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绝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姓王的。有这么多人作证,根本不怕他毁约。”杨寒烟早就看王冠林不顺眼,故意在一旁煽阴风点鬼火,窜掇着李中易主动找王冠林的麻烦。

    李有中暗暗摇头,他心说,你杨家势大,自然不怕王家报复。李中易只是布衣罢了,王家要想暗中找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李中易倒不怕得罪了王冠林,他如今是周臣,南唐距离亡国也没几年的时间了,有啥可怕的

    别的倒好说,赚钱买到了粮食,怎么走私回大周,确实是个问题。

    这种节骨眼,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横生事端,坏了大局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子霞,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将人逼得跳了墙。”李中易一本正经的劝说杨寒烟。

    表字子霞的杨寒烟实在忍不住,咯咯笑出了声,这个李无咎实在是太坏了,骂人都不带脏字。

    李有中微微一笑,这李无咎的确是个妙人,不仅才高八斗,骂人也有水平,只有狗急了,才跳墙吧

    三个人笑了一阵子,李中易却见李小七捧着一大叠密封好的信封,走进了花厅。

    李小七将厚厚的一叠信封,摆到李中易的面前,小声禀报说:“几个大商人各自出了价,有些中小商人,三五成群,决定合股出价。”

    李中易点点头,心想。不愧是商业茂盛的南唐啊,中等的商人为了拿到高额的利润,居然会想到办合资商行。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自古以来,中国的商人,大多喜欢吃独食,很少有合作精神的商人。、

    没想到,南唐这里的商人,倒是很开通。明知道,单靠个人的力量无法拿下意味着高利润的纸品专卖权。索性三五个好友聚在一起出价。

    这些南唐的商人们,按照出资的比例,来决定分红。这已经是萌芽阶段的股份制民营企业了。

    小七,这些事情就交给你去处理了。“李中易看了密密麻麻的信封,就已经知道,竞价销纸已经大获全胜。没必要在李中和杨寒烟的面前。毁掉文雅儒门高士的高贵形象。

    李有中暗暗点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可不能一心钻到了钱眼里,搅得满身都是铜臭味。

    杨寒烟也非常满意于李中易“耻商”的态度,如此才华横溢的李先生,可不能被低贱的商人们给教坏了。

    当晚,李中易听了李小七汇报,不由微微一笑。南唐人还真是有钱啊。

    仅仅叶向华中标的江都府一地,他一口气就出了一百万贯的预付货款。财力实在是惊人的庞大啊。

    不过,李中易仔细一想,倒也没觉得奇怪。论及武力的强悍程度,自然是雄主当国的后周牛b

    可是,在文治教化方面,无论是文风鼎盛的南唐,还是偏安一隅的吴越国,其重视程度都远强于武夫当国的后周。

    令李中易感到惊讶的是,今天到场的商人之中,居然有吴越国的大豪商,参与到了竞标之中,出手也很是不凡。

    仅仅西府杭州一地,有个叫马大勇的商人,其出价就和叶向华大致差不多。

    而且,东府越州绍兴也被这个叫马大勇的中了标,两项预付款加一起,马大勇居然一口气拿出了一百三十万贯钱。

    李中易对叶向华和马大勇这两个豪商,非常有兴趣,于是命李小七下请柬,请他们后日来府一叙。

    到了第三天,叶向华和马大勇应约而来。可是,有个不速之客,也接踵而来。

    当李中易看见杨寒烟的身影时,不由一阵头疼。他心想,你就不能悄悄的来么

    如果,杨寒烟是一般人家的女子,李中易把她收做妾室,倒也随意。

    只是,这杨寒烟的家世却异常之显赫,她老爹是响当当的南唐东都留守杨知秋。

    以杨知秋的身份,宁可杀了杨寒烟,也绝无可能让独女,成为李中易的小妾。

    就算如此,李中易也不会有何担心,等南唐被灭了之后,就没啥障碍了。

    真正的问题是,李中易的正室老婆“小周后”,她的父亲周宗,却是南唐的宰相。

    一旦,周宗现在听说李中易居然和杨寒烟有私情,李中易和小周后的亲事,妥妥的要泡汤。

    至少,在李中易将小周后带回北方之前,他不可能和杨寒烟有公开的私情。

    “子霞,你先去书房看看书画”李中易想打发走杨寒烟,方便和马大勇、叶向华谈正事。

    杨寒烟点点头,主动跟着婢女去了书房。

    叶向华和马大勇都认识杨寒烟,也都知道杨寒烟素日的脾气,活象一匹没有收拢缰绳的胭脂马。

    见了杨寒烟在李中易的面前如此“淑女”,他们俩人难免会往歪处想。

    “叶公,你对这大白麻纸,就如此的有信心”李中易的含笑问叶向华。

    叶向华收回看向杨寒烟背影的视线,笑着解释说:“数日之前的上清宫文会,眨个眼的工夫,就有十几万张的采购量。一旦,此纸全面铺开,又是何等畅销的光景”

