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昭信乃是小符贵妃的亲兄长,梁王柴宗训的亲舅父,除了少数宰相级别的大人物之外,底气还是十足的。

    自从,李中易的长子成了梁王府的记事参军之后,符昭信对李中易的态度有了本质的变化,两人的关系也亲近了许多。

    李中易的长子李继易,还没满月就成了梁王柴宗训的王府属官,这一层关系,比他的妹妹甜丫成为小符贵妃的义女,可近得多了。

    子和妹,在符昭信的眼里,分量绝不相同

    安排好后勤的事务之后,李中易就猫在军营里,督促官兵们加紧学习作战、卫生等条令。

    李中易有条不紊的筹备出征大计,一点都不急,高丽国的广评侍郎徐逢来,却似热锅上的蚂蚁。

    临来大周求援之前,高丽国王王昭反复交待徐逢来,一定尽快带来大周的援军。

    如今,大周的皇帝已经下了诏,派出了两万多援军,徐逢来虽然觉得人数少了点,不过,总算是借到了兵,心里边也很高兴。

    徐逢来此次来大周,主要是走的丽妃的门路。这丽妃虽说出身于高丽,其实并不是高丽名门大望族的女儿,只是小门小户家的女儿罢了。

    高丽国王当初献上丽妃的时候,故意让她假冒高丽望族的女子,其实是小心眼做祟,欺负远隔重洋的大周国,不清楚高丽国内名门望族的实际情况。

    徐逢来也没有想到,丽妃找柴荣陈情了之后。柴荣居然迅速的召见了他,并答应了派兵增援高丽的请求。

    一时间,徐逢来很有些得意。大周皇帝真是很好糊弄,不仅没有提出钱粮方面的要求,反而答应派出精锐助阵。

    徐逢来听说大周已经建立了高丽行营,都部署是一个很陌生,也很年轻的主帅,前破虏军都监李中易。

    等了好几天,徐逢来始终没见李中易上门找他。商量进兵一事,心里哪能不急

    在高丽国,广评侍郎的地位真心不低。乃是仅次于三省宰相的存在。

    徐逢来端了几天架子,李中易根本就没搭理他,彻底把他当作了空气。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徐逢来只得主动乘车来陈桥驿的军营找李中易。

    谁知。早得李中易叮嘱的守卫们,告诉徐逢来,大帅不在营里。

    一连三天,徐逢来都碰了一鼻子灰,他就长了个心眼,跑去找丽妃诉苦。

    丽妃找柴荣哭闹了好几回,柴荣敷衍着答应派人去问问李中易,实际上。并没有派人去催促李中易尽快出兵。

    大军出征,绝非儿戏。精通兵法的柴荣岂能不知

    李中易每天在干什么,柴荣一清二楚,所以,一直是冷处理。

    符昭信这天回营,找到李中易,他挠着脑袋说:“无咎公,有件麻烦事,在下很为难。”

    “什么麻烦事”李中易笑望着符昭信,鼓励他把心事说出来。

    最近这段日子,符昭信帮了大忙,他带着人差点搬空了弓弩坊和造箭坊,惹得三司使高洪泰大发了一通牢骚。

    “前日,我去城里领军器,遇上了一帮子老弟兄,大家硬拉着我去喝酒。”符昭信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他们的长辈,大多是国公和郡公,大家相交多年,交情一直都挺好。”

    见符昭信一个劲的绕着圈子,李中易暗暗好笑,不就是一帮子勋贵子弟,想混进高丽行营捞军功么,至于这么为难

    李中易自己窝在军营里,却把符昭信放了出去,目的有二,一是捞足军器,二是拉人下水。

    以符昭信国舅爷的身份,身边肯定有一帮子狐群狗党,这个是不须多说的事实。

    此去高丽协助平叛,又不是去北伐,和契丹人硬碰硬,那些心思活络的勋贵子弟,绝不会放过这种捞军功的大好机会。

    符昭信磕巴了半天,才把意思说清楚,李中易故意摸着下巴,沉吟良久,始终没松口。

    行营都部署乃是方面指挥大员,虽然这只是个临时性的职务,用人的权力却不小,有很大的自由度,尤其是对幕僚官的调度。

    “无咎公,我昨儿个喝多了,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几个关系挺近的弟兄。”符昭信心里一急,就说了真话,

    李中易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勉为其难点了点头,叹息着说:“既然信诚公已经答应了,还有啥可说的实在推托不掉的,你就都收了吧。”

