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年来,高丽国给中原政权进贡的时候,基本都是以小搏大,赚得钵满盆满。

    一般来说,高丽也就在形式上,上个表章称臣,送几个民间美女冒充名门大户的女子,再加上几本儒家经典,就可以换得金银无数,财宝若干。

    徐逢来临来大周之前,国中的官场前辈们,都嘻笑着告诉他一个秘密:中国地大物博,人傻钱多,只要把身段放软,多说几句好话,就可以骗到大把大把的赏赐。

    “我大周的重臣劳军,一般都是千余羊,你虽是小邦来的,可也是一国重臣。咱也就不和你计较了,三百头羊,一头都不能少。”李安国轻蔑的瞪着徐逢来,姓徐你得了多少好处,别人也许不清楚,老子可是都知道哦。

    “这个好吧”徐逢来得了千两黄金的赏赐,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就只当没拿这些黄金罢了。

    秦王高行周的次孙高达雄,冷冷的一哼,说:“只有羊,却无酒,劳的什么军咱们都是京师人,最爱喝玉液香,徐公想必不会让弟兄们失望吧”

    徐逢来气得差点吐血,可是,国中急等着援军,他没胆子公开翻脸,只得陪着笑脸讨价还价,“这玉液香实在难买,下官尽量去置办,也就是了。”

    “哦,原来是买不到啊这个容易,只要你舍得出钱,在下替你去买,如何”高达雄大咧咧的把手伸到了徐逢来的面前。就等着他掏钱。

    符昭信原是豪爽之人,见徐逢来一副抠抠索索的小家子气,心中异常不屑。

    娘的。我大周朝廷出兵出钱出粮草,替你高丽国平叛,区区几头羊,几瓶玉液香,才值几个鸟钱

    海东之国的重臣,竟然如此的无赖,可想而知。高丽国主也不是神马好东西吧

    见徐逢来一直犹犹豫豫,始终不肯应诺,李安国可没有符昭信那么多顾忌。他当即大怒,厉声喝道:“汝等高丽人占尽了我天朝的便宜,只想吞肥肉,骨头都不肯吐出半根。就连劳军都心意不诚。可见。求援一事必定有诈。”

    “是啊,是啊,什么狗屁海东之国,明明是骗子之国嘛。”

    “大哥所言甚是,这高丽人,就没几个好东西。”

    “我说老徐,不就是几百头羊,几百瓶玉液香嘛。至于这么为难么实在不行,你写个欠条。本公子垫钱,替你置办喽”

    众衙内干别的不行,冷嘲热讽,指桑骂槐,东扯西拉,吃拿卡要,狐假虎威,妥妥的都是内行。

    这话说得太打脸了,徐逢来的一张老脸,臊得一阵青,一阵白,红得发紫,紫得透亮,“下官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符昭信打心眼里,看不起徐逢来的猥琐模样,他索性装聋作哑,对于徐逢来的窘境,视若不见。

    国舅爷不发话,衙内们就更来了劲,你一言,我一语,楞是逼得徐逢来,由添了一百头羊,两百瓶玉液香,这才罢休。

    等徐逢来走后,有人担心的问李安国:“大哥,姓徐的不会去陛下那里,告咱们的刁状吧”

    李安国还没吱声,高达雄就笑喷了,“你呀,你呀,真是猪脑子,咱们商量的是劳军的大事,姓徐的自愿供奉,哥几个都非常感谢,夸他是明白人来着。”

    符昭信看着口沫横飞的高达雄,不由微微一笑,高达雄死死的卡住劳军二字作文章,即使官司打到了柴荣的驾前,哥几个都稳立不败之地。

    撇开带兵打仗的真本事不提,符昭信的这几个哥们,能够成为京师街头长期的小霸王,脑子不好使,早就玩完了

    “信诚,姓李的为人怎么样要不要哥几个,帮你也收拾了他”李安国烈嘴一笑,他怕谁呀

    符昭信连连摆手,小声说:“哥哥们,千万别乱来,免得坏了去高丽的大事。”

