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亲自带领七千精锐,悄悄的潜伏到了的开京的北门外。

    只见北门的城墙,每隔一段距离,就点了一支火把,城墙上不时有卫兵交叉走过的身影。

    李中易暗暗点头,全一准吃过一次大亏,这一次吸取了教训,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精神确实可嘉。

    不过,也就是可嘉罢了,李中易这一次攻城的手段,远不是偷袭汉城之时,所能比拟的。

    这开京的城墙虽然既高且厚,可是,却历史性的忘记了挖护城河。否则的话,李中易要想炸塌城墙,又要多费一番周折。

    城墙上的火把虽然点了不少,可是,照射的范围却仅限于城墙根前的数丈距离而已。

    李中易已经摸到了,距离城墙根前五十丈左右的距离,城墙上的哨兵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小七,可以开始了。”李中易凑到李小七的耳边,小声叮嘱了一番,李小七心领神会的下去安排了。

    黑暗之中,隐约可见十几个壮汉,一起用力抬着一口棺材,轻手轻脚的走向城门的方向。

    紧跟在棺材后边的,有三队人,每队都有六名壮汉,这些壮汉们两人一组,用木杠抬着几辆铁架车,悄悄的摸向城门那边。

    由于城墙上边的火把,异常醒目,领头的李小七的手势,后边的壮汉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配合起来,也要容易得多。

    李小七忽然摆了摆手。作出了停下来的手势,跟在他后边的壮汉们赶紧停了下来,紧张的望着灯火通明的城墙之上。

    这时。两个城墙上的哨兵,交叉而过,李小七抓住有利的时机,猛的将手臂往下一挥。

    经过无数次训练的壮汉们,闷闷的在胸中呐喊了一声,大家一齐用劲,抬起棺材。迈着轻盈的脚步,迅速冲进了城门洞。

    李小七见哨兵又转了回来,又用手势叫停了抬着铁架车的力士。免得功亏一篑。

    夜色渐浓,城墙上的哨兵依然还有好几组人,李小七心想,全一准确实学乖了。

    不过。这一次。李中易玩得更大,也是令全一准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爆破作业手段。

    嘿嘿,公子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科技和观念落后,就要被动挨打。

    在李小七的调配之下,三辆铁架车也先后溜进了开京北门的城门洞。

    由于城门洞内肯定有回音,大家都不敢说话。即使是喘气,也要憋着。慢慢的呼吸和吐气。

    等众人恢复了一定的体力,李小七就站在城墙根下,借着城上传下来的火光,打着手势,指挥大家将铁架车依次贴着城门架了起来。

    把铁架绑牢之后,十几个壮汉爬到了铁架上,下面的人提起棺材往上面推,上面的人用力朝上拽。

    好一番忙活之后,装满颗粒火药的棺材被顶到了城门楼的下方,李小七从肩膀上取下导火索,接到棺材洞口早就留下的引线的索头。

    接好导火线之后,李小七小心翼翼的将导火线,一路布到城门洞的最外沿。

    然后,李小七接过一个壮汉手里的特制燃烧瓦罐,异常小心的在泥封上,插了一根很长的线香,就搁在导火线的附近。

    这个辅助措施,是李中易的特意交代的。原因是土法制作的导火线,虽然浸透了油脂,却也非常容易中途熄灭。

    根据验证后的结果,导火线越长,就越没有保障,所以,补充一道燃烧瓦罐,非常有必要。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一干壮汉们,在李小七的指挥下,悄悄的离开了城门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是四更天,开京城里突然传出震耳欲聋的喊杀声。

    李小七知道时机已到,掏出怀中的火镰,趁乱打着火,在导火线靠近末端的位置,点燃了引信。

    引信点着之后,李小七扔下的火镰,撒开两腿,亡命的朝外面跑去。

    城墙上的哨兵们已经被皇宫中传来的喊杀声吸引了注意力,李小七一口气冲出三百多米,正好迎上李中易率领的大队人马。

    开京城内,喊杀声震天,警锣声响成了一片,原本负责把守城门的叛军,在军官的指挥下,纷纷涌上城头,把个宽大的城墙之上,挤得水泄不通。

    全二准被安排来负责北门的防卫,这时,就住在城门口附近的他,已经得到了消息,披挂整齐的站上了城楼。

    “怎么回事”全二准厉声喝问值守的军官,那军官指着皇宫的方向,颤声说,“陛下那边出事了。”

    自从拿下了开京之后,全一准就筹备着,要作新高句丽的皇帝,所以,叛军上下都提前以陛下相称。

    “哦,扔火把到城下看看。“全二准跟着全一准,也是打老了仗的高级将领,警觉性非常之高。

    随着全二准的一声令下,城上立时丢下了无数支火把,将城墙根下几十丈以内的范围,照得亮如白昼。

    全二准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知觉告诉他,李中易那个该死的汉人,肯定来了。

    “李香帅,我知道你就在城外,可否上前答话”全二准操一口流利的汉语,躲在箭垛的后面,向城下喊话。

    相距三百丈以外的李中易,哈哈一笑,说:“全二师,咱们终于又见面了。”