    李中易微微一笑,这叶向华倒是个妙人,说的也很直白。

    马大勇见李中易的目光投注过来,咧嘴一笑,说:“在下知道李公的疑惑,嘿嘿,吴越确实国小地狭,不过嘛,西府的胡商却比这江都府还要多出五成以上。”

    见李中易听得饶有兴致,马大勇嘿嘿笑道:“北方的大周重武,江南的唐国崇文,我吴越的国主却特别喜欢做生意,尤其是和海上来的胡商谈买卖。”

    马大勇的说法通俗易懂,李中易不由连连点头,看来,这一次下江都,倒是来得非常正确,也十分的凑巧。

    “不瞒李公,这胡商最喜欢的几样东西,除了瓷器、绸缎之外,就属上好的纸品。”马大勇喝了口茶水,抬手抹掉嘴边的水痕,“不是马某夸口,李公您有多少这种大白麻纸,在下都敢拍胸脯,将之销售一空。”

    李中易淡淡一笑,这马大勇看似粗鲁少文,实际上,心思却很细腻。

    既马大商敢说出胡商的需求,这就说明,他根本不担心李中易去和胡商直接做交易。

    嗯,也是,仅从马大勇一口气拿出百万贯的雄厚财力,可想而知,他和阿拉伯那边来的胡商,生意规模有多大他又和吴越国的官方,关系有多深

    叶向华见李中易望过来,不由颔首一笑,说:“在下不象马东主那样和海商关系密切。不过,在下族中的长辈,和江南的士林名门,相交甚厚。”

    这叶向华说得很客气,实际上是想告诉李中易,他叶家和本地的官场大人物,瓜葛甚深,

    也正因为如此,叶向华才敢一口气掏出这么多钱来,买断整个江都府的纸品独家销售权。

    只要是做大生意的土豪,傻子都知道,垄断所带来的暴利。

    面前的两个大土豪,都是明白人,李中易心想,这就好谈了。

    “在下手上的铜钱实在是太多了,总要运些好东西回去才是。”李中易淡淡一笑,说了个大实话。

    叶向华的眼眸闪了闪,李中易此话虽然很狂,却也有资格这么狂。

    马大勇看似不哼不哈的,脑子却很好使,他当即拱着手说:“不知李公想进些什么货北上如果有在下能够帮得上忙的,请尽管吩咐。”

    叶向华猛然警醒,李中易这次拍卖纸品的独家销售权,仅仅各州商家预付的货款以及抵货的绢帛、麻布、丝绸、金子和银子,其总价值就至少超过了千万贯之巨。

    商人最看重的就是资金的流转频率,可想而知,李中易手上捏着这么大一笔巨款,肯定不可能白来南唐一趟吧

    “不知李公可有进货的计划”叶向华不甘示弱的主动询问李中易,想进哪些货

    “不知贵地有哪些特产”李中易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反问叶向华。

    叶向华思来想去,还真心没有太多的特产,足以消化掉李中易手头的巨额财富。

    马大勇倒是没有任何顾忌的说:“在下倒是听说北方的大周严重缺粮,如果把粮食运去北地,肯定要发大财。”

    这个说法,正中了李中易的下怀,李中易却摇着头说:“运粮北上,是要掉脑袋的重罪。”

    马大勇叹了口气说:“在下主要是和周国的水师将领不熟,不然的话,早就运粮食过江了。”

    叶向华皱紧眉头说:“这几年,唐国的粮食年年都是大丰收,唉,粮价也越来越贱了。不瞒李公、马公,在下的粮仓里,至少堆积了好几十万石粮食,已经都快装不下了。”

    “只是,这么大批量的粮食从江上运出去,难免会惊动水师那边。”叶向华没提不卖粮食的事情,却担心的是水师会坏事。

    李中易暗觉好笑,他之所以要把马大勇和叶向华一起叫来,为的就是有个竞争的关系。

    商人是没有祖国的,这句话无论放在现在,还是后世,都通用。

    马克思引用邓宁格的那句话,说得很棒,一针见血:有300的利润,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提醒一下,今天24点前,仅仅只差九张月票就加第四更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