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这全一准只有三条路,一是反攻汉城,二是转攻开京,其三嘛,则会去联络朴金健。”杨烈轻摇折扇,笑眯眯的说,“如果我是全某人,一定会审时度势,先联络好了朴金健,再一起去攻击开京。”

    “当然了,前提是,全一准能够确认,我破虏军不会在背后捅他的刀子。”杨烈补充完毕之后,主动请缨,“请老师允我去一趟全某人的大营。”

    李中易摇了摇头,说:“尽管你此去的成功机率很高,不过,我还是不能答应你。要知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我冒不起这个险。”

    杨烈还想再劝,李中易断然摆着手说:“全一准虽然败了,却是在睡梦之中,输得稀里糊涂,他心里应该颇有不服,想寻机和我军再战。”

    “小烈,只有堂堂正正的击败了全一准,杀破他的胆,才有妥协的可能性。”李中易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天才,可不能折在不值一提的高丽。

    杨烈的心头涌上阵阵暖流,精明的他,分明看得出来,李中易对他的看重,绝对不是玩假的。

    “大帅,高丽的徐侍郎又来了。”这时,一个牙兵进来禀报李中易,“那徐侍郎吵着说,不见您的面,他就待在门口不走了。”

    “老师,城中暂时不会缺粮,姓徐恐怕是想要回一些钱财和珠宝吧”杨烈轻摇折扇,点破徐逢来的来意。

    李中易点点头。冷冷一笑。说:“已经被咱们一口吞下的好东西,怎么可能白白的拿来送人呢”

    杨烈差点笑出声,李大帅别的都好。就是见不得金银啊,人参啊,珠宝啊,绢帛呐,这些值钱的所谓硬通货。

    硬通货一语,出自李中易之口,杨烈仔细的一想。觉得倒也十分贴切。

    硬通货,就是不管在哪国,都可以用来做交易的物品。这是杨烈自己的理解。

    小烈,你去陪陪那位越来越喜欢耍无赖的徐侍郎。“李中易扔下这句话,转身回了后堂。

    李中易坐下来,刚伸了个懒腰。就见刘贺扬领着一个高丽的官儿进来。

    那名高丽的官儿一见了李中易。当即跪到了地上,哭道:“李帅,请救救小人吧”

    李中易一头雾水的看着刘贺扬,刘贺扬叹了口气,介绍说:“他叫金子南,是这汉城的判官。因为徐逢来要追究丢失汉城的责任,众人就把责任推到了金子南的身上,说是要送他的全家老小去开京治罪。”

    “李帅。他们故意陷害我,这汉阳府。不,汉城陷落的时候,小人正好被刺史派去下面的县里催税,根本没在城中。”金子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他们合起伙来陷害小人,说什么,满城的官宦之家,就小人的眷属,无一损伤,硬指小人是叛军的奸细。”

    “李帅,天地良心呐,如果不是小人家里早早的挖好了地窖,浑家和孩子们又躲得快,只怕全家就都完了啊”金子南哭得伤心之极。

    李中易心里很有些奇怪,他又不是高丽的官员,也不想插手人家的内部斗争,刘贺扬这是想干什么

    刘贺扬见李中易的目光投注过来,却故意把头一低,没有吱声。

    李中易发觉刘贺扬的异常表现,心知其中必定另有隐情,以李中易对于刘贺扬的了解,此人绝不是莽撞冒失之辈。

    鉴于金子南哭得太过于伤心,李中易暂时闲着没事,就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哭,耐心的等待着下文。

    “那帮畜生欺负小人,在朝中没有得力的奥援撑腰,想拿小人当作替罪羊,整死小人之后,趁机夺了小人的三个女儿。”金子南咬牙切齿的发泄着他心中的憋屈。

    李中易暗暗摇头,这高丽国别看国小民少,官场内部的倾轧,勾心斗角栽赃陷害的龌龊事,却比中国尤有过之。

    只是,李中易心里颇有些奇怪,这个金子南主动跑来找他,凭什么以为他这个外人会插手此事呢

    金子南忽然抹了把泪水,恨恨的说:“那些家伙想要小人当替罪羊,小人偏不能如了他们的意。小人的三个女儿,长得一模一样,标致动人。李帅,小人愿将女儿们献上,侍奉在您的身边,只求保住我全家老小的性命。”

    咳,这是闹的那一出啊刘贺扬,你是不是该出面解释一下咧

    刘贺扬见李中易朝他看过来,就拱着手说:“香帅,这金子南有一儿三女,在眼下的汉城之中,只有您才可以救下他的独子。”

    李中易明白了,这金子南不仅受了委屈,遭到同僚们的陷害,而且异常之重男轻女,所以, 才想献上三个孪生的女儿,真正的目的是想保住独子。

    就在这时,一阵环佩轻响,从堂外并肩走进来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粉嫩嫩的高丽小女娃,她们略显羞怯的一齐给李中易行礼。

