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喝了口茶,随口笑问郑氏:“家里的情况都还好吧”

    郑氏客气的回答说:“外子蒙李帅的赏识,荣登朝廷高位,家里也事事顺心,有劳李帅动问,妾感激不尽。”

    李中易点点头,这郑氏还算知道礼数,说的话也面面俱到,既亲热又恭敬,看得出来,多年的官夫人确实没白当。

    “娘亲,你怎么不让父亲把那个小狐狸精,给撵出家门去呀”

    让人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彩娇竟然当着李中易的面,把金家的私事给抖露了出来。

    郑氏又急又气,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一把抓过彩娇,打烂她的小屁股。可是,彩娇如今已是李中易的宠妾,就算郑氏是她的亲娘,也不敢碰她半根毫毛。

    “三妹妹,你快别胡说了,咱们家的小日子过得好好儿的。”精明能干的蕊娇,知道郑氏不方便说啥,赶忙出来打圆场。

    李中易摸着下巴,心想,金子南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却纳了个和自家女儿差不多岁数的侧室,老牛吃着嫩草啊

    喜新厌旧本是人之常情,无论男女都是如此,不足为奇。

    透过彩娇暴出的猛料,李中易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金子南新纳的侧室,一定有盛宠,而郑氏则很可能被冷落到了一边,独守空房。

    彩娇吐了吐小香舌,挽住李中易的一支胳膊,小声哀恳道:“姐夫。您就下个令吧,让我阿爷撵了那个小妖精,好不好嘛。”

    李中易心里乐翻了。彩娇这小妮子和芍药真有一拼,都是脑水不太够的家伙。

    只不过,彩娇的心思,全写在脸上,即使是胡说八道,也是无心的。

    蕊娇忍无可忍,端出大姊姊的架势。轻声斥道:“彩娇,在夫主面前,不许乱说话。”

    郑氏的俏脸吓得一片苍白。彩娇啊,你个死丫头,胆子竟然大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你不要命了

    李中易含笑摆了摆手。说:“童言无忌嘛。都是我惯出来,不怪她。”说罢,将被吼楞了的彩娇,揽到怀中,怜惜的抚摸着她那乌黑的头发。

    唉,这年头,尤其是在李中易这种权贵之家的后宅,像彩娇这样只长胸脯。不长心眼的小丫头,上哪里去找

    李中易主动替彩娇出了头。蕊娇赶紧闭紧了小嘴,低下脑袋,不敢再言语。

    郑氏见了此情此景,既十分欢喜,又有些担忧,不知道李帅对彩娇的隆宠,会持续多久呢

    “姐夫,奴奴有错,再不敢了,您打我的小屁屁吧。”彩娇也不是真的笨蛋,发觉娘亲和两个姊姊都低着头,不敢再说话,赶忙撒欢打滚的向李中易认错。

    李中易哈哈一笑,说:“嗯,回头再好好的打你的屁股。”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就喜欢彩娇这股子,有点小娇憨,有点没脑子,关键时刻呢,却又有点小聪明的样儿。

    如果,彩娇峙宠而骄,不知道分寸,李中易也不至于宠她这么久,早就腻了。

    “好了,好了,自家人说点体己话,没啥大不了的,至于这么严肃么”李中易知道金家人怕什么,他干脆主动出面,打着哈哈,算是把场面圆了下来。

    就在这时,侍女来报,“禀主人,金继南带到。”

    “哦,叫他进来吧。”李中易以前听说过这个准小舅兄的纨绔子弟事迹,他倒有些好奇,这金继南进了厢军之后,又会是个啥样子呢

    不大的工夫,一个身穿厢军伍长制服的年轻人,昂首挺胸的走到李中易的面前。

    “啪”金继南双脚猛的并拢,重重的捶胸敬礼,大声对李中易说:“厢军伍长金继南奉命前来,请李帅指示。”

    李中易眯起两眼,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金继南,嗯,这小子的皮肤晒得黝黑,双目炯炯有神,象标枪一样站得笔直,纹丝不动。

    嗯,军营里边,可真是大熔炉哦,以前敢于向金子南挥拳头的纨绔子弟金子南,他的身上显然发生了某种惊人的变化。

    “立正”李中易猛然下令。

    “啪”金继南目不斜视的紧紧并拢双腿,两脚用力的一碰,两只布鞋突然相撞,发出的沉闷的响声。

    “向后转”李中易紧跟着下令,“绕院子跑二十圈后,再来见我。”

