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中易冒头之前,大周国的禁军系统,一直分为两大块,以张永德为首的殿前司系统,以及李重进为首的侍卫司系统。

    柴荣在殿前司安插了都虞候王审琦、副都指挥使石守信以及副都虞候慕荣延钊,目的是牵制住张永德。

    而在侍卫亲军司,柴荣则利用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赵匡胤,以及步军都指挥使袁彦等人,监视住李重进。

    如今,柴荣又在殿前司和侍卫亲军司之外,另立了破虏新军,并且由两个外戚掌权,作为保卫皇家的最基本武力。

    可想而知,整个大周军方的势力要一分为三,互相震慑与牵制。

    北宋的皇帝们所擅长的异论相搅,其实,拾的是柴荣的牙惠罢了。说穿了一点不出奇,也就是文官做坐大,军权分立,避免任何一方势力独大。

    听李中易这么一说,赵普仔细的想了一会,不由暗暗叹息,还是李中易看得远,以柴荣的脾气,绝对无法容忍任何一方的军权,盖过皇权。

    “先生所言甚是。”赵普嘴上服了,心里却不怎么服气,下次有机会再辩。

    “元朗,我如今身处嫌疑之地,今日之后,恐怕再难登门讨酒喝了。”李中易一声叹息,说出了大家都心中有数的事实。

    以破虏新军的重要性,柴荣一定会死死的盯着李中易和符昭信的一举一动,李中易和大军头赵匡胤的关系如果过密。很难逃过君王的猜疑。

    这也是,赵家为何要请李中易在上任之前,过府小聚的根本性原因。

    大家都是明白人。不需要点破,就已心知肚明。

    “先生,我倒是盼着你早点成婚啊。”赵匡胤此话说得很妙,李中易听出弦外之音后,不由暗暗感叹不已,只知道仁义,却不会耍阴谋的赵匡胤。有资格篡位当上宋太祖么

    按照赵匡胤的暗示,李中易这个破虏军都监的身份敏感,李家的正室少夫人。却可以没有顾忌的来看望杜老夫人。

    李中易苦笑一声,说:“元朗你是知道的,小弟若要大婚,至少还须十年。”

    虽然李中易定下了小周后做老婆。可是。他如今已经离了蜀国,成为了南唐之敌,大周的臣子,天知道未来是个什么光景

    赵普不露声色的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家有嫡长子,举家和睦。”

    赵则平,你这是个啥意思李中易随意的瞥了眼赵普,却故意装起了糊涂。一声不吭。

    “咳,咳”赵匡胤连声咳嗽。打断了的赵普的胡言乱语。

    不管赵家是个啥想法,李中易都绝对不可能,放弃掉小周后那个绝代的尤物。

    周嘉敏,你是老子的老婆,谁敢抢你,老子就要了他的命

    喝罢晚宴,又喝了会子茶,聊了好一会儿的闲篇,临别之际,李中易拉着赵匡胤的手,笑道:“咱们永远是兄弟。”

    扔下这句话,李中易登车扬长而去,再不回头。

    “明公,这个李某太过滑溜,在下很难看透他的心思。”赵普收回盯在远去马车上的目光,扭头向赵匡胤表明他的看法。

    赵匡胤摸着短须,说:“有啥看不透的我倒是一下子看透了他,只要真心待他,不把他逼急了,万事都好商量。”

    “二郎说的没错,这李无咎其实天性散漫,并无多大的野心,却又有盖世鸿才,千万不能逼急了他。”

    这时,杜夫人的声音,突然回荡在众人的身后。

    翌日的四更天,已是五品大员,又跨入常参官行列的李中易,领着元随去上朝。

    八名元随,全都骑着高头隆背的河曲马,他们身背强弓,腰挎钢刀和箭囊,护卫在李中易的马车左右。

    李中易升任破虏军都监之后,仔细思考过他的处境。李家有钱,整个大周朝几乎无人不知,他如果太过低调,反而会被人含沙射影的指责,藏有操莽之志。

    所以,纯粹的丝作派,李中易没有予以考虑。可是,如果把家当搞得太过奢华,也会惹来非议。

    在普遍缺马的大周国,李中易的元随们都骑上了高大的河曲马,显摆的意思,也就很明显了。

    定难军李家,也就是党项人拓拔家,每年都会进贡一批上好的河曲马。可是,这些适合短途冲锋的河曲好马,一到大周境内,就被顶级权贵们哄抢一空,剩下的种马也被送去了负责马政的飞龙左右二院,民间根本难得一见。

    即使市面上有少量的河曲骏马存在,价格也贵得让你肝颤,看得起却买不起。

    昨日,李中易的元随一共买了十八匹河曲骏马,平均每匹的价格高达三千贯。

    你若是问这些河曲马怎么来的,嘿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历朝历代可曾真正禁止过走私,而且还是合法的走私

