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犬养君,名叫犬养四郎,乃是倭国右大臣、征高丽军总大将藤原师辅的养子。为了配合此次进军高丽,藤原师辅特意派了他北上,联络王全高。

    身穿赤古里的中年男子,叫王全高,乃是杨广道最大的豪族王家的子弟,也是杨广道的一个邑长。

    王全高一向不受家族的看重,心里的怨气很大,所以,在中间人的牵引之下,居然暗中勾结倭人,图谋王家的家主之位,并想独吞整个杨广道。

    犬养四郎暗暗冷笑一声,临来之前,他的养父藤原师辅,有过交代,无论王全高提出什么条件,都先答应再说。

    至于将来,嘿嘿,只要天皇的军队,占领了整个高丽,王全高还有什么将来可言

    “仅仅是王家领地”王全高不满的瞪着犬养四郎。

    犬养四郎心知说得太过含糊不清,惹来了王全高的不满,他赶紧笑着说:“藤原总大将说了,坚决支持王公您出任杨广道节度使,总揽军政大权。”

    王全高得意的一笑,没有他的配合,藤原师辅要想迅速拿下杨广道,简直就是做梦。

    “咱们这么办”犬养四郎把王全高请到桌旁,两人凑在一块儿,小声的商议了许久。

    等把王全高送走之后,犬养四郎再次出门,去见了一个人。

    此人一派道骨仙风,乃是杨广道本土有名的民间宗教门派,一仙门的掌教全大准。

    一仙门十分善于伪装。经常在民间搞些小恩小惠的活动,用香炉灰的符水骗取了无知乡民的崇拜。

    短短的八年时间,经过默默的耕耘。全大准的门下已经有信徒十余万人。

    全大准捋着胡须说:“事成之后,杨广道不许留下贵国的一兵一卒,全由本仙长说了算。”

    犬养四郎暗暗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满口答应了全大准的全部要求。

    全大准见犬养四郎答应得如此痛快,反而起了疑心,他冷冷的问犬养四郎:“你们到时候不会反悔吧”

    犬养四郎指天誓日。一本正经的说:“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臣民,乃是天底下最诚信的好朋友,说话绝对算数。”

    全大准其实心里另一本帐。他的手下信徒无数,只不过是想借倭人的兵力,达成他成为杨广道之主的夙愿罢了。

    到时候,只要推翻了杨广道王家的统治。即使到时候倭人不肯退出。打出去也就是了。

    他的信徒们都不怕死,对此,全大准非常有信心。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广州城郊外的抵平邑,王家的嫡孙王东豪,在王全高的陪同下,出城游玩。

    游玩的途中,王全高忽然指着路边的一个漂亮的女子。笑嘻嘻的说:“真漂亮啊,若是和这个小娘子睡一觉。死了都值。”

    王东豪本是色中恶鬼,听了王全高的唆使,当即决定抢回去,好好的享用一番。

    王家的恶奴们,接了主子的命令,二话不说,捋起袖子,就冲上去抓人。

    见仆人已经将那个漂亮的女子抱到了肩上,王东豪得意的大笑起来,今晚又有乐子了。

    这时,化装成乡下土农民的犬养四郎,突然从道旁冲了出来,大声喝道:“为什么抢我闺女,还不快快住手”一口流利的高丽话,纯正得让人以为他必是本地人。

    “哈哈,乡下佬,我家大公子看上你的女儿,这可是你万世修不来福气呢。”王全高和犬养四郎对了个眼色,当即从兜里掏出一大把铜钱,顺手撒了一地,“都赏你了,拿回去享福吧。”

    犬养四郎忽然大喊出声:“快来人呐,快来人呐,恶人抢劫民女”

    原本就埋伏在附近的倭国人,纷纷闷声冲出,负责配合的一仙门信徒也都围了上来。

    “放下她,快放下她”众人纷纷出头主持“公道”。

    王全高故意小声劝说王东豪:“大公子,围观的人太多,还是先放了那个漂亮小妞吧”他非常熟悉王东豪的脾气。

    这王东豪有个怪脾气,你越是劝他退让,他越是要硬来。

    “刷。”王东豪拔出腰间的宝剑,指着犬养四郎,厉声喝道:“乡下佬,快滚一边去,不然,老子宰了你。”

    犬养四郎看了眼四周,他手下的武士早就准备就绪,就等他动手了。

    “杀人了,要杀人了。”犬养四郎一边喊要杀人了,一边缓缓靠近王东豪。

    “狗东西,老子砍了你。”王东豪的鼻子都气歪了,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胆大的土农民,挥刀就砍。

