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十天,已经出了海的李中易始终没有动静,全一准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不过也不再把开京的搞得草木皆兵。

    除了几个城门口,依然留下重兵防御之外,其余的人都按照各自划分的防区,开始敲诈勒索那些大户人家。

    这一次,全一准留了个心眼,三令五申,不许抢劫穷人的女人和家当。

    虽然偶有出格的情况,但是总体上来说,全一准的威望还是足够的,可以控制得住绝大部分的叛军。

    只苦了开京城内的权贵之家,和富户们,这些人家里的细软,不仅被抄了个底儿掉,老婆侧室以漂亮的女儿,也都跟着遭了殃,被叛军用绳索捆着都集中到了皇宫里边。

    按照全一准的军令,所有人都严禁私下里的jian淫妇女,必须等他老人家充实完毕后院之后,挑剩下的才可以由众人按照地位等级,进行分配。

    挟攻攻破开京之威,全一准的势力和威望达到了顶点,他的命令,还真没有几个叛军敢于阳奉阴违。

    于是,高丽人的皇宫里边,除了没有逃掉的妃嫔、宫女之外,又塞进来好几千美貌的女子。

    全一准就窝在宫里,学着王昭的样子,让这些抢来的美女,挨个从他跟前走过,一一过目。

    全一准挑中的美女,自有手下送进他的后殿,没挑中的就惨了,当即被人瓜分一空。

    叛军跟着全一准闹革命,打天下。图的不就是铜钱、官帽和美娇娘么

    一时间,全一准在宫内快活,跟着他的叛军们。就抱着他挑剩下的美人儿,在宫外快活,倒也各得其乐

    全一准曾经在快活的空闲时间,想过李中易再次偷袭的问题。可是,几个城门以及城墙之上,都布置了重兵防守,谅李中易也插不上翅膀。飞进开京城内。

    自从出海之后,李中易并没有走远,而是把大营就扎在了江华岛的北端。如今。刮的是西北风,大周的水师从江华岛启航,只需要几个时辰,就可以赶到礼成江口。

    李中易这些日子还真心没有闲着。哨探们早就打探清楚了开京附近的地形。杨烈就指挥着的参议司的人,制作出了仿真的地形沙盘,让人对开京的形势,一目了然。

    “晓达,特制的铁架车,可曾打造完毕”李中易含笑问他的另一个徒弟廖山河。

    廖山河嘿嘿一笑,说:“老师,您吩咐的是四辆铁架车。学生自作主张,督造了六辆。”

    “嗯。这铁架车不过是备用罢了。”李中易啪的一声,抖开手里的折扇,笑眯眯的说,“高丽王提供的那条地道才是关键。”

    原来,高丽太祖王建定都开京之后,就开始命人悄悄的挖了一条直通城外地道。

    因为承平日久,开京也没有受到过致命的威胁,所以,那条地道也一直没有启用。

    等全一准率领大股叛军包围开京之后,王昭曾经想过利用那条地道逃生。可惜,地道的出口城南,那里当时属于叛军扎下大营的地方,王昭自然不敢爬进去送死,所以只得被迫从北门逃出了开京。

    如今,王昭迫切希望早日夺回开京,继续做他的高丽大王,所以,就把地道的情况,告诉给了李中易。

    李中易其实已经暗中制作好了一千多斤的颗粒状黑火药,塞进了一口特制的大棺材里边。

    按照李中易事先的计划,就是等全一准在城中,把大户人家都抢个干净。他再利用专门制造的铁甲车,趁夜将装满黑火药的棺材,推到城门洞内,一举炸塌城门楼。

    现在,多了王昭提供的这条地道,李中易自然非常重视,就私下里安排廖山河带人去探查,并画回详细的地图。

    杨烈的沙盘制作好后,李中易站到沙盘的旁边,摸着下巴问廖山河:“晓达,你觉得是城门楼和地道同时起爆好呢,还是二选其一,比较好”

    廖山河摸了摸后脑勺,提起一根细长棍,指着地道所在的位置,“憨厚”的笑道:“据学生估摸着,老师并不想对全一准赶尽杀绝,不如就让朴金健在高丽的东边当土皇帝,然后把全一准赶到南边去。这么一来,整个高丽国,也就形成了三国鼎立之势,和大唐之时的百济、新罗和高句丽彼此对峙的局势,颇为类似的。”

    李中易频频点头,期待着廖山河这个“粗汉”的下文,学生的表现令人惊艳,他这个做老师的自然觉得脸上有光。

    “如果学生所料不错的话,连接高丽王宫的那条地道,咱们完全没必要炸毁,可以由学生领兵,悄悄的从地道中潜入开京城内的皇宫,将全一准擒而拿之。”廖山河笑得异常“憨厚”,“叛军虽然人多,可是,群龙无首,没人居中指挥,怎么是我军这种虎狼之师的敌手呢”

