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昨天晚上,朴正云收了吏官郎中的绢帛,价值大约两千贯。朴正云答应提拔那人做吏官侍郎。”熊坂樱跪在李中易的跟前,小声汇报着今天探查的收获。

    李中易眯起两眼,一边听樱的汇报,一边心想,权力果然会让人堕落,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朴正云已经收了价值几万贯的绢帛、还有十几个美妾。

    铜钱嘿嘿,高丽市面上的铜钱,都被李中易给搜刮得一干二净。

    原因是大周也奇缺铜钱,按照柴荣的密诏,高丽的铜钱都必须运回开封,用于平准市场。

    李中易伸了个懒腰,含笑问熊坂樱:“你手下的女忍,现在应该已经到伊贺了吧”

    “回主公,应该在三天前就到了,寺里还有五十几个正在接收训练的忍。”樱说到这里,忽然犹豫了一下,说话声也打了个磕巴。

    李中易注意到樱的异样,就信口问她:“怎么了”

    “主公,请恕下臣无礼,下臣有个不情之请,想求主公赐下家名。”熊坂樱伏在地上,娇柔的身子微微发颤,显然她是觉得这个请求,十分过分。

    李中易不是倭国人,自然没有倭国人的某些坏毛病,他微微一笑,说:“熊坂家听起来确实有点那个啥太土了不如就叫藤原家吧”

    本来,李中易很想恶搞一下,赐姓德川。可是,李中易转念一想。这个家名在倭人的平安京时代,根本就不出名,也是土得掉渣。只得作罢。

    历史上的德川家康那个老乌龟,脸皮贼厚,忍耐的功夫在倭人之中,异常少有。这位倭国的家康公,熬死了织田信长,又耗死了丰臣秀吉,最终成了江户幕府的第一任征夷大将军。

    “多谢主公。多谢主公”改姓藤原的樱,连连叩首,喜极而泣。

    藤原这个姓。乃是平安时代倭国最显赫的一个姓氏,倭国朝廷的实权一直掌握在“摄关”藤原家的手里。

    樱本是异常卑贱的忍,如今获得了倭国第一大姓的恩典,简直是大喜欲狂。

    “嗯。以后来见我。赐穿十二单。”李中易摸着下巴,补充说,“不过,脸上不许涂粉,牙齿也不能染黑,明白么”

    李中易看过倭国的老电影新平家物语,那里面的倭国贵妇,脸上的粉厚得说话都要往下掉。必须拿扇子遮住,而且。她们的牙齿也故意染得漆黑,活象午夜凶铃里面的女鬼。

    “多谢主公”樱感激的伏地小声哭泣着,十二单,那是倭国的贵妇专用装束,原本是贱忍的樱,根本没资格穿。

    “好了,我的心情原本很好的,倒让你哭得心烦意乱,不许再哭了,应该笑,明白么”李中易挥手抖开手里的描金折扇,惬意的笑道,“我倒要看看,美丽的樱穿上十二单后,会是个什么模样”

    樱抹了把俏脸上的泪水,笑得很开心,以后她的家名,就是藤原了,虽然暂时是李中易私下里赐的。

    可是,以李中易手上掌握的强大力量,将来只要时机成熟,一举拿下倭国,象废立高丽国王一样,当上倭国的太上皇,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到了那个时候,樱的两个弟弟中的任意一个,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掌藤原家家督的宝座。

    李中易命李小七领着樱下去帐房上取钱,然后,让她自己去置办首饰、扇子和著名的“十二单”。

    望着樱远去的背影,李中易的嘴角微微一翘,区区月俸一贯钱,就让樱以及她手下的忍,感激得要死,誓死效忠。

    可想而知,倭国的忍,地位低到了何等境地

    李中易不打算把樱的手下养得太肥,一贯钱的月俸对于倭国的上忍来说,已经高得离谱。

    要知道,樱和她的十几个手下,以前每个月只能从藤原师辅的手上,拿到一贯钱的收入,折合到每个人的头上,不过区区几十文钱而已。

    办完公事之后,李中易伸着懒腰回到了后院。

    谁知,李中易还没走到后院的门口,隔着老远就听见彩娇的欢叫声,“姐夫,姐夫,您可算是回来了。”

    李中易抬头一看,却见彩娇扭摆着纤细的小腰肢,正挥舞着手里的小折扇,欢喜的向他招手示意。

    “哈哈,想姐夫了”李中易刚走到彩娇的身前,彩娇就纵体入怀,一头扎进了他宽大的臂窝之中,“姐夫,娇娇可想死你了。”

    李中易拦腰抱起轻盈的彩娇,在她粉嘟嘟的小嘴之上,轻轻的啄了一口,笑眯眯的问她:“又想要什么好东西”

    “姐夫,昨儿个的夜明珠,还没玩腻呢,娇娇暂时不想要别的礼物。”彩娇搂紧了李中易的脖子,凑过小嘴,在他的两边脸颊之上,各吻了一下。

    李中易就喜欢这个调调儿,倒让彩娇这个“憨妞”给发现了,两人只要一见面,就要搂在一块儿,亲亲我我的笑闹不休。

    男人顶天立地,在外面打拼世界,回到家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彻底的放松身心,享受天伦之乐。

