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那个蛮女在柴房里骂骂咧咧的折腾了一晚上,按照您的吩咐,我没搭理她。”李云潇皱紧眉头说,“蛮话真难懂,我一句都没听懂。”

    李中易点点头,说:“我也不懂党项话,不过,我却知道怎么驯服女人。你吩咐下去,所有看守都不许和那蛮女说一句话。”

    “喏。”李云潇怪笑着说,“先闷她十天半个月的,看她还敢不敢如此嚣张。”

    “留着她还有用处,别饿着她,也别让她死了,总之,不许打不许骂,就这么晾着她。”李中易摸着下巴,坏坏的一笑说,“这个女人很重要,和党项八大部落之一的房当家,血脉很近。”

    李云潇会心一笑,说:“小人办事,您就放心吧。”

    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扭头去了参议司的公事厅,进屋一看,左子光正埋头看书桌之间,用心的查阅着老百姓递来的状纸。

    左子光听见脚步声,抬头一看,见李中易来了,赶忙起身让了座。

    “仁多贵派人通知咱们,叶河部落的族长,那天带人杀了几个狗头部落的牧民,这两家已经被仁多贵挑起了仇恨,势成水火。”左子光含笑递给李中易一张羊皮卷,这是仁多贵派人送来的信。

    李中易接过信,简单的看了一遍,笑道:“仁多贵把那两个部落火并的地点说得如此详细,打的是什么主意”

    左子光嘿嘿一笑,说:“螳螂捕蝉。仁多贵想当躲在后边的黄雀罢了。”

    李中易抖了抖手里的羊皮,笑道:“这个仁多贵啊,我以前倒是小瞧了他。智商挺高得嘛。”

    左子光摇了摇头说:“仁多贵就算是再精明,牛头部落的实力不济,徒唤奈何”

    “暂时还用得着他。”李中易凝神想了想,问左子光,“他还联络了多少人”

    左子光从书桌上拿起一张墨迹未干的纸,递到了李中易的手上,笑着解释说:“他们本族都抽空了。有八百多人,私下里又联络了一批被狗头部落欺负得比较狠的小部族,大约有一千人出头。”

    李中易看了眼手里的详细名单。笑道:“那就依计而行吧。”晃晃悠悠的又转回了自己的官厅。

    灵州州衙前堂,一共分为前中后三堂,前堂专门用来接状纸,审案子之用。堂额上书三个大字:亲民堂。

    中堂办理的是针对涉及妇人。或是戎机之类的案子,俗称二堂。

    三堂以内,则是灵州州衙办公的地方,俗称灵州公事厅。

    李中易和几个上佐官的公事厅位于三堂的左侧,录事参军事以及诸曹判司,则在右侧办公。

    如今,别驾、司马早就靠边站了,掌握实权的长史杨正高。也被李中易打发回了家。

    实际上,整个三堂的左侧。成了李中易独占的办公场所,绝无嘈杂之声,极其适合安静办公。

    李中易上任之后,一直在谋划着,搞定党项人的问题,所以,他正式当上灵州刺史之后,就直接下令:州衙的公事,由录事参军事高晓元汇总之后,先送到左子光那里进行摘要处理,最后再由他这个“一把手”进行批阅。

    这么一来,左子光实际上承担了,录事参军事高晓元以前的职责。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一个师傅一个法,一个号手一个调,李中易就是要用这种强势的姿态,告诉州衙的诸官吏,灵州已经变天了

