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七顾不得女人依然赤着身子,他从怀里掏出细麻绳,反剪着她的双手,三两下就捆了个结结实实。

    得了李小七的信号,大队牙兵以及后续的官兵,纷纷涌上城墙,然后悄悄的占领了附近的防卫堡。

    提前得了李中易嘱咐的李小七,并没有急着去占领并打开城门。

    直到城墙上的官兵,已经超过了五百以上,而且披甲的刀盾兵和弓弩兵各有一个都之时,他这才领着众人,悄悄的沿着下城的台阶,摸了下去。

    城门的边上,架起了火堆,几十个叛匪的士兵,正在火上烤一只全羊。

    嗅到烤羊的香气,李小七干咽了一口唾沫,暗暗骂道,死到临头了,还想吃羊。

    烤羊的火堆边,人太多了,偷袭着全杀光,显然已经不可能。

    李小七悄悄打出弓弩手准备射击的手势,然后,他自己搭弓上箭,瞄着一个怀中坐着一名裸女的叛匪军官。

    “嗖”李小七这边弦松箭出,就见一支长箭挟带霹雳之势,精准的扎入那名叛匪的眼窝,那货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已一命呜呼。

    与此同时,弓弦声声,无数支利箭从李小七的身后射出,箭雨准确的落入烤羊的火堆之中,带走了大把的生命。

    “啊”

    “呀”

    有些虽然中箭,却没死透的叛匪士兵,疼得满地打滚。烤全羊的火堆被撞倒。一时间,火花四溅,惹来无数的惊叫声。

    城下的叛匪士兵。被突如其来的凶猛打击给震得直发懵,趁此机会,李小七领着大队的破虏军官兵的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杀了过去。

    在弓弩兵配合下,李小七很快带着人杀散了守门的叛匪士兵,城门也被马上打开。

    “杀呀,杀呀。”陡然之间,高丽汉城之中,杀声四起。震耳欲聋。

    前队官兵迅速的占据了城门附近的制高点之后,李中易在牙兵的簇拥之下,登上了西门的城门楼。

    鉴于巷战的不可确定性,和战线的不稳定性。李中易没有充英雄。他不仅头戴铁盔身穿厚甲,而且,身边的亲卫牙兵也都举着巨大的厚盾,护持在他的左右。

    早在西门动手的同时,东门和南门的破虏军将士们接到了信号,纷纷展开了凶猛的进攻。

    结果,在破虏军凌厉的三面夹击之下,正在汉城中烧杀抢掠。抢得不亦乐乎的高丽叛匪们,一触即溃。落荒而逃。

    一仙门的老大全一准,躺在一堆赤身女人之间,左啃右亲,好不快活。

    猛然间,全一准听见城中杀声四起,不由惊得魂飞天外,瞬间软成一根煮熟了的软面条。

    全一准顾不得光着身子,急忙叫来亲卫弟子,命他赶紧去召集嫡系的力士营。

    可是,由于骤然拿下了繁花似锦的汉城,原本就没有多少纪律性的一仙门徒们,包括全一准的嫡系亲卫弟子在内,大多都在城中抢劫财宝,杀人取乐,欺负女人。

    仓促之间,全一准哪有时间召集大队人马,进行抵抗呢

    身边的人马没有聚集起来,全一准所在的汉城府衙,倒等来了一路猛打猛冲的刘贺杨的大军。

    刘贺扬的部队,基本上没花多少精力,就一路冲到了全一准的大本营门前。

    见府衙大门紧闭,刘贺扬冷冷一笑,命令刀盾手在前列队掩护,弓弩兵在后,轮流射击敢于露头叛匪。

    一仙门的弟子,耍点刀枪还行,还真没几个会射箭的。结果,让破虏军的弓弩手们,给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按照李中易的吩咐,刘贺扬只是在府衙门口佯攻罢了,短时间内,他根本不可能找来撞门的大木桩子。

    随着刘贺扬一声令下,在刀盾手的掩护之下,几十个手里提着大铁锤,身穿双层厚甲的大力军汉,摸到不算很高的府衙侧墙边,以两人为一组,挥舞着大铁锤,你一下我一下,狠狠的敲打着并不算坚固墙壁。

    大约半刻钟后,“轰”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响声,汉城府衙的一边侧墙,几乎在同时被敲塌了好几个大洞。

    大力军汉们趁势继续挥锤,结果,缺口越锤越大,不大的工夫,一段大约五十米的大豁口,呈现在了破虏军士兵的面前。

    在军官们的带领下,破虏军士兵们手持刀枪,举着盾牌,呐喊着从缺口处杀进了汉城的府衙。

    将士们虽然叫得很凶,进攻的速度却不是很快,他们一边用手里的刀枪,砍杀着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的叛匪,一边大声的吼叫着。