    “哈哈,多谢无咎公。”符昭信高兴的咧嘴大笑,李中易的配合,使他觉得倍有面子。

    李中易的嘴角微微翘起,公子哥嘛,都把面子看得比天还大,完全可以理解滴。

    一天后,符昭信领着他的那些哥们儿,鱼贯进入了大营。

    李中易背着手,立于寨墙之上,居高临下,自然看得很清楚。

    这些公子哥们,一个个身穿着明晃晃的明光铠,胯下的都是难得一见的宝马,身后奴仆成群结队,跟着伺候。

    他们的腰刀都在鞘中,李中易却看得见,刀鞘上的无数颗宝石,熠熠生辉。

    浩浩荡荡的大队伍里边,有些奴仆的手里提着鸟笼,另一些奴仆则捧着食盒,甚至,有几个奴仆的手里,还提着铜制的夜壶。

    李中易不由暗暗摇头,这是来打仗的,还是来郊游呢

    大周朝刚刚建立不过七年而已,勋贵子弟就迅速堕落成了这个模样,温室里养不出参天大树,此话果然不虚

    如果,有人再扛来几根大烟枪的话,嘿嘿,那就是妥妥的八旗弟子

    立在李中易身后的李小七,吐了吐舌头。惊叹道:“我的个小乖乖,这是要在咱们大营里溜鸟,郊游”

    李小八双手抱胸。冷冷的一哼,说:“小七,说什么怪话呢公子这么安排,必有原故。”

    见李中易使来眼色,李小七知机的把嘴闭上,噔噔噔,下了寨墙。领着那些公子哥们,进入单独立下的营地。

    “公子,那个姓徐的又来了。”李小八忽然指了指寨墙的外面。李中易转身看去,就见徐逢来果真又领着仆人来了。

    李中易微微一笑,把李小八叫到身旁,小声叮嘱了一番。李小七噗哧一笑。公子真是坏透了。

    李中易心里很清楚,柴荣派他领兵去增援高丽,除了想利用实战锻炼一下破虏军之外,其实,也颇有些天朝上邦的显摆心理。

    此次出征高丽,柴荣竟然答应了徐逢来的荒谬请求,由大周自筹粮饷和军器。

    我天朝地大物博,人杰地灵。好东西多得花不光用不尽,拔下区区一根毫毛。都够你高丽国过半年的膨胀思想,在柴荣的身上也很浓厚。

    徐逢来听说高丽行营的副都部署符昭信要见他,心里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虽然没见到主帅李中易,见见这位国舅爷,还是蛮不错的。

    在徐逢来看来,不知名的主帅李中易很可能是个傀儡,这行营之中,真正说了算的,多半就是符大国舅。

    符昭信的大营里,站满了勋贵子弟,徐逢来进帐的时候,两眼还没适应帐内的黑暗,有人突然暗中伸脚勾了他一下。

    徐逢来促不及防,跌了个狗啃泥,乌纱帽掉到地上,滚出去老远,狼狈得不能再狼狈。

    “哈哈”

    “哈哈哈哈乐死小爷了”帐内突然爆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哄笑声,一大帮子衙内们,捧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谁谁陷害老夫”徐逢来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捡起地上的乌纱,就叫嚷着要找出那只黑脚的主人。

    可是,帐内的众人,刚才已经笑混了班次,徐逢来又上哪里去找那只幕后的黑脚

    “你盯着小爷做什么”吴国公李琼的嫡长孙,李安国虎着脸,神色不善的怒视着徐逢来。

    徐逢来虽然不认识李安国,却从众人似笑非笑,想看好戏的姿态,看出这李安国很不好惹。

    符昭信没好气的瞪了李安国一眼,这家伙仗着祖父是太祖爷的把兄弟,一向在开封城里横行无忌,是出了名的一霸。

    吴国公李琼不仅是郭威的把兄弟,更是力挺柴荣顺利登基的大功臣,此老因旧伤复发,无法继续领兵。

    可是,柴荣一直对李琼非常尊重,不仅经常过府嘘寒问暖,而且得了好宝贝,总要给李家留一份。

    这么一来,这李家也就成了大周朝,顶儿尖的勋贵门第。

    “帐内光线不太好,倒让徐公吃了苦头,都是在下的不是。”符昭信客套的拱着手,暗示徐逢来揭过此事。

    徐逢来本就有求于符昭信,虽然吃了暗亏,也只得咽下这口恶气,讪讪的说:“老夫一时眼花,没看清路,怪不得别人。”

    一干衙内们,见徐逢来如此的无耻,心里都很不屑,海东之国的大臣就是这般模样难怪,国内要闹出民变,向我大周求援呢。

    “不知徐公寻在下何事”符昭信含笑问徐逢来。

    徐逢来眼珠儿一转,客气的说:“下官感念天朝上邦的恩典,特带来了一些酒食,前来劳军。”

    “啊哈,劳军啊,那多谢徐公了,不知羊有几百头,酒有几百坛”李安国一听徐逢来带东西来劳军,立时精神抖擞,狮子大张嘴,开口就是几百头羊。

    徐逢来只带来了区区三头羊,十几坛子酒,明为劳军,实际是想催促大军早日出发。

    “咳,老夫临来之时,略显仓促,只带了少许酒食”徐逢来让李安国挤兑得老脸一红,十分尴尬的连连咳嗽。

    “少许酒食连塞牙缝都不够,这劳的是哪门子的军”李安国得理不饶人,对徐逢来一通穷追猛打。

    徐逢来心里暗恨,大周的皇帝那么大方,怎么这些丘八竟然如此的抠门连几头羊还要和他这个高丽的使者,斤斤计较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觉得故事好看,多砸月票哈,鼓励司空码出更加精彩的好文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