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很可能是伪装的刺客,都绑结实了。另外,把嘴巴都堵上,小心无大错。”李中易扭头小声吩咐李小八。

    李小八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公子所谓的都绑结实了,实际上,就是五花大绑,不留下丝毫挣脱的余地。

    “都好好的绑了。”李小八大手一挥,招呼着身边久经训练牙兵们,冲上去就把一大群身穿黑衣的女忍者,包括那两个倭人小孩子,都象捆猪一样,将双手双脚,都反剪到背后,捆得结结实实。

    等李小八回来禀报的时候,李中易又想起一件关于忍者暗杀的往事,就又吩咐李小八:“把这些女忍者都拖到大帐内,仔细的检查她们的嘴巴和头发,免得藏有害人的凶器。”

    李小八心里有些纳闷,却毫不犹豫的执行了李中易的命令。果然,在一个女忍者的小嘴里,李小八从她的舌头底下,找到了一根细小的绣花针。

    发现了绣花针之后,李小八立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亲自动手,仔细的检查了这名女忍者的头发。

    谁知,更惊悚的事情,居然发生了,李中易从她的头发里找出了一根涂抹得漆黑,极象头发的长软针。

    有了这个惊人的发现之后,李小八赶紧跑来向李中易做了报告,李中易闻言后,不禁微微一笑,果然如此。

    按照历史上的记载,有些倭国的女忍者,经过长期的训练之后。专门色诱主顾的政敌,趁燕好之时,利用躲过检查的锐器。进行暗杀活动。

    “小八,你去把所有忍者的嘴巴都用帕子堵上。然后,把其中为首的那个,带到帅帐来,本公子要亲自审问。”李中易对于女忍者这种生物,确实存在着很大的好奇心。

    等李中易回到大帐之中,刚刚坐下。就见李小八提着一个被堵住小嘴,五花大绑的年轻女忍者,进了大帐。扔到了他的面前。

    李中易背着手,绕着这个皮肤雪白,身材苗条,长得杏眼桃腮。很象桥本舞的女忍者。转了一整圈。

    “让我想想看,你的身上,还有哪里藏兵器的地方呢”李中易蹲到女忍者的身旁,仿佛好朋友闲聊一般,满眼都是笑。

    女忍者面露惊恐之色,身子微微的发着颤,两行眼泪已经淌了下来,别提多可怜了。

    李中易却不为所动。抬起头,让李小八领着牙兵。将这个美貌的女忍者,四仰八叉的,牢牢的绑到了榻上,只有头部和腰臀可以略微的摆动。

    布置妥当之后,李中易摆着手让李小八他们离开了大帐,李小八死活不肯离开,让李中易给强行轰了出去。

    李中易缓缓的踱到女忍者的身旁,笑着说:“我知道你会说汉话,不过,现在还不到你说话的时候。”

    “让我想想看,一个高级女忍,会把刺杀敌人的兵器藏在哪里呢”李中易从书桌上拿起一把锋利的小剪子,含笑坐到了女忍者的身旁。

    “呜呜”由于小嘴被帕子堵得严严实实,女忍者摆动着脑袋,很想说话。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别急嘛,让咱们来玩一个小小的游戏好了,如果我没猜中的话,就先宰了外面那两个小孽种。”

    发觉女忍者的脑袋摆动更厉害了,眼泪越淌越多,李中易暗暗点头,第一个试探果然奏了效,外面绑着的两个小倭孩,应该对她比较重要才是。

    按照李中易的认知,女忍者搞刺杀活动,一般都是单独行动。如今,这个女忍者居然带着小孩子这种累赘,而且还是两个。

    可想而知,这两个小孩子,如果不是女忍者为了刺杀,用来打掩护的,就很难可能身份比较重要。

    李中易伸出剪刀,沿着女忍者的胸口,慢慢的将衣服剪开。之所以用剪刀,而不用手去解衣服,李中易主要是担心中了阴招。

    在女忍的呜呜声中,李中易缓慢而又坚定的将她的衣服全都剪开,自始至终,他的手都没有挨过她的皮肤。

    咳,面对精于暗杀的女忍,李中易尽管觉得有些小心过度了,但潜意识里边,依然认为小心无大错。

    终于,李中易手中的神剪,光荣的完成了一半的使命,将仰面躺在榻上的女忍,剪得精光大吉,半缕不挂。

    李中易面带和煦的微笑,将小剪刀合拢起来,以半寸为单位,一点一点的搓动着女忍的皮肤。

    没办法,李中易曾经听说过,无数关于女忍会易容,甚至将暗杀的凶器藏在伪装皮肤下边的传说。

    本着小心无大错的原则,李中易逐寸逐寸的一路搓了下去,搓完正面,搓反面,半寸都不放过。

    结果,在女忍的臀沟里,李中易果然有了惊人的发现,一根卷曲成环的软针,被牢牢的粘在了两瓣臀之间。

    咳,李中易心想,还真是厉害呀,如果不是他细心,搞不好就要中了这个女忍的招啊。

    难怪孔子要说出那句名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李中易兴致勃勃的深入地检查了下去,却不料,恰好瞅见了女忍依然是处子的贞洁象征。