    李中易的手头,有买马的合法契约,还有牙人的签押,官府小吏的见证,整个手续,已经合法得不能再合法。

    光明正大,何怕之有

    车队行进过程中,走不多远,就要靠边,给官位高于李中易的朝廷大员让道。

    李小七不满的嘟囔道:“咱们应该换一所宅子,至少要离皇宫近一点。”

    “咱们马上要去陈桥驿驻扎了,何必兴师动众,惹人闲话呢”李小八倒有些见识,及时出言阻止了李小七继续发牢骚。

    李中易听见两个贴身随从的交锋,不由微微一笑,这就是官场的身份伦理。

    做几品官,乘什么马车,有几个元随,朝廷都有规制。不得随意逾越。

    那句老话说的是啥来着

    哦,对了,不能违抗。就要选择加入,此话十分有理

    大周朝的常朝,一般在文德殿内举行,重臣议事则在垂拱殿。

    再一次有资格穿上绯袍的李中易,身份依然很低,只能站在文德殿的殿门附近的第四排。

    以前,在后蜀的时候。李中易站在第三排。大周国力强盛,冗官更多,所以。又往后边挪了一排。

    大礼参拜过皇帝之后,首相范质出列,第一件事情,就是当众宣布组建破虏新军的一事。

    嗯。这大周常朝谈的都是正经事。可比只会务虚的后蜀强出太多了

    范质讲完之后,王溥缓缓出班,面南背北而立,厉声喝道:“破虏军都监李中易何在”

    “臣在。”李中易原本有些走神,突然听见王溥唤他的名字,赶忙从队列的后边走了出来,拜倒在柴荣的御座阶前。

    “诸文武大臣,躬迎陛下制文”王溥见殿内殿外的众官纷纷低头垂腰。就从赞礼官手上接过一份诏书,朗声念道。“显德四年七月丙辰,大周皇帝制曰:兵者国之大事也,不可不察朕自登基以来,殚精竭虑,宵衣旰食白旌黄钺,赏罚分明特授卫州团练使、破虏军都监李某,旌与节,制至奉节,尔其钦哉。”

    “臣李中易奉制谢恩。”李中易早已不是当初的古文菜鸟,这种官样的四六格式的诏书,已经难不倒他。

    一名佩刀的殿前奉礼官,将旌旗交到王溥的手上,王溥拖长了声调,喝道:“从此以往,军下诸将,都监制之”

    滋,殿内传来众人的吸气声,军下诸将,都监制之,这话可不是随便说出口的啊。

    李谷瞥了眼跪在殿中的李中易,他心想,陛下还真的是重视这支破虏新军呢,给小小的五品都监授旌节罢了,居然搞得如此隆重,异数啊

    李中易面色肃然,躬身接过旌旗,交到了跟在身后的一名军汉手上。

    这时,王溥又从赞礼官的手上,接过一支龙头节杖,交到了李中易的手上,“从此以往,犯军法之将,都监可持节斩之。”

    李中易正欲说话,却听柴荣冷冷的说:“李无咎,朕赐下八个字,汝且收好。”

    没等殿中群臣反应过来,柴荣竟然从高高的御座上站起身子,快步走下台阶,将一张沾满墨迹的白麻纸,递到了李中易的面前。

    李中易双手接过那张白麻纸,展开来一看,不由一呆,竟是笔透字背,龙飞凤舞的八个大字:驱除鞑虏,还我河山

    望着这八个字,轻易不动感情的李中易,也不禁两眼湿润,哽噎道:“臣奉诏”

    “朕,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北伐的路上。”柴荣以玉钺拄地,忽然厉声怒吼出声,引得群臣激愤,纷纷振臂高呼,“誓死北伐,誓死北伐”

    城府很深的李中易,竟也激动难抑,朗声吟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汴州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惨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阕。”

    王溥本想出言阻止李中易的逾越行径,可是,这个李某人吟的词,实在太过于振奋人心,异常之提气。

    以至于,王溥已经张开的嘴巴,又缓缓的闭上了。

    “哈哈,好,好,好,好一个壮志饥惨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柴荣仰长啸一声,心绪久久无法平息。

    范质却始终注意着柴荣的情绪,当他发觉柴荣手里的玉钺竟然随着李中易吟词的节奏,在半空之中肆意挥舞之时,不禁暗暗一叹。

    这个李中易实在是太过聪明,居然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遇,把柴荣的情绪,彻底的调动了起来,真的是人才呐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距离402张月票,只差了十几张而已,大家一起加油,司空到时候一定吐血四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