    “李香帅,我皇兄在宫中布下了重兵,你的人马想必是从地道摸进去的吧”全二准不愧是个聪明人,一语就道破了天机。

    李中易哈哈大笑三声,说:“全二师,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一路好走啊”

    就在全二准狐疑不定的时候,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声传入他的耳中,刹那间。他的身上腾空而起,直接飞向了九宵之巅。

    跟着全二准一起升天的,还有叛军之中,最精锐的力士部队,这些人作为一个整体被抛上半空,然后巨大的爆炸力之下,瞬间被撕开。裂成碎片。

    全二准和他的精锐部队升天之后,开京北门的整座城门楼,全都被掀起。

    原本是整块的砖石。碎裂成渣,厚达两尺的木制镶铁的城门,在恐怖的爆炸力轰击下,瞬间变成细小的木条。紧接着。变成了一根根木针。

    开京的北门,几乎在一瞬间,象是放烟花一般,被轰成了渣渣。

    “滋”李中易虽然料到会爆炸,却也没有想到,七百多斤颗粒火药,爆炸的威力竟是如此的惊人

    好在他很快就回过了神来,果断的命令早就严阵以待的将士们。“冲进去。”

    早就编队完毕的七千精锐,按照事先的计划。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之下,踏着厚厚的灰尘和碎石,浩浩荡荡的杀进了开京北门。

    北门爆破不久,开京的西门再次响起惊天地泣鬼神的爆炸轰鸣声,全一准预留下来准备对付李中易的精锐部队,大多被轰上了半空之中,见了阎王。

    内城墙附近,原本列队准备上城的叛军,一个个被威猛无匹的爆炸声,惊得肝颤,震得心慌,很多人被飞沙走石击中,还未正式接敌,就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损失巨大。

    李中易亲自带领着部队,趁着叛军惊慌失措的机会,很快就突破了守军残存的一点的防卫力量,迅速的向皇宫那边推进。

    皇宫那边传出的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成了鲜明的目标,李中易带兵往边赶,刘贺扬也领着他的八千精锐,杀散了小股阻挡的叛军之后,包抄了过去。

    这时,皇宫的情况,却是异常的微妙。

    杨烈率军从地道摸进皇宫之后,很快占据了王昭以前的寝殿。只可惜,全一准并没有住在这里,而是夜宿在了皇后的宫中。

    高丽的所谓皇后,虽然跟着王昭逃出了开京,却并不妨碍全一准搂着王昭的n多妃子们,搞出无遮大会的戏码。

    王昭的寝殿虽大,却难以容纳下过多的人马,于是,杨烈领着几十个手里提着大铁锤的猛士,在刀盾兵、弓弩兵的保护之下,悄悄的朝着丝竹之声大作的皇后寝宫那边摸去。

    虽然沿途干掉了好几批巡逻的叛军士兵,却在靠近皇后寝宫的附近,被全一准最心腹的亲卫给发现了。

    杨烈指挥着弓弩手,虽然迅速杀光了那队亲卫,可是,行踪已经暴露。

    皇宫争夺的一场恶战,已经不可避免

    杨烈不是刚出道的菜鸟,既然已经被敌军发现了,他索性命令部下们散开,隔着一堵红墙,将高丽皇后以前的寝宫,给围得水泄不通。

    在包围全一准的同时,杨烈手下的提着铁锤的力士们,按照上次攻克汉城府衙的方法,你一锤,我一锤,交叉猛砸。

    幸好,高丽人的皇宫建筑,比中国的皇宫要简陋得多,大约盏茶的工夫,力士们就已经在宫墙之上,砸开了好几个大破洞。

    刀盾兵在前,弓弩兵在后,大家齐声呐喊着,冲进了高丽皇后的寝宫,将正在开无遮大会的全一准,围在了殿内。

    全一准原本在皇宫里边,安排了三千多人的心腹卫士,分别驻守在皇宫的四角。

    这种安排原本十分合理,只可惜,杨烈带人从地道里摸了出来,打了全一准一个大大的措手不及。

    高丽人的皇宫其实并不大,全一准的亲卫们闻讯后,纷纷赶来。

    这么一来,皇宫内的局面,就变得非常有趣:即将当皇帝的全一准,被杨烈包围在了高立足之地皇后的寝宫里边。

    然而,杨烈的背后,则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全一准的亲卫,这就形成了包围与反包围的奇怪状况。未完待续。。

    ps:  哈哈,四更到位,司空虽然码到手软,终究还是兑现了承诺

    再次感谢sxt6656兄弟的热情支持,司空拼命鞠躬哈,并欢喜得泪流满面。发书接近三个月,第一个飘红的宗师,真心值得庆贺啊

    另外,书评区的置顶贴里有司空每天露面聊天打屁的裙号,司空经常会在裙里,漏出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剧透哈,嘿嘿,司空扫榻以待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