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重的祭奠仪式完成之后,李中易的准岳父金子南以及金家的三姐妹,也都被接到了开京。

    这时,高丽国内的局势,已经大变了样。

    在李中易的扶持之下,积极向大周靠拢,并暗中写下效忠书的高丽前中书侍郎朴正云,被王昭任命为宰相。

    高丽国以前所谓的宰相,其实是个空架子,权力主要集中在“都兵马使”那里。

    高丽国的都兵马使,并不是官职名,而是文官的最高议事机构,其职权范围,极为类似大周的政事堂。

    如今,朴正云当的却是真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领导群相。

    原本,金一南应该是最好的宰相人选,只是李中易纳了他的三个女儿,为免瓜田李下的嫌疑,李中易只是安排金一南当了户官尚书。

    从汉阳府的小小判官,一夜之间,升任整个高丽国的户官尚书,金一南心里那叫一个满意,成日里乐得合不拢嘴。

    朴正云帮着抓官,金一南协助掌财,李中易变成了无名有实的高丽太上皇。

    有周军锐利的枪杆子做后盾,还真没有不开眼的高丽官员,敢于挑战两个傀儡的权威性。

    在李中易的暗中授意之下,朴正云上任之后,就大刀阔斧的提拔他的党羽上台,把忠于王昭的文官旧势力做了彻底的大清洗。

    贬的贬,关的关,杀的杀。原本忠于王昭的朝廷高官,被朴正云清扫一空,由亲善大周的友好人士。取而代之。

    至于高丽军方,嘿嘿,还有军方么

    李中易拿下开京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散驻守开京的残军,用黑吃黑得来的绢帛,给这些人发了优厚的遣散费,免得他们走投无路。在开京四周闹事。

    和大周一样,在高丽国中,绢帛一直作为市面流通的货币来使用。与铜钱可以互换,非常好用。

    廖山河负责招募高丽的穷人,尤其是孤儿入营,编练高丽的新军。

    按照李中易的安排。高丽新军的伍长以上的军官。都由原京师厢军第一军的官兵担任。

    这么一来,高丽的所谓军队,无形之中,也就变成了大周的军队。

    有了这个布置,即使李中易将来离开高丽,回国任职,大周也可以牢牢的控制住高丽的局势。

    如今的高丽国还真成了三国演义,东有朴金健的割据势力。南有全一准的新罗国。

    高丽国原本的三千里江山,变得支离破碎。无论是国土面积,还是人口总数,都大为减少。

    就算是高丽的老臣们,暗中密谋想反抗大周的统治,却也只得打掉了牙齿,合着血一起吞回肚里去。

    明眼人都知道,强大的高丽国,已成昨日黄花,大势已去

    金子南这天来找李中易,小声抱怨说:“李帅,这朴正云也太不象话了,连邑长城关镇镇长,都换了个遍。这个姓朴的,难道就不怕动作过大,激起民变”

    李中暗暗好笑,金子南的那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呢

    如今的高丽国,国主王昭已经成了汉献帝一样的摆设,朝堂之上分为金党和和朴党。

    归根到底,这两党的幕后oss都是李中易,这也是李中易苦心安排的结果,目的就是想互相制约,不使任何一方独大。

    “金公,这开京府尹,不是你的人么”李中易捧起茶杯,示意一直站着的金子南,坐下说话。

    李中易让了座,金子南这才侧着半边屁股,气哼哼的坐到了椅子上。

    “朴正云占的太多了,大家私下里都非常有看法。”金子南余气未消,恨不得马上整垮朴正云,由他自己担任宰相。

    李中易喝了口茶,笑道:“金公,我可听说了,整个户官从上到下,就连看守门的小吏都换了个遍”

    金子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李帅,不是下官不知道好歹,下官是担心,朴正云一旦独揽大权,会对我大周不利呀。”

    李中易差点笑喷了,财权在金子南的手上,军权在李中易的手上,朴正云就算是把朝中的所有文官职位都拿到手,手下却无一兵半卒

    咳,秀才造反,从古至今,还没见过成功的例子呢

    党争无处不在,李中易忍住笑意,淡淡的说:“金公,你只管掌握好财权,别的事情,就不必过多插手了。”

    金子南听懂了李中易的暗示,既然势力范围已经划分清楚,大家都不要捞过界去。

    “下官多谢李帅教诲。”金子南暗暗长叹一声,低垂着脑袋,蔫蔫的出了门。

    离开行辕之后,金子南昂起脑袋,挺直腰杆,满面春风的踩着从人的背,骑到马上,扬长而去。

    金子南刚走不久,朴正云就带着一大堆公文,跑来轻视李中易。

    “李帅,徐逢来在贬去光军司的路上,居然对天朝上邦出言不逊,已经被负责押解的差役拿下,带回了开京。”朴正云拱着手,第一时间汇报了徐逢来的逆行。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你们国内的官员犯了事,你这个宰相自行处置便可。”

