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这还多亏了那部大片加勒比海盗,引起了李中易的极大兴趣,他翻查了大量航海的资料。

    可惜的是,李中易只记得,相对非常简单的戴维斯象限仪的原理,对于更进一步的六分仪的原理,却因为时间太久,很有些模糊不清。

    戴维斯象限仪配合上司南,李中易个人以为,应该够用了。但是,因为没有真正航过海,他的心里终究还是没底。

    “高丽一战,时间可能拖得比较长,大家都要有心理准备。”李中易摸着下巴,笑眯眯的说,“替他人做嫁衣裳,赔本的买卖,本帅是不会干滴。”

    杨烈的眼珠儿微微一转,忽然笑道:“坐山观虎斗”

    “老师以前不是说过,回鹘的多尔衮,就是趁李自成和吴三桂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浑水摸了大鱼么”廖山河文化程度略低一些,可是,记性却特别好。

    李中易改头换面的故事,廖山河一听就往心里去了,现学现卖,倒也恰好吻合了当前的高丽国内局势。

    高丽国目前东有朴金建的反叛,南有藤原师辅带领的倭军猛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中易目前确实很象满虏多尔衮所处的环境。

    “嗯,高丽多山,岛屿很多,到时候啊,你们瞪大了眼睛看清楚喽,找个好岛落脚。”李中易这一次是打定了主意,要在高丽的海边,找个永久的落脚点。

    大军沿着黄河顺流直下。速度非常快,日行百里以上,区区七日就抵达了隶属于滨州的渤海县的永利镇。这里是黄河故道口。

    李中易这次倒是没怎么耽搁,在永利镇休整了三日后,率全军沿着胶东半岛北端驶到登州蓬莱,然后横渡黄海,抵达朝鲜半岛大同江口的椒岛。

    在椒岛补充了饮水后,大军继续乘船南行,赶到高丽京都“开京”附近的礼成江口的贞州今韩国金浦市。

    棒子国的历史上。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的三国时期,金浦郡地区就是三国必争之地,其中贞州更是重中之重。

    原因很简单。贞州一直是棒子国和中国经贸往来的重镇,即使是高丽国内的战乱年代,贸易也没有完全断绝。

    商人图利,只要有大钱赚。冒着杀头的风险。也偷偷的做买卖。

    到了贞州后,徐逢来耍了个小手段,假托高丽国王之名,禁止破虏军入城,只能在城郊扎营。

    李中易明明看破了徐逢来的小心思,却故意装糊涂,满口答应了徐逢来的要求。

    大周的援军已到,徐逢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骑马赶回开京,向国主王昭报讯。

    当地的县令组织乡民。领着一大群面长、邑长以及洞长,还有本地的士绅,带着牛羊前来犒军。

    李中易满面笑容的把这些本地的头面人物,迎进了大帐,他起初搞不懂啥叫面长和洞长。

    金浦县令态度客气的做了解释,李中易这才恍然大悟,面长相当于城关镇镇长,洞长则类似大周的街道坊正,是高丽国最小的一级组织机构。

    嘿嘿,棒子国还真会玩花样,面长,还面条呢。那洞长的名称更是二得离谱,怎么不叫穴长

    寒暄客套了一番,李中易这才知道,这金浦县令叫柳知秋,乃是贞州名门柳氏的旁系子弟。

    柳知秋说得一口流利的大唐河洛官话,如果不是身上的官服形制不对,而且短了一大截,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这家伙就是大周的县令。

    高丽的乡绅们,无一例外,全都头戴类似斗笠的黑色纱冠,身穿赤古里,外罩周衣。

    这些乡绅们的腰带居然系在胸前,红色带子垂到了小腿处,长得足以悬绳上吊。他们那宽大的巴基阔腿裤,也短得不象话,总而言之,这帮家伙学了大汉的服饰,却是个半吊子,不伦不类

    柳知秋还算是大方,一口气送上了二十头牛,一百只羊,这些都不怎么出奇,李中易倒不怎么在意。

    只是,这柳知秋居然一次性送来三百只狗,李中易摸着下巴,心说,敢情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习俗啊,难怪棒子人民嗜狗肉如命

    “李帅远道而来,助我大高丽国平叛,下官感激不尽。”柳知秋的话说得很客气,骨子里却无丝毫认大周为宗主国的觉悟,一口一个我大高丽国。

    柳知秋的地位太低,区区县令而已,李中易也懒得和他一般见识,微微一笑,也就忽略过去了。

    “不知贵军要在本城驻扎多久下官也好筹备一二”柳知秋的话,说得很婉转,意思却是在催促李中易赶紧带兵走人。

    “呵呵,这个需要两国的重臣彼此商量办啊。”李中易打着哈哈,敷衍道,“柳明府放心好了,我破虏军所到之处,一向是秋毫无犯。”

