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融皱紧眉头,说:“那周国的李某,贪得无厌,要了肥羊,要壮牛。牛羊都给了,又要粮草和战马,咱们现在去求他,不知会开出多高的条件”

    高丽国的翰林学士双冀眼珠儿一转,拱手对王昭说:“大王,不如召广评侍郎徐逢来一问”

    双冀是个典型的汉人,原本是大周的武胜军节度巡官、将仕郎、试大理评事。

    大周显德三年,双冀跟着柴荣派出的册封使韩文遇到了开京,册封王昭为高丽国王。

    后来,双冀因患重病,就留在了高丽国内,颇受王昭的赏识。

    短短的一年时间,双冀就被王昭提拔为翰林学士,并出任知贡举,主持了高丽国第一次科举考试。

    王昭也急得没了主意,只得将斥退回家闭门思过的徐逢来,又找进皇宫。

    徐逢来已经得知了廣州民变的坏消息,见王昭问他,只得硬着头皮说:“那周国的李某虽然贪婪成性,不过,却只要财帛牛羊战马等物,迟早要回周国。”

    上次,徐逢来只是转述了李中易要战马的要求,就被气急败坏的王昭勒令回家思过。

    这一次,徐逢来学乖了,只是含糊其词,绕着圈子,始终不肯给出准确的答案。

    徐逢来没有明说的意思,其实很清楚:无论是廣州的暴民,还是东部的逆贼朴金建,或是南边打过来的倭贼,想要做的事情。都是一口吞掉高丽国。

    李中易虽然很贪婪,竟敢勒索极为难得的战马,确实异常可恶。可是。这个李某人乃是大周的臣子,迟早要回大周去的。

    两害,不,三害相权,取其轻,徐逢来虽然没有明说,意思还是建议王昭答应了李中易的条件。借得周兵助剿,方为上策。

    王昭十分不悦,冷冷的瞪着徐逢来。恨不得当场宰了这个老小子。

    双冀很理解徐逢来的难处,就笑着替他解围,“大王,不如把勋贵家的奴仆都集中起来。协助掌卫部的官兵守城”

    徐逢来偷偷看了眼双冀。他心想,这个姓双的汉人,可真是狡诈。这双冀明知道勋贵们的私兵,是他们的命根子,却偏偏主动提出来,显然是想帮着王昭借机收权。

    在场的重臣,都是人精,他们恶狠狠的瞪着双冀。把他恨入骨髓。

    这些人商量正事不行,抓权耍阴谋却是一套一套的。大家不约而同的大声叫苦,“奴仆们不堪大用,请大王酌请周军出兵助剿。”

    众意难违,王昭感激的看了眼双冀,却只得无奈的问徐逢来,“徐卿,你觉得那周国的李某需要多少匹战马,才肯出兵助剿”

    徐逢来哪敢接这个茬他吱吱唔唔的老半天,说不出半句囫囵话。

    王昭气得半死,恨不得打烂徐逢来的屁股,可是,用人之际,他却又无可奈何。

    见王昭没了辙,双冀打算为主分忧,主动出头,替王昭问徐逢来,“徐侍郎,既然那李某的胃口很大,不如就以五十匹好马为限”

    徐逢来可是老官僚了,他心知,双冀这是故意给他下套,五十匹马怎么可能满足李中易那可以吞噬掉一切的胃口呢

    “我也不知道。”徐逢来倒也干脆,一推二六五,装作没事人一样。

    一时间,高丽的朝堂之上,形成了重大僵局。

    就在这时,快马忽然来报,倭军已经攻破江南道的首府全州,左右卫的保胜步军20领和精勇马军6领,江南道的地方军30领全面溃败。

    高丽军制,一领大约1000人,相当于大周禁军两个指挥的兵力。

    高丽国的君臣们,立时觉得天要塌了,北方的光军司虽然还有五万精锐。可是,由于契丹人和女真人的威胁,高丽君臣不敢擅自调动。

    事到临头,臣子们都可以装傻,江山去是王昭的,他只得暗暗牙紧牙关,对徐逢来说:“徐卿,你和李某比较熟,告诉李某,赐他五百匹黑水马。”

    徐逢来担心区后算帐,就多长了个心眼,小心翼翼的问道:“万一那李某不愿意呢”

    “啪”王昭猛一拍桌案,刚想发怒,却联想到溃败的乱局,只得有气无力的说,“一千匹,不能再多了。”

    徐逢来心里有数,整个高丽国的两军六卫,也不过万余匹战马而已,王昭确实下足了本钱。

    于是,徐逢来带着王昭的旨意,来贞州大营找李中易。

    徐逢来见了符昭信之后,直言要见病榻上的李中易,有要事相商。符昭信心里也明白,这徐某人应该是看准了,高丽行营之中,真正说了算的就是李中易。

    符昭信也没生气,就领着徐逢来去见李中易,李中易依然躺在榻上“养病。”

    徐逢来见了李中易,也顾不得客套,直截了当的说:“李帅,我家大王念及贵军一路辛苦,决定赠三百匹好马,以壮行色。”

