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下午运作下来,李中易发现,有些工匠确实很努力,但是,技不如人,次品返工率非常之高。

    肿么办呢李中易独自转了几个圈,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国营企业不是一直讲究学比赶超传帮带么

    按照陋规,很多工匠都不愿意把独门的技艺,传给外人。有一种说法,叫作传子不传女。

    嗯,敝帚自珍可不行啊,李中易摸着下巴,问李小七:“你打猎的技巧,在什么情况下,会传给外人”

    李小七连想都没想,直截了当的说:“除非我的儿子死了,养子负责养老。”

    嗯,典型的小农思想,李中易懒得给李小七上课,又问他:“如果,我让你教人打猎,每教会一个新猎人,给多少赏钱,你才会干”

    李小七迟疑了一阵,说:“这个还真难说,万一教会了徒弟,饿死了我这个师傅,给的一点点钱财,顶什么用”

    李中易觉得很头疼,在没有社会保障体系的如今,要想让手艺人交出独门技术,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啊

    “如果,教会了一大群徒弟,有个官做呢”李中易试探着又问李小七。

    李小七忽然瞪大了眼珠子,直勾勾的瞅着李中易,喃喃的说:“真是这样的话,谁不教会徒弟,谁就是傻子。”

    李中易点点头,接着重重的一叹,官本位的思想。还真是根深蒂固,牢不可破啊

    由此看来,空白的文散官敕牒。还是要少了,必须找个合适的机会,去和范质打商量了。

    其实,柴荣虽然打败了北汉和契丹人,整个大周国境内依然远未达到完全统一的程度。

    西北的藩镇还是蛮多的,比如说,延州的高家。府州的佘家,盐州附近的史家,都是手握兵权的独立王国。

    朝廷为了笼络住这些外藩。撒下了大把的空白敕牒,反正只是给名义罢了,又不需要柴荣掏一个大子,何乐而不为

    李中易的难点是。让大批工匠做官。这可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

    现在,还没有干出大成绩,李中易也没有好由头,等两百万支箭造到差不多的时候,再去找范质或是柴荣谈条件,肯定会容易得多。

    目前,在没有多余敕牒的情况下,李中易决定先从吏员的名额着手。

    造箭坊内。从九品下以上的官员数量,是有定额的。就那么几个人。可是,对于吏员的名额,李中易这个盐铁副使,却有很大的自主权。

    于是,李中易把一大批熟练的工匠找来,直截了当的说:“教会一个徒弟,赏钱二十贯;教会十个,提拔为班头;教会五十个,直接任为都押衙;教会一百个,那就要做官了。”

    有个胆子大一点的工匠,也许是见过一些世面,就问李中易:“请问上官,此话当真”

    李中易郑重其事的点着头说:“本官绝无戏言。”

    虽然一干工匠还是半信半疑,可是,私下里也都开始带徒弟。

    流水线的威力,是巨大的,每支箭上都标注清楚工匠和带班吏员的名字,压力也是明显的。

    于是,流水线作业,试运行的第五天,造出了一万五千支合格的木杆铁矢箭。

    李中易心里有了底,这还是没有完全开足马力的情况下的,生产状况。

    等磨合期过了,大家配合默契之后,李中易有理由相信,每天造出三万支箭的可能性极大。

    造箭的工作逐渐走上正轨之后,李中易的注意力又挪回到弓弩坊那边,正在紧锣密鼓研制之中的神臂弓上。

    由于老工匠郭六的参与,李中易预想中的神臂弓,获得了极大的进展。

    关键因素有三,一是,郭六取消了弓臂上的铁环,直接以麻绳圈作为踏环,既减轻了重量,又避免射击的时候,受到铁环无法及时落下的巨大影响。

    其二,郭六从成品库内选了一张以山核桃树、牛角切片为主材的弩;