    “妾拜见李帅。”后堂内,娇声软语,鹦鹦燕燕。

    这三姊妹,都大约在十五六岁的年纪,长得确实非常之漂亮,可谓是高丽女子中的极品小妞。

    这三姊妹站成一排,高矮几乎完全一致,她们的皮肤,雪白细嫩得可以掐出水,令人不禁怦然心动。

    李中易无论左看右看,还是上看下看,都很难看出她们之间的差别所在。极难得的是,这三胞胎姊妹,居然都会说一些略显生涩的中国官话。

    嘿嘿,三个一模一样的小妞,若是同时抱上大床,脱得精光,会是何等艳娇之光景

    说句大实话,李中易确实心动了。美女他见得多了,可是。三个一样漂亮,一样身高,一样粉嫩。又长得一模一样的美女,确实极其罕见。

    刘贺扬装得一本正经的说:“老金,你的心意我就替我们香帅收下了。哼哼,在这汉城之中,只要我们香帅随便发句话,谁还敢找你的麻烦”

    “多谢香帅,多谢香帅”这金子南倒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当即领着他的三个女儿,磕头作揖,感激的话说了一大萝筐。

    李中易没好气的瞪了刘贺扬一眼。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暗中搞鬼,这金子南怎么就知道,必须送上三胞胎女儿,才有可能让他心动呢

    刘贺扬心里很得意。李香帅不待见一般的高丽美女。嘿嘿,三个一模一样的小美人儿同时登场,总该有些吸引力吧

    见李中易没怎么吱声,刘贺扬心里就明白了,今天的这个马屁没拍错。他主动安排金子南父子住到了帅府的客院之中,却把三胞胎小美女,直接留在了李中易的身边侍候着。

    李中易看着三个一模一样的小美女,心中觉得有趣。就随口问最左侧的一个小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呀”多少有点象不安好心的狼外婆。欺骗可爱小白兔的味道哈。

    “回公子的话,妾名蕊娇,中间这个是二妹花娇,然后是三妹彩娇。”蕊娇倒是不怎么认生,大着胆子给李中易做了完整的介绍。

    彩花蕊嗯哼,应该是采花蕊吧金子南的闺女们,连名字都起得如此有“学问”,嘿嘿,先采哪一个呢还是一起都采了或者采二养一

    咳,一时之间,李中易倒有些犯愁啊

    当晚,李中易同时把三娇都抱上了床,当着两个妹妹的面,先采了她们的大姐蕊娇的花苞。

    嘿嘿,当着两个小姨子的面,李中易先做了她们的姐夫,回头再做她们的老公。

    这种别样的妙滋味,只要想一想,就令人乐不可支

    别看蕊娇胆子比较大,可是,身子却不经采。她的初血染得雪白的床单,一片赤红,吓得李中易的两个“伪小姨子”,心惊肉跳,娇嫩的身子哆嗦不停。

    嗯,一夜舒畅之后,李中易只觉得神清气爽,戎马倥偬的紧张生活,得到了有效的缓解。

    有人亲眼看见金子南的一家老小,躲进了李中易的帅府,徐逢来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不由苦笑不已,谁敢去李太岁的头上动土

    于是,栽赃金子南之事,只得作罢。汉城的官绅们聚在一块儿,商量着找出下一个替罪羊。

    前线无战事,李中易白天去军营督促训练,办理公务。晚上就在床上,当着两个“伪小姨子”的面,做她们的姐夫,把她们的大姐蕊娇给欺负得死去活来,哭爹叫娘,痛并快乐着

    只是,伪小姨子们和她们的大姐长得太像了。李中易有一天认错了人,一不留神,居然把二妹花娇当作了蕊娇,摁到书桌上,让小姨子直接变成了自家的女人。

    由于担心再次认错人,李中易索性命人打造了三套不同花色的首饰,分别给三胞胎戴了。

    这种办法平日里倒也好办,只是,晚上大家都一样的精光,该肿么办咧

    李中易琢磨了半天,终于想出一个“妙招”,他又命工匠造了三条不同材质的腰链,腰链上都坠着一只小牌牌。

    小牌牌上,雕刻着凸起花蕊的自然是大姐蕊娇,一张白板的是尚未吞到肚内的彩娇,而雕有凹进去的一朵牡丹的则是花娇。

    李中易的小日子过得异常之滋润,高丽国主王昭的心情却坏透了。开京的万余鹰扬军是王昭手头最后的一点本钱,根本不敢乱动,然而全一准的一仙门叛军,却已经开始北上。

    不仅如此,倭军拿下全州之后,不仅屠了城,而且只休息了三天,就又开始北上。

    糟心之事,一桩接着一桩,好消息一个没有,坏消息却接踵而至。王昭原本最爱的,让深宫中的女人都光着身子开无遮大会,如今已经没了这种好心情。未完待续。。

    ps:  三更赶毕,月票砸得多,司空豁出去了,凌晨加第四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