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公,下官有个请求。”李中易没再犹豫,在被迫接受任务的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期待感。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高洪泰已经准备得如此之充分,也已经做到了先礼后兵,里外两面光。

    李中易心里很明白,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迎难而上,直面挑战

    高洪泰手抚胡须,和蔼的笑道:“无咎啊,有何要求尽管提,老夫能做到的,绝不二话。”显得正气凛然。

    李中易拱着手说:“分给下官的工匠,下官必须有全权做主的权力。”

    高洪泰既然已经把局做好了,又有孙大清的全力配合,李中易有理由相信,不管是工匠还是原料,都很可能出问题。

    据李中易的推测,原料供应方面,孙大清应该不敢做手脚,那会给李中易以脱身的口食。

    相对而言,工匠方面,倒是极可能出现分配不公的情况。

    高洪泰不露声色的和孙大清暗中对了个眼色,他拈须笑道:“分给你的工匠,老夫许你自专。”

    李中易一听就明白了,高洪泰既然如此的大方,显然,这个局早已做成。

    等李中易回到造箭坊,眼前的情景,恰好印证了他的想法。现场少了三分之二的工匠,留给他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青涩的毛头小子。

    除了壮年的熟练工匠之外,胄案判官周冲以及都押衙、班头们。全都不见了踪影,工坊的管理人员居然走得一个不剩。

    李中易对此早有预见,心里倒是一片平静。没有丝毫的慌张。

    “小七,你点算下,留下了多少人”李中易凝神想了想,又吩咐李小八,“小八,你找个老工匠,仔细的看看造箭工具的情况”

    李小七和李小八领命去办事后。李中易走到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工匠身前,温和的问他:“老人家,怎么称呼你刚才挑人的时候。你怎么没跟着过去”

    那名老工匠当即就要下跪,被李中易一把搀扶住,李中易含笑道:“老人家不必多礼,咱们坐下说话。”

    李中易没理会所谓的官体。拉着那老工匠满是污秽的右手。让他坐到了自己的身旁。

    “小小人,叫王小乙,刚,刚才周老爷挑人的时候,嫌弃小人岁数大了,手脚不利索,就没要小人。”王小乙战战兢兢的回答了李中易的问题。

    李中易暗暗冷笑不已,果然是周冲这个家伙。背着他在暗中搞鬼。

    “老人家,您看留下来的这些人。一天可以造出多少支箭”李中易温和的问王小乙。

    只是,李中易心里也有些讶异,他认识的人中,已经出现了好几个名字叫小乙的,黄小乙、马小乙、王小乙,就差一个水浒传里的燕小乙了啊。

    王小乙吭哧了半天,才闷闷的说:“小人一天最快可以造三支箭,留下的老工匠大致和小人差不太多,那些毛头小子手还很生,一天能够造出一支好箭,就算是可以了。”

    按照李中易的理解,所谓的好箭,应该是指合格的箭支。

    这时,李小七快步走回到李中易的身旁,凑到他的耳旁,小声禀报说:“回公子,留下来的工匠,一共两百五十五名。其中超过五十岁的老工匠有六十多个,剩下的全是十五、六岁的学徒,最能造箭的青壮年工匠被周冲挑得一个不剩。”

    李中易略微一想,一个月五万支箭的制造任务,这就意味着,留下来的这些工匠们每人每天必须造出7支合格的箭,才有可能完成高洪泰压下来的制造任务。

    其中,六十多个超过五十岁的老工匠,由于营养长期不良,不管是精力还是体力,都肯定难以支撑长时间的生产工作。

    至于,剩下的毛头小子,竟然全是学徒工,显然,孙大清已经替李中易设下了一个死局。

    李中易现在也懒得琢磨,究竟是谁在背后整他,总之,高洪泰、孙大清和周冲,一个都跑不掉,都肯定有份参与这个阴谋。

    “老人家,你觉得这些学徒工匠,可堪一用”李中易含笑望着王小乙,仅从这个老头褴褛的衣着,可知,他平日里并没有跟着周冲那些人享福。

    按照毛太祖的说法,这王小乙的处境,应该属于妥妥的被压迫的无产阶级,是李中易可以紧密团结的对象。

    当然了,李中易也不可能排除,被挑剩下的工匠里边,依然藏有周冲的眼线。

    不要紧,慢慢的来,事到临头,李中易始终记得那句座右铭:每逢大事有静气

    二百五十五个工匠,全部都不堪大用,也亏周冲想得出来这种歪招啊

    王小乙想了老半天,才吭吭哧哧的说:“仅仅是锯木这一关,那些学徒们没有十来年的经验,恐怕很难使得上劲。”

