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山乌海部落的长老仁多猛,今天换了一身只有大喜之日才穿的上品的红狐皮袍,他端坐在高头河套马的背上,扭头看向身后的送亲队伍,嘴角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和叶河部落结亲,一直是仁多猛的主张,如今,愿望达成,他自然很有些得意。

    那狗头部落欺人太甚,仗着兵强马壮,骑兵众多,居然就敢逼迫乌海部落交出最肥美的草原,迁移到偏僻的灵州西北部,靠近荒漠的草场那边去。

    狗头部落的要求看似无理,实际上,按照大草原上,强者为尊的规矩,原本是无可厚非的。

    草原民族,从来都是按照拳头的大小来说话的。道义在这些党项人的眼里,全都是狗屁,根本不值一提。

    按照事先的约定,乌海部落这边派人送亲,叶河部落那边,也会派出大队人马前来迎亲。

    仁多猛取下皮囊,仰起脖子,喝了口马奶酒,抹了把酒渍之后,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乌海部落的小公主,仁多琴娜,可是方圆几百里以内,首屈一指的大美人儿。

    叶河部落族长仁多藏荣在提亲之前,就暗中送给仁多猛,几百头羊,几十匹好马,还有几个美貌的汉人女奴。

    等到提亲正式成功之后,仁多藏荣又补送了几十匹从汉人老百姓那里抢来的绢帛,这一下子就让仁多猛,大大的发了笔财。

    大英雄爱美女。仗义疏财,这正合仁多猛之意。

    党项人娶亲规矩其实非常简单,并没有花轿之说。仁多琴娜按照党项人的习俗,穿上民族的盛装,在自家老爹的跟前大哭着,被人送上马背,然后就被仁多猛护送着上了路。

    送亲的队伍,按照党项人的习俗,派出的是六十七人。等叶河部落的六十七人迎接上来,恰好组成了双数。

    仁多猛抬眼看了看前边,只要穿过这片山谷。距离叶河部落的领地,就不远了。

    就在仁多猛眯眼看天的时候,山谷的上方,突然传来尖利的唿哨声。眨个眼的工夫。就见几百名骑兵挥舞着手里的钢刀,从四面八方,冲杀了下来。

    仁多猛见势不妙,赶紧掉转马头,快马加鞭的赶到仁多琴娜的身边,想带着她赶紧逃跑。

    可是,敌众我寡,仁多猛他们又是在山谷之中。前后左右都被封死了,能够往哪里逃呢

    装扮成蒙面大盗的仁多贵。指挥着牛头部落的精锐战士们,很快将乌海部落送亲的队伍围在了当中。

    “杀”仁多贵二话不说,仗着人多势众,挥舞着长长的弯刀,果断的劈死了一个挡住去路的乌海部落的战士。

    仁多猛毕竟是战场上的老手,搏斗的经验异常丰富,他接连砍死了好几个该死的蒙面强盗。

    就在仁多猛又劈死一名蒙面强盗的时候,突然,一支利箭从异常刁钻的角度,射中了他的胸部。

    仁多猛闷声一声,跌下马去,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大约一刻钟后,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乌海部的小公主,今天的新娘子,持刀奋勇自卫的仁多琴娜,被一个手疾的蒙面强盗甩出套马索,捆了个正着,只得束手就擒。

    草原民族也没有自杀保护贞节这种“荒谬”的规矩,仁多琴娜被两个身强力壮的蒙面强盗,捆死手脚之后,只是破口大骂而已。

    仁多贵心里颇有些得意,他也不是吃素的。打不过狗头部落,被迫让出肥美的草场,那是因为他们牛头部落战士太少。

    如今是以多打少,又是提前设下的埋伏,仁多贵还打不赢,不如找一口水井跳进去淹死得了。

    在仁多贵的手势指挥下,跟着他来搞偷袭的部族战士们,手里提着钢刀,将受伤未死的敌人,一一补刀杀死。

    原本躺在地上想装死蒙混过关的仁多猛,吓得魂飞魄散,他瞅准了一个空当,忍住胸部的剧痛,翻身爬上一匹战马,用匕首恶狠狠的扎进了马屁股里边。

    那匹战马痛极狂奔,眨个眼的工夫,就跑出去很远。

    “哟喝,哟喝”仁多贵故意大声发出狗头部落惯用的唿哨声,又用狗头部落的土话厉声下令,“追上去,宰了他。”

