胄嘛,就是甲胄,管军器的制造,铁案就是冶铁、制造铁器的行当,李中易倒很可以理解,只是,修河堤不是工部的活么

    实际上,孙大清的安排很对李中易的胃口。军器军器,顾名思义,也就是国防高技术装备嘛。

    李中易以前听说过很多有关冷兵器的名目,例如:陌刀、斩马剑、神臂弓、床子弩、步人甲、明光铠、大黄弩等等,他对这些东东,其实还蛮有兴趣的。

    听说李中易这个主管胄案的副使来了,胄案判官周冲满面春风的把李中易迎进了公事厅。

    “李公,下官等候您已经多时了,总算是把您给盼来了。”周冲的姿态显得异常谦卑,李中易信奉的一向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逻辑,也就暗中加了小心。

    “周判太客气了,鄙人不过是运气较好罢了。”李中易陪着周冲一起打太极拳,混官场嘛,大家说说闲话,也是交流感情的一种良好方式。

    周冲主动叫来了胄案的孔目官、都勾押官、勾覆官,带领着大家拜见了李中易这个新来的上司。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三司胄案下属的各个作坊,居然分得很散,南、北两个军器作坊分别在城北和城南,弓弩坊却在城东,李中易管辖下的铁案作坊,却又在城西。

    弄清楚各个作坊的地点后,他不由一阵苦笑,是不是应该找柴荣多申请几匹上好的大理挽马呢

    李中易态度温和的安抚了一番众人,周冲带头做了感谢。

    由于弓弩坊主管着甲胄和弓弩的制作。自然引起了李中易格外的重视。

    于是,李中易、周冲等人,一起去了城东的弓弩坊。开始了上任后的第一次视察工作

    军器重地,自然要严密把守,看守弓弩坊的是一个指挥的禁军。

    李中易到地方一看,禁军对于进出的盘查,还算是比较严格。有周冲在旁做证明,他这个权盐铁副使还是亮明了符印以及官诰之后,才被放了行。

    李中易进入弓弩院后。眯起两眼,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院内情况,他发现。这里还真是名副其实的作坊。

    制造弓弩的车间,就是一座巨大的四面透风的茅草棚,几百名工匠正在工棚里劳作。

    李中易走近一个造弓的工匠,他发现。这名工匠正在给一张弓上漆。

    这时。周冲的一声暴喝,打断了李中易想问问情况的想法,“李副使已到,还不快快拜见”

    “哗哗哗”棚内的工匠们,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计,纷纷跪在地上,向李中易行礼。

    “都免了吧。”李中易觉得十分惊讶,右手虚抬。让工匠们都起来。

    在这后周,除了犯罪的囚犯见官之外。一般情况下,皂役见上司都不需要跪拜,这是肿么了

    周冲看出李中易的神态有异,赶紧解释说:“这些贱匠都入了奴籍。”

    李中易细问之下,才知道,官营工匠在这个时代的地位,简直低得惊人。大多数布衣平民都不愿意当工匠,即使是真有手艺的工匠,也会私下里隐瞒掌握技术的真相。

    结果,官府为了提高弓弩的制造质量,就强行把会造弓臂的,制弦的,上漆的工匠,按照名册都给抓了来,列入奴籍。

    由于军器是国之重器,朝廷非常重视,所以,严格规定,胆敢偷跑的工匠,只要被抓住了,直系血亲全部处死。

    李中易绕着工棚转了一大圈,他发现,这些工匠们,一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完全没有高级技术工人应有的精气神。

    要知道,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在后世的深圳,一个熟练的技工,其薪资每月过万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技术过硬的,特别熟练的高级技工,每月拿到数万块,甚至是十数万块也是常事,比刚毕业的博士,收入高得多。

    李中易注意到,工匠们的工作,完全没有流水线作业的概念,都是一个人把所有的工序,从头干到尾,绝不假手于他人。

    周冲原本以为李中易做做表面工作,转一圈后,就会离开这个异味很浓的鬼地方。

    却没想到,李中易站在一个工匠身后,饶有兴致的看了足有半个时辰。

    就在一干胄案的官员们,一头雾水的时候,李中易居然蹲到那个工匠的身边,笑着问他:“造好一张弓,带上弦,需要多长时间”

    那工匠慌得手忙脚乱,想跪下行礼,却被李中易一把拉住,“不要慌,慢慢的说。”

    也许是李中易温和的态度起了作用,那工匠低着头说:“回上官的话,制这一张弓,至少需要三年以上的时间。弓弦倒是快得多,不过,也须一年的时间。”