    金继南根本就没看他的老娘和三个亲妹妹,大踏步的走出小花厅,按照训练时候的要求,嘴里喊着:“121”绕着院子开始长跑。

    郑氏、花娇和彩娇,俱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李中易在玩什么把戏

    唯独,蕊娇的心里一阵狂喜,她那个曾经纨绔到,差一点要揍老爹的大兄,竟然被夫主调理成了一个完全听令行事的剽悍军人,实在是老天显灵,金家之福啊

    “姐夫,你干嘛要罚我大兄”彩娇仗着李中易一贯宠她,于是扭动着小腰肢,想问个究竟。

    李中易露出微笑,说:“等会子,你自己问你的大兄吧。”

    这一次,蕊娇再不敢当着李中易的面,作出训斥彩娇的蠢事。

    李中易的女人,只能由他本人来管教,即使蕊娇是彩娇的亲姊姊,也没有资格替他教育彩娇。

    说白了,李中易才是这后宅的天,他想宠谁,就宠谁,怎么着都行,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1211234”外面的金继南按照军规,一边迈着均匀的步子轻松长跑,一边大声喊着号子,远远的听来,倒也有几分气势。

    郑氏这时已经明白过味道,她激动站起身子,眼里含着泪光,跪到了李中易的面前,“妾抖胆,替我们全家人,拜谢李帅的天恩,大郎他居然变得这么的有出息了,全仗李帅您的管教得法”

    李中易发觉,这郑氏哭起来,居然别有一番风情,就象是女要俏带身孝的道理一般,用在郑氏的身上,却是女要媚,就得哭

    “呵呵,郑夫人,咱们是自家人嘛,何必如此见外呢”

    李中易多少有些尴尬,不太好意思接受郑氏的感谢,因为,他早把金继南忘到了脑后。

    说实话,李中易自己也没想到金继南居然学有所成,从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子弟 ,蜕变为阳刚之气十足的正经军人。

    “禀报李帅,伍长金继南奉命长跑完毕,请您指示。”金继南尽管有些喘息不匀,但是,站姿依然挺拔,整个身子纹丝不动。

    “嗯,现在只叙家礼,坐吧。”李中易含笑示意金继南坐到一旁,金继南规规矩矩的坐到了郑氏的对面。

    “大兄,你瘦了,也黑了许多。”彩娇这小丫头,始终管不住她的那张快嘴。

    郑氏的眼里含着泪花子,一直死死的盯在金继南的身上,金继南却没有急着和母亲打招呼,而是扭头望着李中易。

    李中易含笑点了点头,金继南这才跪地向郑氏请安,“不孝儿拜见母亲。”

    “唉呀,快起来,快起来”郑氏喜得不知所措,连连摆手,赶紧叫金继南起来。

    “见过大兄”金家三姊妹得到了李中易的点头允准,这才站成一排,一齐向金继南蹲身行礼。

    闲聊几句后,李中易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扬长而去,把团聚的机会,留给了金家人。

    “姐夫,您别走那么呀,等等奴奴啊。”

    李中易刚刚走出门,却听见彩娇的叫喊声,以及清脆的脚步声。

    等彩娇投进怀中,李中易故意问她:“怎么不陪着你大兄和娘亲,多说说体己话呢”

    “大家都在哭,闷死了。再说了,大兄以前老是喜欢欺负我,从来不像姐夫这么疼着我,宠着我,奴就喜欢和姐夫待在一块儿。”彩娇搂住李中易的脖子,左亲右吻,腻得不象话。

    李中易心想,还真没白疼这个小妮子,至少,彩娇知道谁对她最好

    “哈哈,姐夫带你划船去。”李中易哈哈一笑,牵着彩娇小手,就到了湖边。

    高丽叛臣王敢的家,固然奢华异常,不过,让李中易最为看重的,却是后院之中,修了一座几亩地的人工湖,湖畔停了好几条小船。

    李中易和彩娇并肩坐到船上,一人手里拿了一支桨,胡乱的划着水。

    李小八不可能跟上船,几乎零距离的欣赏李中易和妾室亲热。不过,他丝毫也不敢大意,领着大群近侍牙兵,各自登船,不远不近的绕在李中易的那条小船附近。

    “姐夫,你会一直这么的疼奴么”彩娇窝在李中易的怀中,象一只睡懒觉的小猫一样,眯起一双美眸,有些担心的问李中易。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我就喜欢你这种直率的脾气,只要有啥说啥的性格不变,姐夫会一直这么疼着你。”

    “姐夫,你每次都把奴逗得想尿,您是不是也想尿”彩娇吐了吐小香舌,满是好奇的望着李中易。

    李中易楞了半晌,猛的哈哈大笑,结果笑岔了气,连连咳嗽不止。

    彩娇以为李中易突然犯了急病,赶紧用一双小粉拳,轻轻的拍打着李中易的脊背,她带着哭腔说,“姐夫,您没事吧可千万别吓奴奴。”

    李中易笑够了之后,一边将怀里的彩娇吻得快要喘不过气,一边心里暗想,真是个逗人乐的“小活宝”。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