    这些衙内们不知道李中易的厉害,符昭信心里却是门儿清。就说今天的这个局吧,事情虽小,却是李中易故意设的套,目的就是想打掉徐逢来的威风。

    知人善任,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难了啊

    李安国想想也是,他们混进大军,目的就是想去高丽捞一票军功,回来好承袭父祖们传下来的爵位。

    大周朝的爵位,可没有所谓世袭罔替的概念,无一例外,全是降两等袭爵。而且,必要条件是,有军功才有资格袭爵。

    国公的继承人,顶多只能袭郡公,三代之后,爵位就自动消失了。

    三天后,全体破虏军和新加入进来的京师厢军第一军,好好的打了一顿牙祭。

    徐逢来砸锅卖铁,好容易筹集来的犒军物资,成了弟兄们肚里的油水。

    破虏军的物资供应,一直是大周朝诸禁军中的头一份,对于吃到羊肉,大家倒没有太大的感觉。

    京师厢军第一军,就不同了,这些从禁军之中刷下来的次等丘八们,一年之中,难得吃到一口羊肉。

    见识过啥叫饿虎扑羊么

    京师厢军第一军的弟兄们,恨不得连羊头都嚼碎了一口吞下肚内,此等狼吞虎咽的饿极之状,可把一帮子养尊处优惯了的衙内们,都给看傻了眼。

    聚餐后的第二天,李安国就被派去盯着水师的准备工作,高达雄去督促粮草,符昭信继续追踪军器的调拨。

    由于衙内们的加入,破虏军的出征物资调拨工作,陡然加速了好几个数量级。

    李小七挑起大拇指,心服口服的说:“还是公子高明。”

    李中易微微一笑,这些衙内虽然不算啥。可是他们父祖的影响力,谁敢小视

    例如吴国公李琼,此老虽然已经离开了第一线的实权领导岗位。他或许没办法提拔你登上高位。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李琼在柴荣的面前,上你的眼药,坏了你的升迁大计,却是绰绰有余。

    后勤物资储备得差不多了,李中易也没见徐逢来。晾得他心急火燎,急得团团乱转,四处寻找门路。想跟李中易递话。

    李中易在朝中一直以孤臣自诩,除了赵匡胤和慕容延钊等少数几个人之外,他和朝中的重臣们的交情,几乎都淡如水。

    徐逢来带来的财宝。花了个精光。门路找了无数,直到临出征的前一天,李中易也没见他。

    出征的这天上午,侍卫亲军司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代表朝廷,来到破虏军大营,替大军送行。

    李中易和韩通,那是“老朋友”了,下江南的时候。李中易差点没把性子急的韩通给憋死。

    不过,不打不相识。韩通虽然瞧不起李中易,却也佩服他捞钱的真本事。

    “哈哈,你都部署,下官祝你一路顺风,凯旋而归。”韩通的脸上堆满了假笑。

    李中易微微一笑,拱手说:“多谢韩公吉言,在下一定打出国威和军威,不给陛下丢脸。”

    韩通皮笑肉不笑的说:“陛下说了,李某如果打输了,直接跳海算了,别回汴京了。”

    “哈哈,定不会教陛下失望的。”李中易大手一挥,果断下令,“全体都有。”

    “立正”

    “枪上肩”

    “出发”

    为首的刘贺扬,轻带马缰,当先驰出大营,大军正式踏上了征途。

    陈桥镇的老百姓们听见了这边的动静,纷纷扔下手里的农具,赶来看热闹。

    只见,破虏军的将士们,将钢枪扛在肩上,刚劲有力的甩动手臂,迈着整齐的步伐,浩浩荡荡的开出了大营。

    一时间,旌旗招展,马嘶阵阵,尘土飞扬。

    掌旗官们象标枪一样,大步走在各支分队的最前方,他们高高的擎起大旗,指引着大军前进的方向。

    破虏军的将士们,伴随着震慑人心的小鼓点,大踏步前进,鼓声响则抬腿,鼓声落则踏地,大地在他们的脚下颤抖,并痛苦的呻吟。

    将士们头盔上的红缨,耀目已极,整个大队伍,仿佛雄雄燃烧的火之海,滚滚向前,吞噬掉一切阻挡他们的活物。

    长枪如林,那锐利的枪尖,在烈日的灼射之下,反射出刺目的寒光,令人胆寒肝颤。

    将士们身上的铁甲闪现出森然的利芒,仿似威猛无匹的钢铁洪流,咆哮如雷,浩荡向前。

    如果有人悬在半空之中,俯瞰全场,他一定会惊讶的发觉,一条面目狰狞的钢铁巨龙,正以前所未有的腾飞之势,气吞万里如虎

    万人出动,黑压压的铺天盖地,可是,现场除了脚步声,鼓点声,偶尔传出的马嘶声,竟再无别的声息。

    韩通两眼直勾勾的瞪着有序出营的将士们,他的脑子里一阵发懵,娘的,和眼前这帮不象人的怪物比起来,他带的兵,居然也配叫兵

    李中易微微一笑,翻鞍上马,冲着韩通拱了拱手,说:“韩公,后会有期”

    徐逢来特意守候在黄河边的大船之上,手搭凉棚,远远的眺望向陈桥驿的方向,他就想看看,这破虏军究竟是些什么样的货色

    “来了,来了”岸边的老百姓们的人群之中,突然传来兴奋的叫声。

    “咚咚咚”在异常有节奏的鼓点声中,一杆高高飘扬的大旗,迎面扑入徐逢来的眼帘。

    “大周高丽行营都部署:李。”徐逢来喃喃的念叨着大旗上,他知道,李中易的队伍终于来了。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中午忘记叫票了,现在是529张月票,凌晨之前,超过549张,一定加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