    在刘贺扬的指挥之下,弓弩手们纷纷占据了府衙内的制高点,随时射杀负隅顽抗的叛匪们。

    全一准这时刚刚罩上一件道袍,他察觉到,除了北边之外,几乎到处都是喊杀声,知道事不可为。

    他只得在随从的帮助之下,骑上战马,打开府衙的北门,朝着北门那边落荒而逃。

    全一准这一跑路,城中有组织的大规模抵抗,就算是告一段落。

    李小八带着大队人马,正在追杀一大群提着包袱逃命的叛匪。

    这些家伙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要善财难舍,那就对不住了,财宝和性命都留下了。

    按照李中易事先的巷战编制,每一个进攻集群的基本编成为:至少两个都的刀盾兵,一个都的长枪兵,以及两个都的弓弩兵。

    巷战之中,长枪兵由于先天性的劣势,天然不如刀盾兵灵活,所以,李中易着重加强了刀盾兵和宫弩兵的人数。

    李小八二话不说,命令刀盾兵让到一旁。让弓弩兵突前。

    一阵箭雨射过去,前边的叛匪倒下了一大片,有些机灵鬼赶紧扔掉背上的大包袱。和手上的兵刃,亡命而逃。

    有些愚蠢的家伙,依然舍不得到了手的钱财,结果,让李小八带着大部队追赶上去,一通砍杀,全都宰了个干净。

    由于李中易事先有严令。地上的财宝,也没人敢去捡。

    解决了当前之敌后,李小八带着大部队。继续往下一个街口扫荡了过去。

    同样的场景,几乎在汉城之中的各个地方同时发生,破虏军有条不紊的从东、西、南三个方向,把叛匪挤压出了汉城的北门。

    李中易命杨烈带着一直养精蓄锐。没有参战的两千脚力非常好的精锐部队。冲出北门,沿着全一准败退的方向,一路追杀了上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城中的大小战斗基本结束。五千厢军士兵,以都为单位,推着临时征集来的各种车辆,沿着各条街道,开始清捡叛匪们遗留下来的各色财宝、铜钱和绢帛。

    厢军士兵们一边沿途捡钱。一边乐得咧嘴傻笑,娘的。收获太大了。

    很多时候,厢军士兵们的口袋里都已塞满了东西,两手都捧不下了,只得苦恼的原地休息一下。等用来拖东西的大车,一车接着一车的运回大营之后,再原路返回,接着拉财宝。

    “哈哈,兄弟,发了多少财”两队厢军士兵碰面的时候,大家嘻嘻哈哈打招呼的口头语,都变成了这样。

    二十余万人的汉城,在高丽国中,是除了开京之外的第二大城市。可想而知,这么大的一座城市里边,叛匪们可抢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现在,破虏军赶跑了叛匪,黑吃黑的收获,是可想而知的大得惊人

    马光达的人,不仅扫荡了粮仓和军器仓库,还占领了被全一准一进城就独占了的钱库、药材库以及绢帛库等大小十几处非常值钱的仓库。

    抢先占领了汉城府衙的刘贺扬,运气不太好,全一准被赶跑的时候,虽然没带多少东西出去,可是,府衙内的好东西全都归总到一块儿,也不算特别多,大头都在外面的叛军手上。

    这也就罢了,在府衙的后院内,还关着近百个漂亮的高丽小嫩妞。这些漂亮妞都是叛匪们从官宦或是士绅之家抢来,自己没敢碰,送给好色如命的全一准,单独享用的礼物。

    可惜的是,全一准还来不及一一开苞,这些充满着高丽本土风情的小妞们,就全都成了破虏军的战利品。

    刘贺扬心里很有数,整个高丽行营之中,就没有一个女子,全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壮小伙。

    李中易有言在先,胆敢犯奸案、私下里抢劫或是胡乱杀人的官兵,无论是谁,无论功劳有多大,一律军法从事。

    所以,刘贺扬一看见这些漂亮的高丽小妞,赶紧命人严加看管,没有他的将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

    见城中各处已经被控制了,李中易骑在马上,在众牙兵的簇拥之下,缓缓的朝着汉城府衙行来。

    沿途的厢军官兵,见李中易从身边经过,他们纷纷停下扫荡财宝的游戏,兴高采烈的向自己的大帅,行捶胸注目礼。

    “香帅威武”

    “香帅威武”

    “我军万胜”

    “我军万胜”

    不知道谁起的头,热烈的欢呼声,呐喊声,从李中易的身前,一路传播了出去,眨个眼的工夫,响彻整个汉城上空。

    老破虏军的将士们并没有跟着厢军一起欢呼,他们抿紧嘴唇,昂首挺胸,站得和标枪一样的笔直。

    一排排的破虏军将士们,那异常灼热的目光,死死的盯在自己统帅的身上,视线随着李中易的移动而移动。

    通明的火光之中,杨烈注意到,将士们盯在李中易身上的目光,是那样的热切

    嗯,军心绝对可用

    杨烈心中暗想,这才是区区一万余人的破虏军而已。如果,李香帅手握十万此等精锐,嘿嘿,哪又是何等的光景未完待续。。

    ps:  今天继续三更,请兄弟们多多砸月票支持,爽爽的情节,已经展开序幕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