    会撒娇的女人,惹人疼,此话真心有道理

    以李中易的精明,却非常喜欢彩娇,这种天真烂漫,说话不走大脑的个性。

    用蕊娇略含醋意的话说,这就叫作是缘分哈,根本无法强求

    “告诉姐夫,那你今天想啥咧”李中易将彩娇抱进书房,揽住她的细腰,让她跨坐到腿上,逗得她面红耳赤,媚眼如丝,浑身发软。

    “姐夫,我娘亲今天来了,姊姊们正陪她说话。”彩娇重重的喘出火热之气。高一声低一声哼哼着,十分费劲的总算把话说完了,“我娘亲想大兄了。”

    哦。原来如此,李中易微微一笑,彩娇这小妮子的心里根本藏不住事,直言她无事大献殷勤,百分百有事相求。

    嗯,三娇的哥哥自从被扔进了厢军的队伍之后,李中易就再没过问。如果彩娇今天不提起这事,他还真忘记了有这么一桩事情。

    “来人,去厢军大营。唤金”李中易的话只说了一半,忽然发现,他居然忘记了准小舅子叫啥名

    “金继南。”彩娇也不是完全不通俗事,马上补充上了她大兄的名字。

    “哦。对了。去唤金继南来见我。”李中易有些尴尬的摸了摸下巴,当着小老婆的面,忘记了准小舅子的名字,确实有点那个啥啊

    和彩娇在书房里腻够了之后,李中易这才在彩娇的伺候下,整理清楚衣装,牵着她的小手,去见孪生三姊妹的亲妈。郑氏。

    郑氏见李中易牵着小女儿的手,缓步进来。心里不由一阵狂喜,女儿得宠那可是天大的幸事啊

    “妾郑氏,拜见李帅。”郑氏毕竟做了很长时间的官夫人,知道身份上的先天性不足,根本就不敢摆出所谓岳母的架子,毕恭毕敬的蹲身万福,向李中易行礼。

    “罢了。”李中易见郑氏很守规矩,倒也对她有了一点好感。

    这人啊,就怕膨胀的过了头,忘记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

    “娘亲,刚才姐夫已经使人去唤大兄来见,嘻嘻,您就放心好了。”彩娇嘴快,唧唧喳喳的就把李中易的决定,抖露给了郑氏。

    明明是侧室嘛,怎么变成了姐夫这是闹的哪一出啊郑氏当场傻了眼,只觉得脑水,严重不够用。

    “娘亲,夫主喜欢和三妹妹闹着玩儿来着。”蕊娇担心亲娘当场出丑,失了礼数,赶忙做了解释,郑氏这才安下心来。

    郑氏和金子南,一直记挂着纨绔不听话的独子金继南,既担心他在军营里吃不好,会不会饿瘦了

    夫妻二人更忧心金继南,会不会在训练过程中受伤,一直很有些忐忑不安。

    “多谢李帅,多谢李帅”郑氏激动不已,连连行礼,表示感谢。

    李中易点点头,做父母的,没有不关心自家子女的。虽然,金子南卖了女儿,这才换回了整个金家的安全,如今又享受到了莫大的荣华富贵。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符合这个时代普遍观念,李中易完全可以理解。

    等郑氏行礼完毕,抬起头的时候,李中易无意中发觉,眼前已经产下四个儿女的郑氏,皮肤白嫩,腰肢纤细,一笑一颦,眉眼间,尽是妩媚成熟的别样风情。

    这郑氏和女儿们一起跪坐在榻上,李中易怎么都看不出来,她竟是孪生三姐妹的亲妈,错眼间,倒象是三姊妹的大姊姊一般。

    咳,金子南这个准老泰山,倒是好艳福啊

    李中易暗暗感叹不已,只是觉得有些新鲜和稀奇罢了,倒也没有往别处多想。

    以郑氏的准岳母身份来见李中易,按照高丽人的礼节,倒是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忌讳的地方。

    当然了,即使在大周国,准丈母娘来看望女儿和准女婿,这其中的避讳,比之寻常女子,也要少很多。

    碍着孪生三姊妹伺候的很不错的情面,李中易对郑氏的态度,显得比较亲热,很给面子的赏了座,“夫人请坐。”

    “夫人请用茶”李中易捧起茶盏,含笑冲郑氏高高一举,示意她可以自便,不必拘束。

    “娘亲,请喝茶。”彩娇和李中易没大没小惯了,又是隔了很久才见着亲娘郑氏,心中异常欢喜,居然忘了礼仪。

    见李中易的脸上一直带着和煦的笑容,并没有生气,郑氏心里欢喜,面上却故作姿态,狠狠的冲着彩娇翻了个警告的白眼。

    在高丽行营之中,李中易的命令,分为好几种,类似今天这种临时找人来见,就属于特急的事务。

    中军的传令官,纵马奔驰,很快就把帅令,传到了厢军的营中。未完待续。。

    ps:  汗,司空不敢每天求月票了,免得挨骂。可是,不要钱的推荐居然也没几张,悲剧啊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