    仁多猛听了这话,吓得屁滚尿流,也顾不得胸部的箭伤一直在流血,伏在马背上,纵马狂奔。

    仁多贵带人追出山口之后,故意打手势,命令部落的战士们逐渐放慢了追击的速度。

    等到仁多猛的背影,已经跑得看不见之后,仁多贵这才带着战士们,返回了山谷。

    仁多贵看见被绑得结结实实的仁多琴娜,贪婪的咽了一口唾沫,眼前的这位女子,可是方圆几百里地以内,闻名一时的头号美女啊。

    左子光虽然没有说,把仁多琴娜抢到手后,该怎么处理。不过,理智告诉仁多贵,如果他私下里霸占了仁多琴娜,后患肯定无穷。

    在场的牛头部落的战士们,并不全是仁多贵的人,只要有人泄露出去,他仁多贵把仁多琴娜给吃到了嘴里,第一个饶不了他的,就是牛头部落的一干长老们。

    哦,合着大家拼死出力,倒让你仁多贵一个人得了天大便宜,哪有这么好的事啊

    仁多贵依依不舍的看了眼,美貌异常的仁多琴娜,只得按照族长以及长老们一起事先商量好的“毒计”,要把这个党项人之中最漂亮的小公主,送进李中易的刺史府。

    如果说,汉人一直把土地视作“哑巴儿子”,那么,水草肥美的草场,则是草原民族命根子。

    说到底,无论是土地兼并。还是草场兼并,都代表着资源的激烈争夺。

    汉人大地主,讲究的是土地多。财力大,奴仆多。

    党项人的部落,讲究的是草场肥,牛马多,奴隶多,族人多。

    汉蛮之间的表面追求不同,实质却是性质大致相同。都是要尽可能多的掠夺生存和发展的资源。

    “你们哪里来的强盗我外祖乃是房当家的现任族长,若是早早的放了我,我还可以帮着说说好话。饶了你们的狗命。”仁多琴娜因为出身高贵,一直被娇生惯养,从小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所以口无遮拦的破口大骂。外加要挟。

    蒙着面的仁多贵。一听房当家的名头,不由吓出一身冷汗。

    整个西北的党项人,主流的八大部落,一直盘踞在银、夏、绥、宥、静,五州的地域之内。

    这八大部落之中,拓拔家族是最大的部落,族内的战士至少超过了一万人。

    房当家则属于党项八大部落之中,第二大的部落。族内十六岁以上的成年男丁也超过了七千多人。

    党项的八大部落,因为长年联姻的关系。彼此之间都是亲戚的关系,所以,一直同气连枝,共同对抗外敌。

    仁多贵身为牛头部落的首席长老,他心里很清楚,就凭他们部落里边的这么一点点战士,根本都不够房当家塞牙缝的。

    于是,仁多贵更加坚定了,把“祸水”送给李中易,再暗中放出风去猥琐“毒计”。

    李中易想利用牛头部落挑事,牛头部落又何尝不是想把李中易推出来,当冤大头呢

    因为故意放跑了仁多猛,让他去向叶河部落报信,仁多贵压根就不敢在山谷里多待,他命令战士们把财宝都带上马之后,就领着众人打马扬鞭,抄小路离开了山谷。

    当涨红着一张小脸的仁多琴娜,被牛头部落的人用布袋装着,押到李中易面前的时候,李中易当即微微一笑,谁敢再说党项人,都是些力壮人傻的蛮子,那他自己才是大傻瓜呢。

    存在就是硬道理。党项人的先祖是西羌族,早在秦汉时期,这些西羌人,就已经在西凉地区叱咤风云,不可一世了。

    强大一时的西羌族衰落之后,逐渐和多民族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吐谷浑羌以及党项羌等羌族。

    吐谷浑被唐朝灭亡了之后,旧王族大部分去了河东地区,最终被后汉的高祖刘知远所灭。

    少部分吐谷浑羌,留在了甘州、瓜州、灵州、盐州等地,逐渐融入到了党项羌之中。

    话说,西羌族能够延续上千年的血脉,并且立国西夏,也确实有其过人之处。

    以党项人为主的西夏国,与北宋恶斗了上百年的时间,只是运气不好,赶上蒙古人最鼎盛的时期,被灭了族,从此烟消云散。

    仁多贵没敢亲自露面,派来的也是族中的高级战士,可想而知,就是留下了后手,免得被李中易当面拒绝。

    李中易的嘴角微微翘起,既然仁多贵胆大包天的敢去劫杀叶河部落族长的新娘子,他堂堂大周的西北面行营都虞候,朔方观察处置使,难道还不如小小的一个部落长老的胆子大么

    “押下去吧。”李中易捧起茶盏,轻啜了一口,笑道,“回去告诉你家仁多长老,就说我李某多谢这份厚礼了。”

    那个牛头部落的高级战士,也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话,他听了李中易的吩咐之后,原本紧紧提着的一口气,不由暗暗松了下去。

    “多谢李观察,小人回去之后,一定禀明族中长辈。”那高级战士也是个人精,说的话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李中易摆了摆手,让那个高级战士退了下去,左子光看了眼一直被帕子堵住小嘴的仁多琴娜,不由暗暗偷笑:老师的家中已经多妾,高丽的,倭国的,后蜀的,这又要添加一个党项的,嘿嘿,热闹之极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