    犬养四郎等的就是这个好机会,他反手夺过王东豪手里的刀,顺手一刀砍在了王东豪的脖子上。

    “哗”火红的鲜血立时喷出,溅了犬养四郎满身都是,王东豪的人头从马上掉下,滚到了王全高的面前。

    王全高立时大惊失色,顾不得暴露行踪,冲着犬养四郎大喊道:“你”他做梦也没有料到,原本商量着只是捉了王东豪为人质的犬养四郎,居然会当众下此毒手,一时间惊得魂不附体。

    这时,犬养四郎长啸一声,冲到王全高的跟前,手起刀落,砍下了他的狗头。

    野心远远大过智商的王全高,带着无尽的遗憾,奔赴了黄泉。

    王东豪带来的奴仆们,一个个惊得面无人色,小主人居然就死在他们的眼前,回去后可怎么行家主交代

    犬养四郎带来的人,这时候在围观的人群之中,大喊大叫,“狗官杀人了,狗官杀人。”

    王东豪的奴仆们,一时心慌意乱,以为四周的人都是乱民一伙,他们挥舞着手里的钢刀随意砍杀起来,想要夺路而逃。

    眨个眼的工夫,无辜的民众就被砍死了十几个人,鲜血染红了地面,也深深的刺激了旁边的乡民们。

    “乡亲们,和他们这帮狗东西拼了。”犬养四郎抓住绝佳的时机,领着他带来的倭国武士,如狼似虎杀向了王家的奴仆们。

    “拼了,拼了杀光这帮狗东西”在一仙门信徒的鼓动之下,现场的数百围观的农民,挥舞着手里的锄头,木棍冲了上去。

    一场混战下来,王家的奴仆全给杀了个精光,就在农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犬养四郎再次出现,他振臂大呼,“既然咱们都杀了官人,躲回家是躲不过去的,不如杀进广州城,把王家的杂种都宰了杀尽贪官”

    “杀进广州,杀尽贪官”犬养四郎手下懂高丽语的手下,挥舞着手里的刀枪,跟着起哄。

    一时间,群情汹涌,四里大乡的农民们,一仙门的信徒们,手持锄头,菜刀和木枪,纷纷聚拢到了一块儿,浩浩荡荡的杀向了广州城。

    如果不是广州守军机灵,及时关上了城门,险些让数万愤怒的农民,攻进城来。

    广州城里虽然暂时逃过一劫,可是,广州城外却被起义的农民军,搅得天翻地覆,无数官绅之家被灭门,男人都被杀光,女人则被轮j,广州在哭泣,高丽在哭泣。

    这时有人忽然提议,去抢周国、吴越以及南唐商人聚集的香乡渡,犬养四郎并不希望这些高丽农民全都听全一准那个牛鼻子老道的话。

    犬养四郎眼珠儿一转,当即带领着杀红了眼的农民起义军,直扑香乡渡而来。

    等这帮农民起义军的抢够了,犬养四郎有把握笼络住这些人的人心,把他们变成倭国最得力的好帮手。

    从上午开始,广州附近地区,民变四起,野心家们纷纷冒头。暴民们有人打着一仙门的旗号,有人推出朴金建的名头,四处杀官抢富掳女,把个原本极为富庶的广州地区,弄成了人间地狱。

    暴民起义的噩耗,由快马传入开京之后,王昭大为惊恐,他手下的主力部队,大多都已经派了出去,开京城内仅有区区万余人守卫而已。

    广州城和开京相距不过百余里而已,可谓是近在咫尺。若是这十余万暴民,向开京杀来,以何御之

    留在开京的重臣们,被王昭紧急叫进了皇宫,重臣听了消息后,一个个全都如遭雷殛,目瞪口呆。

    过了好一会儿,朝堂之上,仿佛滚烫的油锅里边,陡然泼进一瓢冷水一般,当即炸了营。

    高丽君臣们都慌了手脚,他们的家当可全都在开京附近,如果被乱民洗劫一空,那个损失,简直难以估量。

    更可怕的是,开京的城墙虽高,却只有万余人的鹰扬军驻扎。若是遭到十余万暴民的疯狂围攻,没人敢担保,就一定守得住开京

    “陛下,速调征东军回防。”有人在慌乱之中,出了个主意。

    高丽的大相王融,冷冷的瞪着那人,厉声斥道:“荒唐,征东军一旦撤回,朴逆金建不就跟着掩杀了过来”

    那人吓得缩头缩脑,退回了班次,不敢再吱声。

    王融虽然斥退了胡说八道的家伙,可是,他也是一筹莫展,没啥好办法,解决眼前的危局。

    这时,有人想起了驻扎在贞州的大周破虏军,就提议说:“不如请周军协助平叛”

    “对呀,大周的精锐近在咫尺,派他们去平叛,顺理成章。”

    经过提醒,高丽的君臣们也都想起了,一直猫在贞州不挪窝的李中易。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平安夜快乐,苦逼的司空独自窝在书房码字,苦不堪言啊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