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有啥是我不知道的呢”李中易的脸上露出邪魅的笑意。

    熊坂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俏脸滚烫滚烫,红得发紫,她身上的每一寸地方,都被榻前的这个周军统帅研究得透透的,没有丝毫遗漏的地方。

    “那两个小孩子,应该是你的弟弟吧”李中易心想,樱还很年轻,又没被男人碰过,那么她甘愿冒险也要救下的两个孩子,很可能是他们熊坂家仅剩的血脉吧

    “是的,我们全家被人杀光了,就剩下父亲大人训练的几个女忍,还有我们姊弟三人。”鉴于李中易超乎寻常的可怕,熊坂樱没敢犹豫,直接说了实话。

    李中易点点头,说:“你的两个弟弟,就留在我的身边了。”

    熊坂樱的俏脸猛的一白,藤原师辅挟持她的两个弟弟做人质,没想到,李中易也会这么干。

    “怎么,你不愿意么”李中易微微一笑,右手随意的把玩着手里的小剪刀。

    熊坂樱在李中易的刻意提醒之下,原本红得发紫的俏脸,陡然变色,苍白如纸,没有丝毫血色。

    “小女听凭殿下吩咐。”樱长长的吁出一口气,面对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恶魔,她只能俯首低头。

    熊坂迎亲眼看见,李中易麾下的部队,以寡击众,人数少了一半,却轻而易举的,将藤原师辅的四万倭军精锐,杀得丢盔卸甲,抱头鼠窜。全军覆没已经不可避免。

    可怕的恶魔,熊坂樱那娇嫩的身子上,没来由的抖动起来。雪白的皮肤上凸起一粒粒醒目的细小疙瘩。

    近在咫尺的李中易,自然是明察秋毫,毫不费力的就发现了熊坂樱身上的异样。

    嗯,知道怕了,这就对了,如果啥都不怕了,就该送熊坂樱去见阎王了

    “嗯。你就留在我身边伺候着,你手下的女忍,我全都雇了。月俸一贯。”李中易淡淡一笑,果断的做了决定,显然不是和樱打商量,而是下的命令。

    “小女多谢殿下厚爱。”樱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低了头。面对第一个搜光她身上所有武器,又洞察她所有心思的强大男人,她不敢不低头。

    “嘿嘿,问个小问题,你长得如此漂亮,藤原师辅为何没有碰过你”李中易确实很好奇,倭人在方面,一向异常紊乱。压根就没有守贞洁这一说。

    樱羞涩的别过脸,迟疑了半晌。这才小声回答说:“小女是伊贺的上忍,不是卖身的白拍子。藤原右大臣殿下最恨女人有狐臭,小女每次去见他的时候,都要故意弄点狐臭在腋下。”

    嗯,居然可以制作出狐臭,嘿嘿,好本事啊,李中易对这个樱,越来越有兴趣了。

    “只要你服伺得好,让我满意了,和你们家亲近的所有忍者,都可以出仕我李家,做我的贴身家臣。”李中易的脸色忽然一沉,“不过,我需要的是,你们所有人的绝对忠诚,只要有一个忍者反叛,你们全都要去见弥勒菩萨。”

    日本的忍不信天照大神,信奉的却是弥勒菩萨,所以,李中易端出的是这个欢喜佛爷。

    “多谢主公,多谢主公。”樱一听见家臣二字,立刻泪如雨下,激动的叫出了声,“熊坂家愿意世世代代效忠馆主大人。”

    主公馆主大人尽管樱的称呼有点乱,李中易心里却明白,在他的威压和利诱之下,熊坂樱这一次是真心诚意的低了头,不过效忠的对象是他李家而已。

    对于身份极其低贱的忍来说,能够跟着权贵做家臣,那简直就象是天上掉下了金馅饼一样,乃是天大之喜

    家臣,也就是日本权贵的奴才兼打手,可是,忍的地位太过低贱,樱想做家臣都想疯了,却也只是幻想罢了。

    李中易将绑在樱身上的绳索一一解开,谁知,樱刚刚恢复自由,竟不顾浑身光赤的羞态,热泪盈眶的五体投地,拜服在了李中易的面前,“多谢主公厚爱,臣下愿意为主公大人做任何事。”

    樱连连磕头,李中易点点头,他心里很清楚,家臣的地位,对于熊坂家意味着飞黄腾达的开始。

    李中易走到大帐边,命人烧了热水,又取来樱的衣物,嘿嘿,这么漂亮的女忍待在身边,他可不想闻她的汗臭味,必须香喷喷的才对。

    樱沐浴过后,换上鲜艳的和服,跪坐到李中易的跟前,姿态优雅,模样俊俏标致,格外的楚楚动人。

    李中易不由暗暗点头,活脱脱吉永小百合的古代真人秀嘛,酒井法子已经被彻底的比了下去。

    “樱今年多大年纪了”李中易喝了口茶,笑眯眯的问樱。

    樱略显羞涩的回答说:“主公,臣女今年刚满20岁,两个弟弟,太郎五岁,次郎四岁。”