    朴正云一听就明白了,李中易是在暗示他,可以随意的处置徐逢来,这个脑后有反骨的家伙。

    “下官正在筹办派驻天朝上邦的使团,这徐逢某人的嘴皮子,倒也有过人之处,就派他常驻天朝上邦的京师,充作随员吧”朴正云脑子转得很快,这徐逢来在高丽国的士人阶层里边,颇有一些影响力,不如把徐某人撵去开封,搁到李中易的眼皮子底下。牢牢的看管起来。

    朴正云的安排,正中李中易的下怀,这徐逢来被贬去外地。都还不肯安分,确实是个不安定因素。

    见李中易没吱声,朴正云心里就有了谱,点头哈腰的接着汇报说:“本月的官俸尚未发放,请李帅示下。”

    接过朴正云递来的俸禄清单,李中易略微看了看,也不是什么大数目。就提笔批了个可字。

    朴正云哈着腰,双手捧过李中易的批示,打算下去之后。就找金子南要钱。

    高丽国的正式官俸,其实并不多,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完全是靠收黑钱和土地上的收成。才过上奢华的生活。

    朴正云办完了这件事。由小心翼翼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片,恭敬的递到李中易的手边,“李帅,有很多没有获得官职的旧臣们,私下里满腹怨言。他们昨晚在前大相王融的家里聚会,打算偷偷的派人上开封,告咱们的刁状。下官不才,昨晚与会的所有人的名单。都已经掌握到了,请李帅明示。”

    “哦。你手上不是有一千多人的武侯么难道都是吃干饭的”李中易轻描淡写的反问朴正云。

    朴正云心领神会的朗声说:“查拿反贼,下官责无旁贷,该杀的杀,该关的关,该贬的贬,事关重大,下官以为,绝对不能手软。”

    李中易只是点头,却没有吱声,朴正云心中暗喜,有一些平日里瞧不起他的重臣,正好装进反贼的筐里,一块儿收拾了。

    高丽毕竟建国已久,难免有一些始终忠于前朝的旧臣,心怀不满,口服心不无副作。

    借着朴正云的手,逐渐将这些人慢慢的收拾了,傀儡政权只会越来越稳固。

    “嗯,这些人都归你处置,他们的田产和宅子,我另有用处。”李中易淡淡的吩咐朴正云。

    朴正云本想上下其手,借着抓人的机会,大捞一把,却被李中易及时的截了道。

    “喏”朴正云按捺住心中的遗憾,点头哈腰的领了命。

    朴正云办事倒也干练,只过了一天的时间,就派出他属下的武侯,把参与“谋反”的几十个逆党,全部捉拿归了案。

    这朴正云跟着李中易走得太远,已经没了丝毫的退路,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硬逼着王昭批准了,将这些逆臣满门抄斩的奏章。

    一时间,开京的皇宫门前,人头滚滚,血腥味十足。

    与此同时,李中易的手头,多了几十万顷的土地。李中易假借柴荣的名义,将其中的十万顷良田,按照人头,分配给了开京附近的穷鬼们。

    消息传出去之后,大周皇帝陛下的仁义之名,立时传遍了整个高丽。

    原本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穷鬼们,一夜之间成了地主,对于柴荣自然是感恩戴德。

    大家一起凑钱,在开京城郊,给柴荣建了一座生祠,上香拜谢的人,络绎不绝。

    符昭信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久久无语,李无咎啊,你真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精呐

    这座开京老百姓发自内心建起的生祠,只要存在一天,就是李中易对柴荣绝对“忠诚”的象征。

    在开封城内,谁再敢攻击李中易在高丽国内邀买人心,图谋不轨,那简直就是没长脑子

    土地分下去之后,廖山河负责的高丽新军,紧跟着满了员。按照李中易的安排,高丽新军的绝大部分成员,都必须是得了土地的新地主。

    王昭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气得当场吐了血,昏迷过去。

    醒来之后,王昭整日都哭得泪流满面,高丽国竟然在他的手上,亡了

    王昭当了这么多年的国主,也不是纯粹的昏主,他心里自然明白,王氏高丽国的大势已去。

    这些得了土地,翻身成了地主的穷鬼们,手里又拿上了枪杆子,立时就变成了高丽旧王族最凶恶的敌人,同时也是天朝上邦最忠实的拥护者。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