    李中易心里明白,这个时代的所有官军,名声都不太好,甚至有官不如匪的恶名。

    柳知秋暗中打探消息,显然是在担心,破虏军会滋扰地方。不管是抢劫财务,还是jy妇女,柳知秋这个地方官,都很头疼,十分棘手。

    李中易刚来没几天,破虏军中还没有传出恶迹,柳知秋官卑职小,对此也没有啥好办法。

    破虏军到了贞州郊外,就不再挪动地方,李中易关住营门,大搞练兵活动。

    这一次,由于京师厢军第一军,只有一万人,李中易索性采取一对一的训练方法,争取让厢军的纪律性,在短期内,上一个台阶。

    按照大周的规矩,厢军的身份原本就比禁军低不少,破虏军又是禁军里边。精锐中的精锐。

    厢军都指挥使周道中,是个明白人,李中易怎么说。他就怎么做,没有半句怨言。

    李中易只是集中训练了周道中的部下,却并没有打散厢军官兵的固有建制,显然,没有趁机夺权的想法。

    大周的军队驻扎到了贞州的地界之后,一连半个多月,都没有挪窝。

    高丽国的大将军王永南。召李中易去开会,都被李中易称病,给推掉了。

    于是。高丽国的君臣们,疑心生暗鬼,私下里开始纷纷议论,会不会引狼入了室

    主帅水土不服。突然生了病。倒也说得过去。不过,副都部署符昭信的身体可是好好儿的,每天都出营和高丽国的乡绅们拉家常,谈风月,忙得不亦乐乎。

    引来周军的广评侍郎徐逢来,被高丽国主王昭叫了去,狠狠的训斥了一顿,然后派他去周军大营。打探消息。

    徐逢来忐忑不安的骑马来到破虏军大营,守门的将校态度倒还客气。直接领了他去见符昭信。

    符昭信的帐内,站满了徐逢来的老熟人,李安国、高达雄等大一帮子衙内。

    徐逢来一看见难缠的李安国和高达雄,头皮就一阵发麻,赶紧陪着笑脸,作了罗圈揖,“诸位将军辛苦了,下官替我大王感激不尽。”

    “徐侍郎,赶紧可不是口头说说就算了哦,本将军自从来到这贞州后,除了难吃的狗肉,就没见过半只羊腿,你们是故意欺负友军还是怎么着”李安国不阴不阳的嘲讽徐逢来,话说得很不好听。

    这李安国打小就吃惯了上等精羊肉,来到贞州后,由于高丽国只是在犒军的时候,才供应了一些羊,平日里别说羊肉了,就连羊毛就都没见半根。

    在军中,李中易一向是和士兵们一起吃饭,他以身作则,李安国和一干衙内们,自然不好说啥。

    这次徐逢来又来了,可让李安国和衙内们逮着了机会,不借机会发泄一下怨气,那他还是开封城的小霸王么

    别人不清楚,徐逢来却是心中有数,破虏军一直不挪窝,肯定是李中易心里不爽。

    偏偏李中易一直称病,连两国的联合军事会议都不去参加,徐逢来也搞不清楚,李中易心里边打的是啥主意

    “唉,我高丽国小民穷,又突逢叛乱,国力实在是空虚”徐逢来的谎言还没编完,就被高达雄粗暴的打断,“徐侍郎,你这话可就说得不怎么地道啊本将亲眼所见,贞州本地的小小的面长,每日都是吃羊的。”

    高达雄说这话可是非常有底气的,这些日子,在李中易睁一眼闭一眼的装糊涂之下,他和李安国没少溜出大营去打牙祭。

    这两个家伙带兵打仗也许不行,拉关系走后门套交情,可是一套一套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干的,居然和贞州本地的几个面长、邑长,把关系搞得很热络,每日桄筹交错,歌舞生平,玩得乐不思周。

    如果,不是李中易的军法森严,衙内们恐怕都要,闹到夜不归营的地步。

    徐逢来心知,国主王昭只是想利用周军当炮灰而已。等平了叛,就要将周军礼送出境,一天也不许李中易多待。

    这李中易偏偏狡猾如狐,频频装病,今天是水土不服,明儿个就变成了偶感风寒,大后天居然又传出从马上摔了一跤的怪异消息。

    在物资的供应方面,高丽君臣一直采取,不给周军吃得太饱太好的策略,免得他们粮草太过充足,反而会起异心。

    不过,徐逢来也非等闲之辈,他转着眼珠儿说:“有些官宦之家,家里非常有钱,偶尔吃羊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吾国的国库,却早已空虚,拿不出太多的银钱,总不能强抢民间的东西吧”

    见李安国一时没想好,高达雄冷冷一笑,说:“我大军驻扎在贞州,你们每次送粮食,只送三天的食量,将士们都饿着肚子,还怎么打仗”未完待续。。

    ps:  现在是543张月票,如果今晚凌晨之前超过563张,司空一定加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