    “咳,咳”李中易心想,他是不是小心的太过头了,掰看得太细了

    女忍羞得浑身发红,雪白的皮肤上,处处泛起妖异的艳粉之色。

    李中易不禁微微一笑,任你羞死,老子也要检查得仔仔细细的,免得出纰漏,把小命丢在倭人手里,那就大大的不划算了啊

    末了,李中易又取来小梳子,一点点的梳理着女忍那乌黑的长头发,手指尖逐寸的抠着每一寸头皮。

    一个时辰过后,就在女忍的身边。摆满了看似细小,却每件都足以致命的各类小物件。

    尽管女忍好象是近日洗过澡的样子,可是。李中易依然命人端来一盆温水,他自己绞干了一块半湿的厚帕子,从上到下,帮着女忍搓洗了一遍。

    嗯,所有部位全都搓洗到了,李中易再无新的发现,他满意的点点头。他已经确信,女忍的身上再无足以致命的凶器。

    李中易取来一支竹筷,掰成两半。缓步走到女忍的头边,左手用力的捏住她的牙关,右手拈着半截竹筷,小心翼翼的逐寸检查。

    嘿嘿。这一次。李中易又有了更新的发现,这个女忍的左腮边,最后一颗牙齿,居然是假牙。

    李中易仔细的端详了一番手心里的那颗假牙,其实这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假牙,只是颜色比较相近,打磨得比较象牙齿的一颗玉石罢了。

    由于不敢马虎大意,李中易走出帐外。将假牙递到一直守在帐门口的李小八手上,嘱咐说:“这颗假牙可能有毒汁。你找个木桶,用长柄的铁锤压住,再慢慢的敲碎了。”

    “喏。”李小八看着手里的那颗假牙,心里一阵发毛,刚才是他亲自检查的女忍的嘴巴,却不料,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

    李中易及时的摆手阻止了李小八的请罪,笑道:“等会告诉我,那颗像牙齿的石头里,装的是什么,就行了,去吧。”

    李小八带着愧疚,下去办事了。李中易转身走进帐内,他的心里多少有些得意,任由这个女忍奸诈似鬼,终究还是没逃出他的手心。

    李中易坐到浑身泛红的女忍身旁,抬手取下的堵住小嘴的帕子,笑眯眯地望着她说:“再可以说了吧,你找我何事咳,不要告诉我,你不懂汉话哦。”

    “你你是个魔鬼”女忍面露恐惧的神色,脸色阴晴不定,变化莫测。

    李中易轻声笑道:“你有重要的人物需要量保护,所以没敢反抗我军的追杀,却又故意编造了谎言,说是有急事要见我。”

    “呵呵,让我猜猜看,你要见我,是为了什么咧”李中易轻声一笑,“除非你真有重要的军情要说,否则的话,恐怕是想挟持我这个大军的统帅,当你的人质吧”

    “你你怎么知道”女忍惊恐的望着李中易,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的那点小心思,早就在眼前这个汉人统帅的掌握之中。

    李中易望着经过搓洗之后,变得更加漂亮明艳的女忍,却只是笑而不语。

    “你先告诉我,你脸上的涂抹的是什么东西,居然和皮肤差不多的颜色”李中易确实很好奇,经过他用湿帕子狠狠的搓洗之后,躺在床榻上的女忍,比此前更漂亮了一倍以上,可谓是倭人女子中的极品。

    就算是没有堕落的酒井法子,和榻上女忍比起来,都颇有些不如。

    “是,是一种家传的药水。”也许是慑于李中易的厉害表现,女忍没敢多作犹豫,小声回答了李中易的问题。

    哦,药水,还是家传,看来传说中的忍者,确实有一些易容方面的小技巧。

    “嗯,你叫什么名字负责什么样的任务”李中易对于这个问题,非常关心,因为这涉及到了他下一步如何处置这个女忍的问题。

    赤着身子的女忍,强忍住羞涩,小声说:“妾叫熊坂樱,是伊贺四十九院的上忍,被藤原右大臣殿下专门雇来刺探军情”

    伊贺四十九院李中易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他倒是知道服部半藏,只可惜,那家伙是几百年后才出现的著名忍者。

    “嗯,为了外面那两个小孩子,你才没反抗吧”李中易心里有数,这浑身是暗器的熊坂樱如果不是心有顾忌,冲不冲得出破虏军的重围是一回事,杀几个人应该还是可以办到。

    “您怎么知道的”熊坂樱忘记了害羞,异常惊讶的盯在李中易的身上。未完待续。。

    ps:  现在是130票,如果今晚超过200张,司空一定加更第四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