    其三,弩弦也换成了牛皮、牛筋和麻绳混合搓成的特种弦。

    传说中,神臂弓的射程,可达三百多步,按照宋制,一步是1。5米,也就是说,其射程将超过四百五十米以上,这是一个令人惊悚的距离。

    可是,经过郭六的改良后,李氏神臂弓,最大的射程不过三百四十米左右。其有效射程,也就是射穿铁甲两寸6的距离,在二百五十米。

    李氏神臂弓,最大的问题是,超过一百米以上,就无法瞄准射击。

    李中易不知道的是,神臂弓和后世的步枪一样,最大射程几乎都是不具备实际的意义。不管是弓、弩或是步枪,真正起作用的是,有效射程。

    按照赵匡胤提供的数据,契丹骑兵一般从三百丈约1000米处,开始加速冲锋,百息之内,即可冲到眼前。

    李中易换算过来,契丹骑兵冲过百米的速度大约为45公里小时,12。5米秒。

    按照赵匡胤的解释,骑兵的冲锋速度过高,非常不容易控制方向,或是转向侧冲,不具备实战的价值。

    也就是说,临阵的时候,契丹骑兵冲过250米的时间,只需要20秒。

    目前,李中易身边,最有弓弩实战经验的老猎手李小七,一分钟内也仅仅能上弦六次而已。

    这已经属于特例

    这就意味着,从实战的角度出发,周军的神臂弓手,刚刚放出一箭,顶多两箭,契丹骑兵就已经杀到了跟前。

    目前,弓弩坊现有的弩,包括蹶张驽在内。射程也许略带一些,但是威力都不如李氏神臂弓,而且上弦非常之缓慢。

    射程仅仅是一个方面的问题。弩箭的准确性,也非常令人堪忧。

    李氏神臂弓,因为是弩,所以没办法在箭尾安装雕羽。

    据李中易的观察,弩箭被射出去之后,很多都会在空中突然转向,甚至翻跟头。

    嗯。技术难度太高,难怪神臂弓会在北宋亡了之后,就失了传。

    复活的军团。这部记录片里面,专门介绍过秦弩的威力,尤其是,弩箭的锥形箭头。呈现的是三棱形。

    据考古学家论证。三棱形的箭头,非常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原理。

    李中易失望之余,继续打起精神,开始从箭尾做文章。

    一张李氏神臂弓,按照正常的制弓、贴片、上胶、驯弓的完整程序走下来,至少需要三到四年。

    不仅生产效率低下,而且,大大的提高了使用的成本。按照老工艺。李中易即使从现在开始大规模生产神臂弓,最快也要三年以后。才可以派得上用场。

    技术研究不可能一蹴而就,李中易的造箭任务接近尾声的时候,就在三司使衙门里接了诏书。

    “门下,三司盐铁司副使李某,素有能吏之名,有功于社稷制授:澶水县开国子,食邑五百户,食实封五十户迁卫州团练使,除破虏军都监,持旌节尔其钦哉”

    李中易接诏之后,心里暗暗惊叹不已,柴荣这一次确实下了大本钱,不愧是一代雄主,手笔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澶水县是什么地方大周朝的傻子都知道,那可是今上的龙兴之地呢

    柴荣登基之前,以皇子的身份出任澶州刺史,长达数年之久,这澶水县既是澶州的首县,又是州治的所在,其政治意义绝对不容小觑。

    李中易偏偏被封了澶水县开国子,还给了食实封五十户,隐藏在背后的浓厚内涵,令人不得不浮想连翩。

    显然,柴荣是在暗示李中易,卿不负朕,富贵共之

    更重要的是,李中易这个破虏军都监,拥有了持旌节的权力。

    按照周制,类似张永德和李重进这种拥兵数万的重量级节度使,都要持双旌双节,包括:门旗四面、龙虎旌两面,节杖两支,麾枪四支,豹尾四支,一共十六件,以示拥有升赏杀伐的绝对权力。

    李中易,李大都监,持的是单旌单节,虽然比节度使少了麾枪和豹尾,但也是极其难得的圣宠,大周朝监军中的独一份

    说得直白点,平时,李中易有权斩杀指挥使以下的犯罪军官。战时,如果符昭信胆敢临阵脱逃,李都监也可以请出旌节,擒而杀之。

    更妙的是,破虏军的驻扎地,居然是在陈桥驿。

    嘿嘿,陈桥驿啊,东京开封府的北方最后一道门户,李中易的嘴角微微一翘,实在是太巧了啊

    “哈哈,无咎,这可是大喜事啊”陪同一起接诏的高洪泰,笑容可掬的冲李中易拱手道贺。

    李中易含笑拱手还礼,说:“下官多承高公照应,必将铭记于心。”

    高洪泰一脸坦然的笑道:“哪里,哪里,老夫只不过是替朝廷发掘了一个干才罢了。”仿佛完全听不懂李中易的弦外之音,也根本没有下套陷害李中易一般。

    李中易心想,这高洪泰喜怒不形于色,城府极深,害人于无形,的确是个非常厉害的角色。

    高、李二人打着哈哈,耍着太极,在众官员的面前,演绎了一出“将相和”的好戏。

    官员们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将李中易围在了中间,他们浑然忘记了,当初一直在暗中骂李中易是贰臣的丑陋嘴脸。

    世态炎凉,官场险恶,各人还是自求多福吧。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距离384张月票,仅仅只有十几张票的距离了,大家加油砸票,司空加油码字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