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胜注意到,原本嚣张跋扈的梁国宾,如今已经成了丧家之犬,身边竟无一人,连他帐房、掌柜、伙计们都跑光了。

    唉,早知道我家公子的厉害,你姓梁的又何必硬要起贪念呢真是活该啊

    “李爷,求求您给条活路吧”梁国宾突然跑到李中易的跟前,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

    李中易冷冷的看了看梁国宾,吩咐随从说:“给他五百贯。”掉头就走。

    “多谢李爷,多谢李爷”梁国宾感激得不得了,连头都磕破了。

    黄景胜有些诧异的追上李中易,小声问道:“公子,凭什么要给他钱如果不是您造出了好纸,从南唐的李煜以及喜欢写诗作画的士绅手上,换得了几十万石粮食,姓梁可不会放过咱们。”

    李中易冷冷的一笑,说:“梁国宾坏了李重进的大事,我敢断言,只要他离开此地,小命就难保,这五百贯不过是提前预付的丧葬钱罢了。”

    “哦哦,原来如此啊,哈哈,姓梁的早知道有今日,又何必当初呢”黄景胜恍然大悟,咧嘴笑得很开心。

    “老黄,这逍遥津的税款,必定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财源。我自己估摸着,津令的人选,多半要我来推荐,你务必要看好这个宝地。”李中易扭头看着黄景胜,笑嘻嘻的向他交了底。

    黄景胜倒没有太过惊讶,以李中易的本事。区区逍遥津令又算得什么

    李中易高升为三司使下属的盐铁副使之后,已经摇身一变,跨进大周朝的中高级官员行列。

    三司使。号称计相,是后周最高级的财政官员,下设三司:盐铁司、户部司、度支司,每部皆有使、副使各一人。

    盐铁使掌管七个案分部,除了两税之外,所有来钱的商贸税源,无一不插手;户部使。则主要负责征收两税、酿酒、修造、后勤供给;度支使则相当于财政部预算司长,权力也很大。

    通俗点说,李中易现在的级别也许不高。但是手上的经济实权,却相当的可观。

    由于上一任的盐铁副使,正在外地查税,需要等他回京来办交接。所以。李中易倒有了一段空闲的时间。

    薛夫人已经怀胎八月有余,即将临盆,李中易早早的准备好了止血钳、手术刀,以及麻醉散,除此之外,还有75的医用酒精,大量提前预备好的麻纱布和绷带。

    蜀国第一名医李达和的心已经乱了,连薛夫人的脉都拿不准。李中易上阵的时候。第一次也是拿滑了脉,他洗了把冷水脸后。这才真正的静下心来,替亲娘号准了脉。

    “大人,阿娘的脉相上佳,毋须过虑。”李中易把准了脉后,起身安慰李达和。

    李达和叹息着说:“当初,你阿娘生你的时候,为父好象都没有如今这么紧张过,唉,越老越胆小怕事了。”

    “哦,对了,你阿娘最近腻味了羊肉,牛肉看着就想吐。唉,她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一直吃素,身子骨怕是顶不住啊。”李达和一阵长叹。

    李中易想了想说:“孩儿去买几只小猪,试探着阉了,稍微养大一点,做乳猪的菜给阿娘换换口味”

