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薛夫人抱着甜丫和宝哥儿进了宫之后,李达和一直惴惴不安,皇宫大内深似海,这一去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听说李中易领着大家平安的回了府,李达和心下大安,捋着胡须等在正房的台阶上。

    长子远征归来,还封了侯,李达和心里的喜悦,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

    望着渐行渐近的李中易,李达和无意中揪断一根长须,他的心里很有些得意,希望长孙将来不要辱没了承继的那个“易”字啊

    按照这个时代的取名规矩,儿子的名字,表字以及自号等称呼,一般情况下都要避讳父祖的名字。

    李达和身为祖父,有资格打破孙辈的起名规矩,让长孙承继了长子名字里的一个“易”字。

    按照李家的祖规,李达和这种做法,不仅没有违背宗族礼法,反而是李家传之后世,都与有荣焉的一段佳话。

    “孩儿拜见大人。”李中易快步走到李达和的面前,大礼参拜了下去。

    父母在不远游李中易这一出门就是大半年,按照礼法,他回家以后必须向补上无法晨昏定醒的缺憾。

    “快快起来,你我父子之间,何须如此多礼”李达和乐得又揪断了好几根胡须,笑得快要合不拢嘴。

    李达和快步走下台阶,伸出颤巍巍的双手,一把扶起了李中易,紧紧的拉住他的手,大发感慨:“老天爷有眼。一直默默无闻的我老李家,出了第一个万户侯珍哥儿,为父以你为荣”

    李中易心里有数。李达和虽然是医官,可是,一直以跻身于儒门士大夫阶层为荣,一言一行,始终以封建士大夫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此所谓,修身齐家是也。至于治国平天下,光宗耀祖的重任,那就只有看李中易的本事了

    “大兄。大兄,抱抱抱抱”这时,一直被薛夫人抱在怀中的甜丫,突然向李中易伸出双手。扭动着小腰肢。哭闹着要他抱。

    李中易哈哈一笑,伸出双手,从薛夫人手里接过了甜丫,这丫头刚会说话不久,居然知道喊大兄,简直太令人意外了。

    “甜丫儿,你知道大兄是什么意思吗”李中易低下头,含笑逗甜丫说话。

    甜丫笑嘻嘻的说:“阿娘说了。只要哄好了大兄,好吃的。好喝的,好玩儿的,啥都不会缺。”

    李中易一阵愕然,这个小妮子,未免太过于现实了一些吧

    见李中易朝她望过来,薛夫人有些尴尬的说:“你离家日久,我是担心甜丫认不出你来,所以每天”

    李中易哑然失笑,薛夫人希望她所生的同胞三兄妹,亲如一人的心思,彻底暴露无遗。

    李达和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李中昊,一脸落寞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思。

    “二郎,你可记得长兄如父的道理你大兄远征归来,也不知道上前见礼”李达和拉下脸,厉声训斥李中昊,心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苦涩之感。

    “见过大兄,恭喜大兄立功封侯。”李中昊受了训斥之后,只是面无表情的冲着李中易的草草的作了个揖。

    李中易淡淡的一笑说:“国子监的课业,重不重如果觉得无法适应,为兄倒是可以替你请一位名师。”

    “小弟还跟得上课业,有劳大兄费心了。”李中昊始终低着头,话里话外的冷淡之意,昭然若揭。

    李达和见了这一幕,心里不由暗暗一叹,兄弟不和,家之不幸啊。

    由于曹氏的被迫和离,李中易和李中昊两兄弟之间,始终隔着一道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清晰存在的心理隔阂。

    对于李中昊的刻意疏远,李中易丝毫也不在意,也问心无愧。

    李中易帮着李中昊进入国子监读书,供他吃饭穿衣,还每月有二十贯的月例零花钱,他这个长兄已经尽力了

    路都是自己走的,李中昊不想亲近李中易,随他的便,李中易没所谓

    “大兄,甜丫要吃糖糖”甜丫赖到李中易的身上,死活不肯撒手,小手抓在李中易的官袍上,馋得口水横流。

    李中易暗暗好笑,这个亲妹妹呀,怎么象是小馋猫投胎一样

    李家的有钱,在皇帝柴荣那里都挂上号的,家里每月的开销,至少以千贯来计算。

    甜丫不仅是家中唯一的女娃,还是李中易的嫡亲妹妹,家里人谁敢慢待了这个小丫头

    这个甜丫啊,口含金匙长大,居然还惦记着糖吃,将来肯定是个大吃货

    李中易正要命人取糖果来,薛夫人却插话说:“不能给她吃多了糖,牙口还没长齐呢。”

    “要嘛,要嘛,大兄,我要嘛”甜丫见势不妙,扭着小身子,手脚乱动,开始撒赖。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阿娘,少吃一点,没啥关碍的。”

