼即到,又有手驽的帮忙,以有备打无备,胜算颇大。”

    李中易点点头说:“党项人最大的问题是,游牧气息十分浓厚,纪律性不强,死战的决心严重不足。”

    郭怀看了眼四周,小心翼翼的凑到李中易耳旁,小声说:“香帅,咱们有此实力,天下何地不可去”

    黑暗之中,李中易瞥了眼脸容异常模糊的郭怀,轻声说道:“有些事情绝对不能急,笑到最后的才是大赢家。”

    在郭怀看来,李中易这话象是透露了点什么,却又仿佛啥都没说,十分耐人寻味。

    李中易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情,他们的手头刚刚有了点稍微像样的实力和地盘,郭怀的野心就已经膨胀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皇帝者,兵强马壮者为之,此乃千古不变的真理

    翻译过来,就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不管是建立新朝,还是推翻旧朝,都需要牢牢的掌握住枪杆子。

    李中易心里有数,柴荣对他是既重用,又暗中一直防备着。

    韩信有句名言:狡兔死,走狗烹

    按照帝王的心术来推算,假如,契丹人被赶出中国,后周拿回了燕云十六州之时,也许就是李中易解甲归班文官系统的时候。

    以李中易目前在军方的潜势力,其实已经超越了赵匡胤、韩通、张永德和李重进这几个后周重将中的任意一人。

    原因很简单,包括破虏军和朔方新军在内的大周最精锐的部队,都和李中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目前,比较困扰李中易的是,破虏军和朔方军彼此分离,暂时没办法形成犄角之势。

    远水解不了近渴,李中易心里有数,等灭了夏州党项之后,就是他回京转转职之时。

    以柴荣的帝王心术,不太可能允许李中易长期统军在外,张永德、李重进、赵匡胤都是如此。

    唯独有个例外,就是韩通那个对柴荣一生忠心耿耿的憨货,一直掌管着开封城内最大兵权。

    开封城内的三万精锐羽林军,都在韩通的手上,一万多破虏军就在开封城北门外,赵匡胤的三万多虎捷军也驻扎在开封的南门。

    再外围一点,却是张永德的五万兵马,和李重进的四万兵马。辩证的看,柴荣这也是强干弱枝的一种策略,在开封城附近摆了接近二十万精兵。

    从柴荣的这个军事部署,李中易看得非常清楚,老柴同志这是典型的实力制衡策略。

    韩、李、赵这三家,以及张永德和李重进这两家,彼此牵制着,谁都不敢妄动,否则,必定是悲剧性的下场。

    李中易沉思过后,抬起头刚想说话,却听见夹胡谷的山峦之上,突然传来凄厉的惨叫声,在夜空之中清晰的回荡。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