    由于李达和对薛夫人的饮食看得很紧,李中易只能事先征得他的同意,才有可能把猪肉端上亲娘的饭桌。

    李达和犹豫了一下,联想到薛夫人最近的食欲很差,换了很多花样,都不顶事,他只得无奈点了头,算是勉强同意了吃猪肉的建议。

    他们李家并不是正经的儒门士大夫家族,又是世代行医,对于猪肉这种下等人才吃的东西,并不完全排斥。

    李中易一边让人去买刚出生没几天的小公猪和小母猪,一边命人在家中的后院,建起一座不大的猪圏。

    养猪和养马一样,气味都很大,每日的清洁卫生工作,李中易就非常重视。

    李中易让请来的工匠,绕着猪圈的四周挖了一圈深达一尺的明渠,底部呈现一定的坡度,方便让冲刷的水,顺利的流进花粪池。

    明渠的底部和四壁都铺上平滑的石板,其上部留下了可以盖上石板的凹槽,避免臭气四溢。

    钱多力量大,请的工匠们也肯卖力,没有两天,李家的猪圈就已经修造成功。

    李中易让工匠们,沿着墙壁遍洒石灰,提前做好了防疫的工作。

    随从李小五一口气买来了二十头刚出生十多天的小猪,公多母少,李中易看着这些睡态可掬的小猪,不由微微一笑,以后有猪肉吃了。

    李中易按照后世的零星记忆,命人煮了杂粮,喂这些还没有断奶的小猪吃。

    有些小猪吃了饲料,另一部分小猪,却一直在睡觉,李中易也没太在意,回房去整理具有消炎杀菌功效的云南白药残方。

    这云南白药,乃是国宝级的药方,以李中易的地位,也仅仅知道得不全。

    不过,李中易添加了一些别的药材之后,虽然药效略逊于云南白药,大致也够用了。

    第二天一早,李中易带着全套的阉猪工具,命人捉来一头小猪,他要亲手实验阉猪的方法。

    临时搭起的大灶上,架起了一口大锅,锅内是冒着腾腾热气的滚水。

    李小五和李小六死死的摁住了小猪的四蹄,李小七压住小猪的脑袋,李中易拈起手术刀,用麻布制成的麻签,仔细的在刀上消了毒。

    李中易伸手揪住小公猪的小jj,在要阉掉的部位四周,遍擦医用酒精,以免感染。

    小公猪也许知道厄运即将降临,拼命的嘶叫着,听着倒有些渗得慌。

    李中易上过无数次手术台,自然不会在意这么点小插曲,他握紧锋利的手术刀,左手揪紧小公猪的小jj,迅速的一刀下去。

    伴随着小公猪凄厉的叫声,它的小jj已经被李中易切下,猪血随即从创口部位喷了出来。

    李中易不敢怠慢,顺手抓起一把消炎止血的仿云南白药,捂在了小猪的伤口上。

    即使仿造的云南白药,其功效也不是盖的,从伤口内涌出的血很快就被止住。

    李中易放下手术刀,探手取来消毒过的麻绷带,紧紧的缠绕在小公猪的伤口上。

    李中易事先一直担心被阉过的小公猪,到处乱窜,蹭破了伤口,导致感染死亡,所以提前预备了单独的干净猪舍,把小猪放了进去。

    “你们几个仔细盯着点,发现不对,赶紧来报我。”李中易虽然是顶级名医,却从来没有干过兽医的勾当,心里自然不太摸底,需要好好的研究。

    当晚,芍药的“亲戚”来了,只能在旁边干看着李中易变着花样的欺负瓶儿。

    完事后,李中易躺在床上,瞥了眼装睡的芍药,他心想,还是叠一起比较好。

    以李中易的年龄,体力,以及膳食营养均衡的保养,仅仅是一夜二次郎,也太跌份了。

    第二日一早,李中易去给父母双亲请过安后,就接到了一个坏消息:昨天阉掉的那头小公猪,一动不动,不吃也不喝,更不撒,仿佛死猪一样。

    李中易快步赶到实验猪圈,仔细的检查过了小公猪的伤口,他惊讶的发现,伤口并没有感染。可是,小猪却浑身僵硬,成了一头只会喘气的活死猪。

    怎么会这样呢李中易绕着实验的猪圈,走了好几圈,始终没有任何头绪。

    嗯,不如去驴、羊市那边看看,人家是怎么阉的

    隔行还是如隔山呐,身为名医的李中易,遇到了全新的挑战。

    李中易吩咐了瓶儿几句,就领着几个以前的牙兵,如今的贴身随从出了府门,乘马车直奔开封城内有名的牲畜场。

    由于大周和契丹是敌对关系,定难军西夏的李家又是独立王国,大周朝失去了马的来源。

    所以,李中易在街上看到的马车极少,大多是驴车,驴骡车或是牛车。

    到了牲畜场后,李中易四处晃悠着,想亲眼见识一下,卖驴子怎么阉小驴

    可是,走了一大圈,除了叫卖驴、骡和牛的小商人之外,李中易楞是没见着阉割的现场。

    李中易见势不妙,索性让随从掏钱,买了头小驴,顺便想看看那商贩怎么阉割小驴的。

    可是,让李中易没有想到的是,那商贩拱着手,显得很为难的说:“这位大官人,小人不敢隐瞒,如果小人现在阉了这小驴,您直接带回去后,恐怕活不过几日”

    李中易眼眸一闪,赶紧追问这个商贩:“为何”

    那商贩苦笑着解释说:“才出生不久的小驴,在还没断奶的情况下,骤然离开母驴,很容易夭折。”

    李中易这才恍然大悟,还真是隔行如隔山呐,敢情核心是在母猪的身上。

    “小八,你赶紧回去通知买猪的小七,让他把生下小猪仔的母猪给买回来。”李中易吩咐过李小八后,索性掏钱,连那头母驴也一块儿买回去。

    阉割小公驴的时候,李中易发现,这商贩根本没有采取任何的消毒措施,只是让伙计们把那头小公驴死死的摁住,然后用一把沾满了血污的匕首,手起刀落,直接切下了小驴的小jj。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现在是271张,距离283张月票,只差12张了,再加把力,司空就兑现承诺,坚决四更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