    “晓达,说得好。”李中易笑得很开心,当即拍手叫好,大肆夸奖廖山河这个“粗汉”。

    “另外,学生以为,应该在北门和西门同时搞爆破,轰塌了城门楼之后,顺势将促不及防的叛军挤压出东门和南门,逼迫他们东去或是南逃。”廖山河咽了口唾沫,笑道,“只要高丽国内是三国鼎立的局面,全一准和朴金健的地盘,即使互换,我们也是可以接受的。”

    李中易欣慰的看了眼廖山河,又瞅了瞅杨烈,他这两个学生,一文一武,都是聪明人,配合起来,倒也相得益彰。

    “白行,颗粒状的火药,还有多少库存”李中易扭头问杨烈。

    杨烈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除了已经装进棺材的,还有五百多斤。”

    李中易摸着下巴,琢磨了一番,根据上次做过实验的,三百斤颗粒状黑火药的爆炸威力来看,由于开京的城墙非常厚,他有些担心威力不够。

    “白行,你亲自去办,从已经装好的黑火药中,匀出两百斤,塞进后一个棺材里去。”李中易扭头吩咐杨烈,务必小心谨慎,匀火药的时候,必须用木勺,千万不能、使用铁器。

    杨烈也知道事关重大,他二话不说,当即离开了大帐,亲自办这件风险极大的事情。

    “老师,这开京可不比汉城呀,以学生的浅见,至少可以抄出比汉城多一倍的金珠财宝,收获肯定大得惊人。”廖山河一脸笑嘻嘻的样子,李中易一看他笑成这个样子,就知道,这家伙肯定在打战马的主意。

    自从,廖山河统帅了骑兵部队之后,这家伙也许和战马天生投缘,一脑袋扎进马群里边,就舍不得出来。

    李中易的手下,可以独当一面的步军将领倒很有几个,却奇缺骑兵将领。

    既然,廖山河对骑兵如此的有热情,李中易自然不会扫了自家心腹弟子的兴致,索性把骑兵全都交给他去统带。

    “开京的大户肯定有不少好马,到时候啊,除了分一批作为军官的坐骑之外,其余的就全归你了。”李中易对于骑兵的战术,丝毫也不熟悉,只能十分的遗憾让廖山河自己去摸索了。

    黑水女真和高丽国交易的主要品种,就是俗称黑水马的蒙古马。黑水马的个头都不高,最雄骏的也不过是背高135罢了,远远赶不上李中易的亲卫牙兵们,在开封购买的河曲马。

    李中易听李小七说过,产自定难军的河曲马相对比较高大雄骏一些,短途冲锋比黑水马强出不少。

    可是,河曲马却比黑水马娇贵得多,饲料稍微粗一点点,就要掉膘。黑水马却是非常耐造的一种马,平日里以草为主食,每隔五天左右,喂一次精饲料就会长得油光水滑,膘肥体壮,奔跑起来还倍有耐力。

    听了李小七的结论,李中易暗暗点头,当年的蒙古帝国就是靠着既耐力十足,又可以冲锋陷阵的矮小蒙古马,差一点就征服了整个欧亚大陆。

    “晓达,带领骑兵截杀逃跑叛军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李中易面对进步很大的廖山河,报以极大的信任。

    追杀全一准,不仅仅是个军事行动,更带有浓厚的政治意味,其中的分寸拿捏,非常考验领军主将的智慧。

    廖山河见李中易下了决心,赶紧拱手说:“学生一定会追得张驰有度,既不至于杀了全一准,又不能让他掉头西来。”

    李中易闻言哈哈一笑,说:“就是这么个意思,我等着你的捷报。”

    当天天黑之后,一切准备妥当的高丽行营的将士们,在水师的运载之下,悄悄渡海沿着礼成江,一路驶向上游的开京北门。

    战船靠岸之后,步军摸黑下船,迅速在岸边集结待命。水师则载着廖山河的骑兵部队,继续北上,在距离开京北门五十里的一个小渡口,水手们点上火把,驱赶着战马上了岸。

    廖山河的骑兵离船之后,水师的船队,熄灭火把,将船撑到了江心处,随时随地等待着李中易的下一步指令。

    李中易分出两千人给了杨烈,让他按照事先的计划,绕到开京的南边,沿着地道摸进高丽皇宫。

    分出四千兵马之后,李中易现在的手头,还剩下一万五千精锐。刘贺扬按照李中易的军令,领着八千人,悄悄的上路,绕去了开京的西门,李小八负责押运装满黑火药的棺材,以及打造好的铁架车。未完待续。。

    ps:  凌晨24:10准时有第四更,兄弟们就可怜可怜司空吧,赏几张月鼓励鼓励勤快的司空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