    李中易点点头,笑着问这个工匠:“有没有办法缩短制弦的时间”

    那工匠一直低着头,根本不敢看李中易,他小声回答说:“主要是牛筋干燥太慢”

    李中易其实根本不懂弓,上辈子,他也不是个弓箭的爱好者。如果他不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内行的技术官员肯定会反驳他,问的都是不入流的问题。

    不过,李中易虽然不懂弓的制作技术,却知道一种很牛的弓神臂弓。

    李中易只知道,神臂弓其实是一种用脚踏着弓臂上弦的弩,却不清楚它的制造方法。

    从造弓的工棚,转到造弩的工棚,李中易转了一整圈后,始终没有见到用脚踏着上弦的弩。

    李中易有些疑惑的问周冲:“弓弩坊的军器,都在这里了”

    周冲拱着手回答说:“回李公,都在这里了。”看着李中易那张超级年轻的脸,他就嫉妒得要死。

    李中易故意挨到了工匠们吃午饭的时候,却见,工匠们的伙食,除了糙米杂粮饭之外,也就是发黄的咸萝卜佐餐,看不见半点油星子。

    见了此情此景,李中易禁不住暗暗的叹了口气,工匠的地位低待遇差,工作环境恶劣,生产流程落后,怎么可能造出高水平的军器呢

    尤其是,当李中易看见班头收成品的时候,居然将几把弓随意的扔进了竹筐内,他更是摇头叹息,管理水平如此低下,就算是合格弓弩,也会被折腾成不合格。

    李中易暗暗告诫他自己,不能急,饭要一口口的吃,很多东西不可能一夜之间予以纠正。

    “周判,本官想造一些特别的东西,需要技术比较熟练的工匠。”李中易扭头望着周冲。

    周冲听李中易自称本官,就知道这是要交待正事,他赶紧叫来都押衙,吩咐他按照名册去挑人。

    熟悉情况的几个都押衙,分别从造弓、造弩、造箭的人群里边,各选了五个手脚麻利、技术娴熟的中年工匠,领着他们到了李中易的跟前。

    李中易吩咐那都押衙:“替他们准备好必要的造弓、弩和箭的工具,找个空旷的地方,单独盖几间房舍,另外搭个小灶出来,本官有些想法需要做做实验。”

    那都押衙偷眼见周冲点了头,这才大声领命,答应了下来。

    李中易身为盐铁副使,别说只是召集了十五名工匠做实验,就算是出再大的难题,只要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任何人都说不出半个不字。

    正因为李中易不懂造弓弩和箭的技术,这才需要找人来,慢慢的实验。

    周冲一直担心李中易刚上任,就大肆改动胄案的运作流程,这必将影响很多人的利益。

    牛筋、竹片、牛角、羊角、漆、胶、箭木、铁矢等物,都有专人供应,采购价比市场价,高出五倍都不止,这可是财源滚滚的暴利。

    反正亏的是朝廷,肥的却是供货的商户,以及胄案大大小小的官吏,属于典型的损公肥私。

    李中易实地考察过之后,心里岂能不明白这些猫腻,只不过暂时隐忍不发罢了。

    他现在要做的不是反,而是先实验出厉害、实用的军器,建立起正常的军器生产工艺、流程标准,同时大幅度提高他这一摊子工匠的待遇。

    第二天,李中易又去了三司铁案那边。主管铁案的判官钱东山,领着李中易走进炼铁坊,李中易在里边转了一圈,又问了负责炼铁的几个工匠,不由大失所望。

    据钱东山介绍,官营的炼铁坊,造出来的铁料,还远远不如从民间铁坊买的原料。

    李中易吃了一惊,不是说盐铁都归朝廷专营么,怎么还有民间铁坊给官营的炼铁坊供货的道理

    钱东山苦笑着说:“那铁坊主本是一名铁匠,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战场上救过陛下的命,所以”

    李中易误以为,那个民间铁坊敢情是个特别的关系户,需要照顾生意。

    可是,钱东山的进一步解释,却让李中易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民间铁坊炼出来的生铁比官营铁器,更加的坚固耐用,质量至少高出几筹。

    官营的炼铁坊,在制作枪尖,铁箭头,战刀等高质量铁器的时候,居然要去买民间铁坊的精铁回来加工。

    李中易不由暗暗摇头,既是如此,又何必要建一座拥有上千名铁匠的炼铁坊呢未完待续。。

    ps:  昨天的月票支持,还是很惨淡啊,司空再次承诺,现在是281张,如果今天凌晨前超过了300张,司空一定加第四更,绝不失言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