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帅,莫继勋求见。”牙兵进来禀报了这个消息。

    李中易心想,莫继勋应该是有话说吧,就命人将莫继勋领了进来。

    “大帅,刚才末将在清理庄子的时候,发现了一处地窖,其中藏了一家五口人。”莫继勋拱手施礼,禀报了这个惊人的发现。

    李中易点点头,正欲说话,郭怀却插话进来,反问莫继勋:“你是怎么找到哪个地窖的”他心里非常奇怪,手下的士兵们,已经搜索得非常仔细,却没有发现地窖。

    莫继勋淡淡的说:“因为末将长期和党项蛮子打交道,熟悉他们的习性。”

    李中易有趣的望着莫继勋,折掘家原本就是党项人的一支,却以蛮子称呼以前的族人,呵呵,汉化得够彻底啊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就是史书上没有记载的细节了

    折家的现任家主折从阮,异常推崇儒学,以身存党项血脉为耻。所以,折家的男丁,从小不仅要习武,更是手不离卷,子孙们个个都有儒将之风。

    只是,李中易也有些奇怪,莫继勋熟悉党项人的习性,和发现那个地窖有何关联。

    “回大帅,党项人打草谷的时候,一般不会搜索得那么仔细,尤其是断墙之下的碎石附近,或是灶底。”莫继勋解释得非常详细,这让李中易越发认定,眼前这个姓莫的必定与折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李中易不动声色的命人把侥幸逃得性命的那一家人,都带到了的眼前。这一家人有一个老汉。一对夫妻,外加一双儿女,显见。全家都幸存了下来。

    “大帅呀,整个庄子的人都被该死的党项恶贼杀光了,乡亲们死得太冤了啊”

    那一家人刚刚被带到李中易的面前,就哭天抢地的大声号呼,泪流满面。

    李中易叹了口气,心下一片惨然,他任由这家人哭够了。发泄出心中的恐惧和愤懑,这才温和的安抚道:“你们放心好了,官军及时赶到。一定会替乡亲们报仇雪恨。”

    为首老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小牛犊一般的孙子,推到李中易的面前,哽噎着说:“小人后悔莫及啊,当初建立庄卫的时候。小人一时鬼迷心窍。竟然舍不得出那几个小钱,以至于酿成了大错。大帅,我就这么一个孙儿,如今把他送进官军,追随大帅杀敌。”

    “阿爷,大郎还小,就让孩儿从军,替乡亲们报仇吧”老汉的儿子也许是不舍得独子上战场。当即跪到了老汉的身前,要替儿从军。

    “你真糊涂。你走了,这个家靠什么活下去”老汉气急败坏的数落着独子。

    莫继勋心想,这个老汉确实被逼急了,否则,不可能把独孙送进军营。

    汉人都异常重视香火的传承,不到万不得以,不会让家族绝户。

    府州的折家也是一样,折家的嫡长子折德扆年过二十四岁,膝下依然无子。结果,折家的老祖宗折从阮急得不行,干脆命折德扆收养了折御寇作义子。

    谁曾想,折御寇刚被收养不久,折德扆在两年间,连续得了两个亲儿子,就是折御勋和折御卿这兄弟俩。到了第六年,折德扆又得了一女,这就是今年刚好十六岁的折赛花。

    由于迷信上天赐福的缘故,给折家带来香火好运的折御寇,一直深受折家老祖宗的宠信,在家中的地位不仅不低,反而十分显赫。

    只是,折御寇也是极聪明之人。他本是外姓,自从,折家有了两个嫡子接掌家业之后,他这个养子的身份,就变得异常尴尬。

    折德扆的老妻,就一直看折御寇不太顺眼,经常在暗中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

    折御寇感念折从阮的莫大恩德,成年之后,索性把心一横,改名莫继勋,远走灵州,想在暗中助处境险恶的折家,一臂之力。

    李中易摆摆手,打断了喋喋不休的老汉,含笑抚慰说:“老人家,你且莫着急。上天有好生之德,依照朝廷的规矩,官军向来不收独子,所以,你们就别争了。”

    “不瞒大帅,小人宁愿绝户,也要让小孙儿上战场,亲手砍死几个党项狗贼。”老汉的决心显得非常大。

    李中易摇了摇头,说:“老人家,对不住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家绝户。再说,大战在即,令孙没有经过任何军事训练,很可能没杀了党项人,反而自己”故意顿了顿,给老汉留下理性思考的余地。

    莫继勋暗暗点头,为将之道,最讲究五个字:智信仁勇严

    据莫继勋的暗中观察,李中易基本做到了这五个字,只是没有经历过大战,对于李中易临阵指挥的水平,他暂时还没发现罢了。

    老汉的媳妇儿,毕竟是个没文化的妇人,头发长见识短,她见李中易拒绝收下她的独子,惟恐老汉继续做傻事,赶忙出言相劝,“阿爷,大郎还小”

    谁曾想,这妇人话还没说完,就听老汉厉声喝道,“家中之事还轮不到你个妇道人家多嘴多舌,再敢胡乱鸹噪,休了你。”

    那妇人吓得黄脸变成了白脸,慌忙退后几步,再不敢多话。

    李中易翘起嘴角,心想,男人可以休妻,这种特权实在是太厉害了

    虽说,理学尚未兴起,寡妇可以随便再嫁。但是,顶着休书回娘家的妇人,恐怕再难嫁得出去啊

    “好了,不必多言,吾意已决。”李中易还有大事要办,懒得罗嗦,果断制止了老汉的念头。

    郭怀见老汉依然犹豫不决,就笑着帮腔说:“老人家,你且安心领了粮食,好好的收拾收拾,先去灵州吧。此地已经很不安全,党项人随时随地都可能杀个回马枪。”

    这次的作战对象不同,党项人都是骑兵,又在四处抢劫之中,灵州官军稍有不慎,只要暴露了行踪,很可能无法偷袭,而变成正面决战。

    从郭怀的本心来说,倒是希望和党项三部的蛮子们,正面好好的打上一仗。

    按照李中易的说法,不经历铁与血的残酷考验,仅仅是训练,或是偷袭战,朔方新军的新字,始终就无法摘去。

    “大帅,小人十分熟悉本地的地形,愿为大帅指路。”老汉忽然跪倒在了李中易的身前,死活不肯起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