    李中易点点头,微微一笑,说:“如果,你亲自指导锯木呢”

    “回老父母,请恕小人愚钝,您是说”王小乙没听懂李中易话里的意思。

    李中易笑着详细解释说:“比如说这锯木吧,你先起个头,然后让学徒工匠,顺着往下锯,可行么”

    王小乙低着脑袋,想了好一阵子,才说:“倒是可行,只是,很容易会锯歪。”

    李中易点点头,王小乙的顾虑,确实说到了点子上。

    学徒工匠其实并不缺少力气,主要是没多少经验。即使老工匠锯了个开头,等锯断木头的时候,倒很有可能成为废品,不仅浪费率太高,而且很容易耽误工夫。

    李中易觉得很有些苦恼,他手上的牌。很少很少。高洪泰给的任务虽然比孙大清少了一半,可是,条件却差了好几倍。

    经过仔细的询问。李中易从王小乙口中得知,造箭的各个工序之中,锯木头其实最大的难点问题,直接决定了造箭速度的快慢。

    除此之外,上铁箭头、打磨箭杆、粘贴箭羽啥的,都还可以想想别的办法,利用新工具提高工作效率。

    这时。李小八回来禀报说:“公子,留下来的工具,虽然不老少。可是,好些都无法使用。”

    李中易点点头,他早就有了心理上的准备,既然他狠狠的得罪了张永德和李重进。就应该有被敌人寻机报复的自觉。

    李小七和李小八虽然慢慢的培养出了精明能干的劲头。可是,造箭这种技术活,他们却帮不上太大的忙。

    李中易被逼得没了办法,凡事只能亲力亲为,全程参与进去。

    为了验证王小乙的说法,李中易命他选一个相熟的学徒工匠,手把手的教那个学徒锯木头。

    李中易就站在现场,看着王小乙熟练的操作着锯子。在一根已经去皮的柳木上,锯开了一个口子。

    锯了一会儿。王小乙的速度明显下降,李中易知道,王小乙的体力已经不济。

    不过,李中易并没有干预王小乙的操作,他不是木匠,只有内行的木匠才知道,应该让学徒在什么时候接手。

    王小乙又缓缓的锯了一刻钟左右,这才让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学徒工高小二,沿着他刚才锯开的方向,一路锯下去。

    可是,高小二刚锯了几下,原本的一条直线,就扭曲成了斜线,显然是锯歪了。

    王小乙叹了口气,赶紧上前,手把手的带着高小二,继续往下面锯。

    一把短锯,两个人一起操作,确实很有些碍手碍脚,效率非常不高。

    大约一柱香的工夫,王小乙才领着高小二,将圆柳木锯成了两截。

    李中易亲眼所见,一老带一新,锯木的工作效率依然低得惊人。

    难点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学徒手艺不精,无法锯出一条直线;另一个则是,现场只有短锯,使用起来非常不得力。

    李中易背着手,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就在这时,他耳中忽然听见“咔嘣”一声轻响,抬头一看,敢情是铁锯条因为摩擦过热,断成了两截。

    老的问题没有解决,这新的问题又摆在了面前,铁锯条的质量也非常令人堪忧。

    肿么办呢

    李中易心里有数,藏在暗中的对手,并没有指望仅仅这一次,就将他置于死地。

    可是,一旦时间到了,李中易却交不出合格的五万字支羽箭,对手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往他的身上泼脏水,盐铁副使显然是无法继续干下去滴。

    李中易在朝中的文官系统,并无得力的靠山,一旦被污名化了声誉,必将影响到他在柴荣心目中的地位。

    咦,李中易忽然想起,他刚当上副院长的时候,按照级别,换了四室两厅的新家。

    在装修期间,木匠师傅为了给李中易的书房,打造特制的书柜,特意架起了长条形的简易木架。

    李中易也记得不大清楚了,他大致瞟过一眼,隐约回忆起了当时的一些情况。

    当时,木工师傅为了锯出直线,先在板材上,画出一道清晰的墨线。在用电锯开割的时候,木工师傅沿着墨线,一路锯下去,不至于锯歪或是走样,免得浪费材料。

    对了,李中易隐隐记起,木工师傅的电锯上面,本身拥有控制方向的隔板,只要是手不抖,几乎不可能割歪。

    嗯,看样子,需要改进一番工艺了。李中易没有急于下手,他这个门外汉,不懂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未完待续。。

    ps:  欠帐全部补完了,月票目前是302张,只差了区区9张而已。司空接着码第五更,只要凌晨24点前月票超过311张,一定加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