    李中易咽下茶水,心想,都20了,难怪刚才摸着,手感还挺不错的。

    吉永小百合出名的时候,李中易还没出生,没办法去惦记。不过,眼前的樱却像极了小百合,嘿嘿,李中易的愿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禀李帅,倭军已经被压缩到了礼成江边,大部分都投了降,只有一小搓人依然负隅顽抗。”哨探带回了完胜的消息。

    “樱,你且随我一起去看看热闹。”李中易吩咐过之后,就领着樱出了中军大帐。

    李中易跨上战马,笑眯眯的望着樱,想看看她的反应。樱是伊贺的上忍,策划各种忍的活动,都是由她的小脑袋里边冒出来的主意。不夸张的说,樱是熊坂家所有忍的中枢大脑。

    樱显得异常的羞涩,犹豫了片刻,她走到李中易的马旁,也没见怎么用力,轻轻的一跃,就横坐到了李中易身前的鞍桥之上,窝进了他的怀中。

    “哈哈,樱真聪明。”李中易怀里搂着沐浴之后的樱,嗅着她的发间散发出的淡淡处子幽香,心情一片大好。

    李中易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你只需要做出一些暗示,聪明人就会领悟,彼此的交流也很容易。

    “驾”李中易轻轻的夹着马腹,纵马奔出了破虏军的大营,李小八领着几百亲卫牙兵,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半个多时辰后,李中易搂着樱赶到了礼成江边。

    沿途的将士们在军官的带领下,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李帅威武,我军万胜”

    “李帅威武,我军万胜”千万人一起呐喊的呼声,排山倒海一般,响彻云宵。

    这欢呼声,不仅激励着正在发起最后总攻的将士们,也让樱亲身体会到了李中易那无与伦比的权势和威望。

    “呀”樱看见黑压压一大片的倭军俘虏,被反剪着双手,垂头丧气的跪在地上,她的小嘴里不由惊叹出声。

    身为上忍,樱一直干的就是刺探军情的职业,数人头又是忍的基本功,她粗粗一看,现场至少有三万多倭军的俘虏。

    樱心里明白,李中易麾下的总人数不过两万多一点点而已,却俘虏了三万多倭军士兵。

    无边无际的跪地倭军俘虏,时时刻刻提醒着樱,李中易的确是个惹不起的恶魔。

    这时,李中易惊讶的发现,樱原本就绵若无骨的身子,居然越来越软,几乎软瘫在了他的怀中。

    四周都是李中易的忠实部下,他也不好做出非礼的动作,邪魅的笑问樱:“怎么,想我了”

    “主公,臣女”樱羞得满面通红,下意识的夹紧双腿,免得湿意蔓延过快。

    李中易对于风月之事,不仅不陌生,反而非常熟悉,从樱奋力夹腿的异常反应,他马上意识到,樱这个倭妞居然在这么肃杀的环境里边,湿了身子。

    咳,倭人真是个异常变态的民族

    接过李小八递来的单筒望远镜,骑在马上的李中易看得很清楚,负隅顽抗的倭军之中,有一个衣着异常华丽的倭人,正奋力的挥舞着手里的太刀,抵御着四面八方刺来的长枪。

    “嗯,这个应该就是藤原师辅了吧”李中易信手将单筒望远镜,递到樱的手上,耐心的教了她用法。

    透过清晰如在眼前的画面,樱赫然发现:藤原师辅满身是血,头上的乌帽子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高高的独髻已经散开,那披头散发、咬牙切齿的丑模样,别提多狼狈

    刹那间,樱呆若木鸡,隔了这么远,居然用一支小镜子,就可以看得如此清楚,简直太神奇了呀

    李中易搂着僵硬的娇躯,心想,这个倭妞应该是被吓到了吧

    望远镜的视野之中,樱清晰的看见,藤原师辅手里的太刀已经被击飞,有人突然甩出绳索,恰好套住了他的脖子,被拖倒在了地上。

    樱绝望的闭上双眼,娇嫩的身子,微微发颤,身上的湿意,倒减弱了许多。

    李中易摸着下巴,微微一笑,身份异常高贵,娶了好几个内亲王的藤原右大臣殿下,已经变成了他的俘虏,樱应该怕了吧

    倭人只崇拜强者,李中易就是要让樱亲眼看清楚,他是异常强大,完全不可违拗的主公

    随着藤原师辅的落网,倭军抵抗的意志彻底崩溃,不断有人放下太刀,跪地投降。

    可是,有些心存妄想的倭人武士,却跳下了河中,奋力向对岸游去。未完待续。。

    ps:  还差20票而已,兄弟们加油支持司空啊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