    李中易这几日,早就从高达雄和李安国的嘴里得知,高丽国的精勇,也就是马军,总计超过万人。

    高达雄和李安国溜出营门,喝酒吃肉,李中易虽然装了糊涂,可也命人暗示过他们,要打探清楚高丽国的底细。

    二衙内,年少多金,出手又很大方,在贞州城里城外,每日都有宴请。

    因为他们是友军的将领,一般的高丽人也没刻意防备着他们,不是你请我,就是我请你,一来二去的,倒也在“无意”中,打听到了许多有关高丽军的情况。

    “唉,徐公,在下病成了这副模样,实在是拖累了大军啊。”李中易心里暗暗冷笑。区区三百匹马,就想打发了老子,老子难道是要饭的叫花子么

    “李帅。鄙国人少地狭,朝廷财政空虚,实在是拿不出太多的战马。”徐逢来发觉李中易闭紧了双眼,心头猛的一紧,赶紧转圜说,“不过,鄙国的士绅们倒是对贵军的义举深表钦佩。在下去联络一番,也许会一些收获。”

    李中易是何许人也,他一听就猜测出来。徐逢来的底牌,绝对远远超过三百匹马。

    “唉,徐公啊,不是在下不肯出力。只是这身子骨。实在是不得力啊”李中易借身体不好说事,徐逢来一点招都没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徐逢来和李中易打过多次交道,心知此人异常狡诈,一般的讨价还价的方法,肯定行不通了。

    “李帅,下官就算是卖了家里的老婆孩子。也顶多只能凑出一千匹好马,没办法再多了。”徐逢来咬牙切齿的索性摊了牌。李中易再不肯答应,他总不能真的掏自家的钱,买马送给周军吧

    李中易暗中估算了一下,高丽人一口气拿出了十分之一左右的好马,以棒子国一向抠得要死的秉性,“诚意”显然足够了。

    不过,李中易也从徐逢来如此爽快的背后,看出了破绽。嘿嘿,如果不是前线吃紧,被逼急了,棒子国会这么痛快么

    “唉,老徐,你这种快哭出来的样子,我看着心里也难受。”李中易幽幽一叹说,“看在你我的交情份上,本帅勉为其难吧。”

    徐逢来见李中易松了口,心中一阵大喜,大王交代下来的任务,他终于完成了。

    大局已定,不过李中易本着宜将余勇追穷寇的精神,誓将便宜占尽,他又提出了补充的要求,“种马五十匹,半匹都不能少。”

    徐逢来本想拒绝,可是,李中易的态度异常坚决,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

    李中易的要求,在那一千匹战马的范围之内,徐逢来只得硬着头皮,回皇宫复命。

    王昭骂骂咧咧的,狠狠数落了徐逢来一通,最终,也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答应了李中易的勒索。

    徐逢来从宫里出来,去挑马的时候,心里那叫一个窝火,老子招谁惹谁了不就是出使了一趟周国么,却带回来一个活祖宗,真他娘的倒了十八辈血霉啊

    听说徐逢来已经带了一千匹好马进营,其中,还真有五十匹上好的种马,李中易哈哈一笑,从榻上一跃而起,不装病了。

    “来人,击鼓聚将。”李中易一边更衣,一边下令开会。

    众将到齐后,李中易把徐逢来叫进了大帐,让他给大家介绍下目前的战况。

    军情紧急,国运关天,这一次,徐逢来没敢有丝毫隐瞒,就把高丽国内发生的事情,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符昭信眨了眨眼,问徐逢来:“徐公,这么说来,贵国如今已是危如累卵的状况啊”

    徐逢来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叹息着说:“原本谁知道刁民们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聚众闹事呢”

    李中易不由微微一笑,徐逢来的原本二字背后的,应该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吧

    杨烈的心很细,就主动找徐逢来要高丽国的正式战报,徐逢来担心误事,还真带来了一批最新的紧急战报。

    看过战报之后,杨烈笑道:“原来是乱民起事,距离开京不过区区百余里。”

    听了杨烈的解说,众将心里都明白了一件事,高丽人之所以要送千匹马来,是因为局面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刘贺扬故意站出来唱反调,他冲着李中易拱手说:“香帅,我军兵不过两万,乱军却超过了十余万,恐怕寡难敌众啊。”

    徐逢来听了此话,真心急了,这么多马都送来了,万一李中易中途反悔,他回去不被王昭撕碎了,才是咄咄怪事。

    “李帅,咱们商量好了的啊,您千万不能反悔呐,就当是可怜可怜小人吧。”徐逢来知道李中易非常难缠,你要和他绕圈子,他可以把你绕进黑水洋的最深处,所以只得苦苦求饶。

    徐逢来的死活,和李中易没啥鸟关系,他考虑的是,怎样进一步,更有效的榨干高丽的国库。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本月29号开始,月票双倍,大家都把月票留下来,等29号,司空大爆发的时候,再砸给逍遥侯,到时候,也许会有五更哦,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