    如果李中易的时间很多,倒可以利用以前混迹官场的经验,慢慢的甄别,淘汰或是选用灵州既有的官僚群体。

    可惜的是,李中易已经接了柴荣的密诏,暗中的身份已经是西北面行营都虞候。

    按照大周的规矩,仅仅是某某行营,代表的只是小范围的作战。一旦,行营的后缀里面,多了个面字,那就意义非同小可,至少是五万人以上的大军作战。

    西北面行营的悄悄建立,这就意味着,柴荣很可能会在半年之内,御驾亲征定难军。

    李中易如果无法在半年之内,搞定人数众多,却桀骜不逊的党项人,到时候,他别说配合柴荣,去偷袭党项人的老巢夏州统万城,就算是粮道都可能被各个部族给切断。

    朔方新军的行军速度,确实是很快,问题是,大军进入漫无边际的数百里瀚海,可不是闹着玩的。缺粮倒在其次,缺水可就全完了

    所以,李中易这才在刚刚上任的时候,借助于狗头部落的太过贪婪,利用牛头部落被欺压得太狠的反弹心理,使出了驱虎吞狼之计。

    和昨天一样,李中易已经在公室厅内,坐了两个多时辰。除了来找他汇报公事的录事参军事高晓云之外,诸曹的判司竟然没有一个人私下里来找李中易,向表达不管真假的投诚之意。

    李中易捧起茶杯,喝了口茶水,心里早已明白,这是杨正高变相向他示威。

    换句话说,整个州衙上上下下的佐吏们,即使不全是杨正高的人,也都慑于杨正高的淫威,而不敢主动与李中易合作。

    落一叶而知秋,州衙的官吏们的不合作,显然隐藏着极深的内幕。

    灵州这个西北边陲重镇,居然连续被弄死了三个刺史,党项人和本地的汉族大地主的全面合流,显然已成的气候。

    可惜的是,杨正高完全打错了算盘,灵州的财富大多都在党项人的手上,民间的汉户逃人多如牛毛。

    偌大个灵州,十县之地,居然只有十来万人,可想而知,乱得确实够可以的。

    不过,上帝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汉人农户虽然少了许多,可是,除了党项五大部落之外,本地尚有近百家党项人的小部落。

    每家小部落的战士虽然都不多,仅有几十乃至数百人,可是,一旦李中易将这些小部落掌握到了手上,就是现成的骑兵部队。

    “公子,那个蛮族的小公主,闹着要见您”就在李中易捧盏凝思的时候,李云潇轻手轻脚的走到李中易的身旁,小声汇报了仁多琴娜的请求。

    “我不是说过了么,先晾着她”李中易心里觉得有些奇怪,李云潇一直是个办事十分稳妥的心腹。

    李云潇陪着笑脸说:“公子,咱们都疏忽了一件事,她虽然是个蛮子,却是个女的。她她说,要小解了”

    李中易这才恍然大悟,李云潇不提醒,他还真的忽略了这个比较特殊的问题。

    咳,李中易上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后院的奴婢们都清理了出去,换成了自己的心腹元随或是牙兵。

    李中易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自然不希望身边的奴婢里边,藏有别人的眼线,将他的一举一动,全都盯在眼里。

    只是,李中易百密一疏,算到了开局,却没有料到,仁多琴娜居然会被仁多贵,塞到他的手上。

    后宅的内院,只有颦儿等几个只会说汉话的婢女,李中易不由有些挠头,语言不通,也是个大麻烦哈。

    忽然,李中易灵光一闪,笑着嘱咐李云潇:“你去搭院子摆一圈屏风,中间只摆上马桶便好。”

    李云潇跟着李中易的时间已经不算短了,他一听就明白过来,因为茅厕里边杂物颇多,一个不留神,仁多琴娜很容易找到东西自伤。

    屏风里则不同了,即使仁多琴娜想寻死,李云潇他们听见动静,跑进去制止,完全来得及。

    “等一下。”李中易见李云潇转身欲走,他忽然想起,草原民族的女子,大多随身带着匕首之类的东西,“你还是先去夫人的厢房那边,随便找个婢女,仔仔细细的把那蛮女的身上,搜一个遍。听好了,靴子里很可能有刀。”

    李云潇心头猛的一凛,如果李中易没有及时的提醒,他碍着男女有别,还真有可能疏忽了:蛮族无论男女,身上都带着刀子。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李云潇一脸糗糗的又跑了来,小声禀报说:“幸好公子您提醒得早,那个蛮女还真是了得,不仅两只皮靴里藏了匕首,甚至贴身还有一把小刀。”

    李中易微微一笑,问李云潇:“她闹得很厉害我怎么没有听见声音呀”

    李云潇嘿嘿一笑,回道:“我就是担心她会嚷出声,所以,只是解开了双脚上的绳子,她的嘴巴里边一直堵着帕子。我请了夫人身边的如花妹妹,伺候着她,擦了屁”

    也许是觉得十分不文雅,李云潇的话,只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

    李中易心想,既然惊动了费媚娘的身边的如花,恐怕,等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找他了。

    费媚娘以前在后蜀宫中的时候,已经习惯了男人身边妃嫔无数的场面,只是,颦儿那丫头,老喜欢替费媚娘打抱不平,主动找事。

    谁曾想,李中易的念头还没转完,就听见公事厅的外面传来颦儿的声音,“你去禀报一下,就说我有要事求见。”

    嘿嘿,说颦儿,颦儿到,这丫头简直就像是护家的藏獒一般,只要有机会,就死死的盯着李中易,不让他暗中偷腥。

    颦儿一见面,就质问李中易:“小婢想请问家主,您的后院里边已经有了那么多妾室,还不够么那蛮女我去见过了,不仅长得丑,而且浑身都是膻腥味,闻一闻就想吐。”

    李中易有趣的望着颦儿,两眼一眨不眨,直到她红着俏脸,尴尬的别过头去,他这才莞尔一笑,这个丫头,心里面有鬼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