    侍女捧来一大盘糖果,李中易掂起一块泛黄的小糖块,凑到甜丫的嘴边。

    甜丫贪婪的伸出粉红的小舌,一下接着一下,舔得很欢畅。

    甜丫快乐的舔着糖块,可是,口水混合着糖水,顺着她的嘴角淌出来,滴到了李中易的紫袍之上,黏黏乎乎的,别提多恶心。

    瓶儿忍住笑意,别过头去,不敢再看李中易的窘样。

    在正房笑闹够了,李中易抱着李继易,领着小妾们,回了他自己的院子。

    抱着自己的儿子,李中易的感觉又自不同,小东西还不会说话,乌黑的眼珠子瞪得溜圆,乌黑发亮。

    李中易将脸贴在儿子的小脸上,心里感慨万千。怀里的这个小东西,才是他和这个时代最紧密的纽带,也是他最终融入社会的见证。

    瓶儿发现李中易对儿子异常喜爱。暗暗长吁一口气,放下了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心。

    芍药没看李继易,自从李中易回府之后,她就全神贯注的盯在他的身上。

    李中易沐浴过后,换了一身便服,头戴交脚璞头,从奶嬷嬷的手上。再次接过宝贝儿子,抱着他去了书房。

    芍药一直冲着李中易挤眉弄眼,想引起他的关注。可是,却是瞎子点灯,白费了蜡。

    “恭喜爷,新得了四位大美人儿。尤其是。那三位长得一模一样。真个是我见犹怜呢。”瓶儿很想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可是,死死揪住帕子双手,却暴露了她的醋意。

    李中易微微一笑,将瓶儿揽到怀中,说:“咱们的儿子,还不会说话,已是从七品的朝散郎。你这个做娘亲的,应该高兴才是啊。”

    望着李中易怀中抱着的小东西。瓶儿柔肠百结,原本憋着一口怨气,立时舒缓了个七七八八。

    瓶儿的出身很不好,原本是庄户人家的女儿,家里遭了灾,这才被父母卖给了李家,成了当时还是薛姨娘的贴身小丫环。

    一想到儿子尚在襁褓之中,已是七品官,瓶儿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颇有一种扬眉吐气的畅快感觉。

    良人虽然好色,却也非常对得住她们娘儿俩,瓶儿倒也想开了。

    见瓶儿的身子,渐渐的松软下来,李中易拉住她的小手,恳切的说:“我不在家的日子,真是难为你了。”

    “爷,操持家务,本就是女子的本分,您和奴家说这些干什么”

    得了李中易的“提醒”,瓶儿一想及管家的乐趣,心里多少有些自得。

    以前是子爵府,如今,瓶儿管的已经侯爷府呢。她虽然还是个小妾,无论走到哪里,谁敢对她不恭

    “爷,您出征的这段日子,中书舍人刘鸿安的夫人,马氏,经常来咱们家里串门子。奴家虽是妾室,可是,那刘夫人却丝毫没有看低的意思,反而显得很亲热。”瓶儿知道李中易的习惯,喜欢在书房里处理家务事。

    李中易摸着下巴说:“刘鸿安的三弟,和咱们二郎是国子监的同窗,有了这一层关系,两家常来常往,倒也说得过去。”

    自从到了大周之后,李中易一直很少和朝中的重臣有来往,目的就是想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免得惹来柴荣的猜疑。

    如今,李中易手里又捏了兵权,还是大周朝首屈一指的精锐强兵,所以,和同僚之间往来,更要谨慎从事。

    “听刘家的马夫人说,刘舍人在朝中,也一直以纯臣自居,很少和臣工们有瓜葛。”瓶儿知道李中易想了解什么,就把她掌握的情况,不管对与不对,一股脑的都告诉了李中易,“不过,奴家使人去打听过了,这位刘舍人好象和殿前都点检张永德有旧怨。”

    李中易点点头,“啪叽”在儿子的小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这才惬意的笑道,“这就对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嘿嘿,看来这位刘舍人也是看准了,咱们家和张永德已经势成水火,难以相容。”

    官面上的事情,瓶儿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李中易怎么说,她就怎么听,没办法提出她的想法。

    “我现在回来了,想必那马夫人以后反而会来得少了。不过,这不要紧,你记住了,逢年过节,或是刘家有啥事,都要派人过去问候一声。礼物嘛,比旁人重一分即可。”李中易略微一想,小声叮嘱了瓶儿一番。

    瓶儿的记性一向很好,李中易着重这么一说,她当即记在了心里。

    “对了,爷,您走了之后。老太公查了好多书,硬是把这个小东西的乳名,改成了狗娃,说是乳名越贱,越好养活。”瓶儿一提及此事,就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狗娃李中易待呆呆的看着怀里的儿子,足足楞了半盏茶的工夫,这小名,可真有点那个啊未完待续。。

    ps:  年底了,会多事多,慰问活动多,每天都回家很晚,只能确保两更了,请兄弟们谅解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